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不按牌理出牌者?/黄英豪博士

正当美国媒体对特朗普于7月4日在华盛顿“骑劫”美国国庆日庆典,为自己明年重选大事铺张,虚张声势议论纷纷的当儿,远在6000公里外横跨大西洋的英国正酝酿着一场首相宝座之争。种种迹象显示,当本月22日英国保守党宣布它们胜出党魁的时候,间中除非出现事故,应该是毫无悬念非鲍里斯·约翰逊莫属。

此君与特朗普浮夸的性格相比较,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屡屡口出狂言绝不逊色于特朗普,对未来欧美关系的影响举足轻重,甚至对整个世界政经工贸将会激起莫大的涟漪。



约翰逊今年刚满55岁,身世虽非极其显赫却也算是中上,世代书香,在美国代表了纽约时尚,前卫和经典的“上东区”出世。父亲当时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攻读经济学,乃父有先见之明,把小鲍里斯的诞生同时于美国当局和英国领事馆注册,才有今天让约翰逊在英国参政随而窜红的局面。

自嘲“一个人的熔化炉”

母亲是一名艺术家,有犹太血统。约翰逊的曾祖父是名土耳其世俗派回教徒,在他的家族史里还有英国和法国血脉,甚至与18世纪的英国乔治二世也有血统关系。所以,约翰逊曾经自嘲为“一个人的熔化炉”。

小鲍里斯从小聪慧过人,机警睿智,但是同时也很顽皮,不爱循规蹈矩,安安分分的。在他学校的成绩报告单就曾出现“懒散、自满和迟到”老师对他评价的字眼。很可惜的,这劣习到他后来参政扛起大责任的时候还是改不了。



不过可能受到上天的恋眷和父母的细心呵护培育,他所就读的非贵族名校(如英国伊顿公学)就是响当当的顶尖大学(牛津),而且因为口才了得喜欢辩论,赢得多项奖学金。

约翰逊于1983年报读牛津大学时年19岁,专攻古代文学与古典哲学。当时的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世人称她为“铁娘子”,挟着1982年福克兰群岛之役的余威,以战胜国姿态一挽战前日益低迷的国家经济,瞬间英国人的士气从低谷直攀高峰。

在牛津初尝权力滋味

牛津大学是一个给很多有志向年轻人从政的起步点,同一时期与约翰逊在牛津大学活跃于学生运动的就有英国前首相卡梅伦、和他此次问鼎相位的对手英国外交大臣亨特,以及在初选被击退的环境、食品与农村事务大臣戈夫。

在牛津的岁月让约翰逊开始尝到权力的滋味和它所能带来的一切,1986年他力争上游当选牛津大学学生会主席,英国顶尖大学的学生会传统上就是一个孕育国家未来主人翁的温床。

约翰逊非但登上主席位,还赢得美人归,1987年9月刚毕业就与有贵族血统的世界著名拍卖行《佳士得》主席的女儿摩斯丁奥文结婚。可惜的是,约翰逊是个标准工作狂冷落了娇妻,他们婚后3年分居,此段婚姻仅仅维持了6年,膝下无子女。

约翰逊后来再婚,育有2男2女,这一段婚姻维持了25年,一直到去年9月。

离开校园踏入社会,踌躇满志的约翰逊凭着自己在牛津的表现一开始是在报界大展拳脚。

在报业任职豪放不笃

约翰逊分别在《泰晤士报》和《每日电讯报》当过毕业实习生和编辑助理,但是急功近利的他在《泰晤士报》为博出位,在报道英国爱德华二世宫殿考古发现的时候,竟然无中生有的引述历史学家卢卡斯没有说过的一段话,约翰逊因此被开除。

他随后靠着以前在牛津当学生会主席的人脉,成功进入《每日电讯报》当编辑助理。1989年春,他的事业出现第一个转机,被派到比利时的布鲁塞尔专注报道欧盟时事动态。

他这一呆就是5年,在布鲁塞尔的当儿,他整个人好像是脱了缰的野马,倒有点“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的气势,对欧盟领导尖锐的批评让同行目瞠,也促使时任英国欧盟特派专员彭定康(也就是后来的香港末代港督)把他形容为“制造假新闻的佼佼者”。

事实证明,他兴风作浪敢怒敢言的形象,在欧盟媒体引起了一些业者的共鸣,但更重要的是,他的作风举止竟然吸引到了撒切尔夫人的注意。

受“铁娘子”欣赏从政

约翰逊开始从政也非一帆风顺,虽被撒切尔夫人欣赏,但是却未能被她的继承人梅杰所接纳。所以在保守党里头辗辗转转,一直到了2001年才首次当上国会议员,2005年在同一个国会选区以更大的多数票胜选,从而奠定自己的仕途。

过后又于2008到2016当上两届的伦敦市长。此时的约翰逊信心膨胀,2016年6月适逢“脱欧”公投程序启动,他跃跃一试,试图问津卡梅伦引咎辞职以后遗留下来的相位。可是最后一分钟给自己当时的亲信戈夫倒戈,在背后捅上一刀而告吹。

从2016年到2019年,英国国会和举国上下因为“脱欧”所带来起伏,把人们折腾到喘不过气。约翰逊虽然在公投之前大声疾呼“非脱不可”,可是这3年来一直保持低调,蛰伏伺机,等到特蕾莎·梅于今年6月7日辞职,他才姗姗宣布竞选保守党党主席一职,而从初选迄今一直大幅度领先竞争者。

如无意外,约翰逊将是英国下一任首相,世人必须再次适应一个不按牌理出牌的政治人物。是好是坏,咱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