埃塞俄比亚
沿途好风景

《揭秘埃塞俄比亚》/完结篇

阿瓦什国家公园内的苏莫令瞪羚。

在埃塞俄比亚的孔索,那里有许多梯田和孔索人的两层草秆屋顶的传统圆屋;孔索妇女总是穿着外加短腰布的包裙。靠近狄拉社(Dirashe) 村的时候,从桥上下望,只见村民在桥下的小河里沐浴和洗衣服。



德雷达瓦旧火车站。

4天前经孔索过村子的时候曾经停下来观赏正在路旁教堂举行的宗教庆典。居住在这地区的多数是狄拉社人,他们种植高粱、苔麸、玉米、大麦、燕麦、象腿蕉(ensete)、豌豆、香蕉、酸柑等,也养牛、山羊、绵羊和蜜蜂。

清洁家庭用水的短缺似乎是埃塞俄比亚全国性的严重民生问题,尤其是在南部。

村民在唯一水龙头前排队盛水。

一路为水忙

从5天前开始南行以来,一路上见到许许多多村民为取水忙,或走路、或赶驴子、或驱驴车、或驾皮卡,总是带着橙色的水桶走向最近的水源,而那可能是村里唯一的水龙头,或是离村子一段距离的小溪。埃塞俄比亚的市井小民,日子真的不好过。

在阿尔巴敏茨,我们还是入住悬崖上的宋麻客栈,因为那儿风景一流,坐在“思达摩”茅舍度假屋前即可把悬崖外森林密布的河谷收入眼帘,又可在镇上领略了到处可见的“咖啡道”。



埃塞俄比亚号称咖啡发源地,因此当地人特别讲究喝咖啡的方式,从而产生了一套独特的咖啡礼仪。

次日,前往阿瓦萨(Awasa)途中于中午时分停在阿朵拉(Adola)。那儿有个颇大的市集,似乎刚开始不久,附近的村民还在陆陆续续到来。我和美英在人群中兜转了整小时,一群小孩死命跟着我们向我们讨钱,司机叶纳则忙着购买家庭日用品。

下午即到达目的地。阿瓦萨坐落在阿瓦萨湖畔,居民是占全国人口27%的安哈拉人(Amhara),大多数是新教徒。阵雨过后,我们就乘船游阿瓦萨湖。

雨后的湖景挺迷人,有渔夫捕鱼,也看到些水鸟和10多头河马。豪华的海勒度假村(Haile’s Resort) 傲岸地坐在湖滨。

村民在小河里沐浴和洗衣服。

奖金投资事业

诞生于1973年的海勒·格布雷瑟拉西耶(Haile Gebrselassie)被公认为史上最伟大的长跑运动员,曾经赢得万米竞走的两面世运金牌和4面世界锦标赛金牌、连续4届柏林马拉松冠军、连续3届迪拜马拉松冠军,以及众多室外室内不同距离竞走项目的锦标。2008年9月,他以35岁之龄参加柏林马拉松赛,赢得锦标并以27秒之差刷新自己的世界记录。

他从运动场上退休后,利用多年来赢得的奖金投资,先是种植咖啡,接着进军矿业和开办豪华酒店及度假村,如今已成为一个十分成功的商人。

随处可见的“咖啡道”。

鱼市场看热闹

次日离开之前,就到湖滨的鱼市场看热闹。正规市场在一间建筑物内,但就在湖岸上进行的非正规交易更加有趣,渔夫忙着处理渔获,许多秃鹳和其它水鸟守候在一旁等待接收渔夫的抛弃物。

市场毗邻有个大公园,长了许多大树,在那儿看到不少秃鹳、犀鸟、黑脸猴和疣猴。蓝色阴囊是雄黑脸猴的特色。接着叶纳带我们去参观已有7、8年历史的海勒度假村。

阿瓦萨湖上的黄昏落日。

国家公园

●看鳄鱼晒太阳● 

在通往阿达玛(Adama)的路上,在兹怀湖附近看到好几座舍尔埃塞俄比亚(Sher Ethiopia)的大温室。这家荷兰和埃塞俄比亚联营的公司从2005年才开始建造温室,短短十余年间即崛起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玫瑰种植商,每天生产3至4百万株玫瑰花。

阿达玛在阿迪斯阿贝巴东南100公里左右,是个蛮重要的城市,不过我们在那儿过夜是为了要在次日进入阿瓦什(Awash)国家公园游猎。早上9时许来到公园入口,一个荷枪的保安上车陪我们进入公园。

我们在公园内兜转了逾2小时,看到10多只非洲之角特有的苏莫令瞪羚(Soemmerring’s Gazelle)、东非剑羚、小旋角羚(Lesser Kudu)、灰颈鹭鸨(Kori Bustard)、一群珠鸡(Guinea Fowl)和戴胜(Hoopoe),然后在公园边界阿瓦什河畔的宾馆吃午餐。河上有瀑布,可见鳄鱼躺在瀑布下的岩石上晒太阳及在河里游弋。

“鬣狗郎”喂食鬣狗。

哈拉尔

●特有建筑格式●

哈拉尔(Harar)这个人口13万左右的城市建立于公元7世纪至11世纪之间,逐步发展成为非洲之角的伊斯兰宗教和文化中心,也成为一个重要的商贸枢纽。午餐后根据孤星指南的指引寻找古城内的茹嗒文化客栈,问了好几个路人才找到它,但它仅有的4间客房全出租了,女主人介绍我们去几步外她姐妹办的祖贝达文化客栈,也是传统阿达雷楼宇(Adare)改装的,我们欣然住了下来。

阿达雷式住家大厅。

捆地毯特征含意

阿达雷是哈拉尔特有的建筑格式,长方形双层平顶屋子面向与邻居共用的小庭院,楼上睡房,楼下大厅有5个高低不一的台阶,上披地毡或软垫,家庭成员和客人依长幼尊卑择台而坐;墙上挂着彩色篮子和黑木碗,11个壁龛内摆置杯、壶、盘、可兰经等;还有个架子,放着4个储藏钱币、黄金、药材和种籽的长颈瓮,再加个放矛的架子。大门门楣上的架子要是有捆地毯,就表示这屋里有个云英未嫁的女儿。大厅左侧有间小洞房,新婚夫妇住在里面一个星期,食物通过小窗口传入。

城墙包围、有6个城门的古城于2006年成为世界文化遗产。

客栈侧边的小巷直通到首阿城门(Shoa Gate),售卖蔬菜、香料和各种食物的妇女坐在墙脚等待顾客光临;城门外更加热闹,人潮熙来攘往。

阿朵拉的大市集。

古城

●看市民的日常生活●

随意在古城内溜荡,看老房子和市民过日常生活。在靠近厄雷尔(Erer) 城门的巷子里,一群年轻人在随着鼓声翩翩起舞。原来是个叫“舍瓦尔”(shewal)的节庆,身穿白袍的单身汉和花枝招展的女孩相遇,希望撞出爱情的火花来。

下午继续逛古城,看了布达(Buda)城门、阿巴迪尔酋长墓、基迪尔玛伽拉(Gidir Magala ,古城的主要市场和最大肉类市场)、茜蒂阿拉维亚清真寺以及裁缝沿街售艺的“缝衣机之声”街。

阿瓦萨湖滨的鱼市场。

鬣狗入城觅食

晚上,跟随年轻向导坐“吐吐”车去厄雷尔城门外的郊区看“鬣狗郎”(Hyena Man)喂鬣狗。那人坐在地上,脚边一袋肉,老婆离他不远。他吹哨子,引来两只斑点鬣狗,以肉喂它们。开始还有点胆怯的鬣狗越走越近,最后甚至来吃鬣狗郎嘴里咬着的棍子末端的肉呢!20米外,一群鬣狗在挖垃圾堆觅食,绿色眼睛在“吐吐”司机的强光电筒照射下闪闪发亮。夜深人静的时候,鬣狗甚至进入城里觅食呢!

花枝招展的女孩转圈圈跳舞。

围墙内外很热闹

位于德雷达瓦 (Dire Dawa) 的卡菲拉(Kafira)市场,其摩尔人风格的围墙内外尽是售卖食品及各种商品的摊档,热闹得很。市内有个经已弃用的殖民时期火车站,前面展示古老的火车头,站旁的火车维修厂已改为博物馆。中国人承建、连贯阿迪斯阿贝巴和吉布提港的高速公路及铁路都即将竣工。

接着乘搭下午5点半的航班飞往吉布提市,结束在埃塞俄比亚的寻幽探秘之旅。

首阿城门外的市场。

图/文·陈美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