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彼岸】人成即佛成

(图片由作者提供)

佛教界在谈到“人间佛教”时,时常会提到太虚大师的一首偈语中的一句:“人成即佛成”,这句偈语表达出对“人格”的重视,认为成佛是每一个学佛者的最终愿望,但要成佛首先要完成一个做人的标准,也就是说成佛先要做一个合格的人。

又有说:“佛是过来人,人是未来佛。 ”印顺导师也提到人有三种殊胜是胜于天人的,即(1)梵行胜,指人有惭愧,自知不足,要求自己改善的向上心;(2)忆念胜 ,谓人能从经验的记忆中,启发抉择、量度等慧力,解决问题;(3)勇猛胜,阐明人能忍受极大苦难,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具有坚持达到圆满境界的意志。  正因为人类有此三种特胜,是天道的众生所不及,因此《增一阿含经》也有“诸佛世尊皆出人间,非由天而得也。”的说法。



从上述的内容来看,人与佛关系密切,那么我们要成为怎样的人,才能成佛呢?这可以从佛陀成道后前往鹿野苑教化五比丘的途中遇到了一位外道的事迹得到答案。据说当时的外道看到佛陀的庄严相,深深被震撼及摄受,在路旁跪下恭敬礼拜。他问佛陀:“请问您是不是神?”佛陀回答不是,他又疑惑地问:“请问您是不是人?”佛陀又否认了,他对着困惑的外道说:“我不是神,也不是人,我是一位觉悟的人。”

没错!我们学佛就是要成为一位觉悟的人!一位觉悟的人有什么特质呢?那就是融合了大悲心(情感的圆满)及大智慧(般若,理智上的圆满)。尤其,在早期的佛教没有留下任何的佛陀造像,一来是因为他们认为佛陀的造像无法表现出大悲心及大智慧,二来也是因为佛陀说过,佛像不能代表他,因为无法显现佛的悲智圆满的内涵。所以,最早期的佛教雕刻都以莲花、菩提树或佛足印来表征佛陀。

努力学习悲智双修

无论如何,我认为每一位佛教徒都应以佛陀为榜样,努力地悲智双修,让自己的情感超越贪爱执着,让自己的智慧深入般若大海,成为悲智圆满的人,这样就不会被现代许多吹嘘神通,假借佛教名誉,歪曲佛法的附佛外道所迷惑,以致走上远离正法轨道的邪途。

记得有一次在一个佛教论坛上遇到某位拿督斯里,他虽然年纪很大,但是对于社会的现象也相当地关心。在交谈中,他透漏了自己曽与某位一直强调神通的附佛外道往来。他说当时候和对方不太认识,只是别人介绍说其是一位弘扬佛法的大师。但是当对方知道他是拿督斯里后,就找机会亲近他,要求他向本地的统治者推荐自己为拿督。这位拿督斯里一听到对方的要求,就觉得对方有问题,他认为一位真正的佛教修行者,怎么会那么热衷于追求名位呢?于是拒绝了对方的请求,并且断绝了来往。



虽然,老拿督斯里对佛教或佛法不是非常了解,但是他凭着自己几十年的做人经验,在接触后,就看破这位附佛外道的假面具,比那些自称自己是“佛教徒”而追随该好名利的附佛外道的“信众”,显得更有智慧。

古人曰:“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和 “人成即佛成”有很大的关系。因为人要有成就,就必须刻苦努力,不可安逸自在,而成佛更是要精进不懈怠,正如佛陀在《佛说四十二章经》中所说的:“佛言:夫为道者,如牛负重,行深泥中,疲极不敢左右顾视,出离淤泥,乃可苏息。沙门当观情欲,甚于淤泥,直心念道,可免苦矣!”

由此可见,人成(佛成)本来就是一件不简单的事情,如果怕吃苦,或者有侥幸或投机取巧的心,往往会与附佛外道相应,以致“一盲引众盲,相牵入火坑”的悲剧发生。

总而言之,我们学佛就要懂得悲智双修,要知道因果法则,认真地追随善知识,一步一脚印地走在佛道上,那么就会逐渐圆成道业,达到“人成即佛成”的目标;反观那些贪图快速成就的人,似乎在开始时比老实修行者走的快速,让人羡慕,不过,他们终究是走上了歧途,欲速则不达,反而蹉跎了自己修行成就的时光,乃至在六道轮回,难有出期,令人感到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