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菲夫:减少“出走”问题
槟探讨限制外劳活动区

诺爱莎(左八起)、祖基菲和阿菲夫医生巡视海上箱网养鱼场。

(威南10日讯)槟州行政议员阿菲夫医生表示,玻璃市的限制外劳活动区域管制的准证,槟州政府将检讨其可行性,以便在槟州海上和陆地养鱼场实施,减少合法外劳“出走”问题!

他说,州政府将与移民局研究这项“特别外劳准证”措施,首先将会在养殖鱼场实行,一旦可行,将引用于槟州其他农业领域,因为除了农基工业面对外劳漂白后出走问题,农耕领域和家庭女佣也有出走问题。



阿菲夫是掌管槟州农业、农基工业委员会的行政议员,他是今日上午与高渊港口海上箱网养鱼业者出海巡视海上养鱼作业后,与养鱼业者举行对话会。

不可能批“一船二用”

另一方面,他说,基于有关法令管制下,政府不可能批准业者早前提出的“一船二用”措施(即一艘船可供出海捕捞和养鱼用途),因为有捕鱼执照的渔船只能供渔夫出海捕捞,与海上运输养殖鱼农基工业的商船执照不可混一使用。

“我会要求渔业局局长诺爱莎安排官员检验海水水质,确定箱网养鱼业者面对鱼苗存活率偏低问题,渔业局将会在技术性和科技上尽量协助业者。”

他说,针对海上临时地契每3年1次的审核工作缓慢投诉,他将督促有关当局加快审核程序。据他了解,当局在审核时面对实际和呈报的养殖场面积不一问题,以致审核工作被卡住。



针对陆地养殖场业者要求建设水闸门和筑高防洪堤,以解决排水沟淤积问题,他认为这方法治标不治本,他要求业者兴建一个处理废水的池塘,处理好废水水质后,才可将水排放到沟渠,避免污染环境。

数年前州政府为近1公里的大泊路重铺上沥青,业者要求州政府将其余约4公里大泊路也铺上沥青,衔接到高渊已近完工的丁加雷渡车桥,阿菲夫说,当地州议员祖基菲将会审核后提呈申请书给州政府。

高渊港口养鱼业者提7诉求

高渊港口海上箱网养鱼业者和陆地池塘养鱼业者向州政府提7诉求,要求州政府关注槟州养殖渔业发展前景!

7项诉求包括:(1)削减海上箱网养殖渔场临时地契租费;(2)补贴鱼苗和鱼饲料给业者;(3)制定特有外劳准证,以管制外劳出走问题;(4)一船二用,即一船执照可供捕鱼和养鱼;(5)缩短每3年1次的海上临时地契审核时间;(6)缺乏码头专供养鱼业者卸货、运死鱼和垃圾的码头;(7)呼吁政府为长约4公里的高渊港口大泊路(Jalan Ban)铺上沥青;(8)兴建水闸门解决陆地池塘养殖鱼场引起的排水道淤积问题。

对话会出席者尚有双溪亚齐州议员祖基菲、槟州渔业局局长诺爱莎、槟州养鱼公会主席许银添、高渊港口海上养鱼公会主席张展来、高渊港口社管会主席周童泰和港口渔民协会主席许海强等。

张展来:马币贬成本涨盼临时地契折扣50%

高渊港口海上养鱼公会主席张展来说,该公会要求州政府折扣50%临时地契费用给业者,因为业者目前面对马币贬值、成本高涨、市场鱼价被打压,在经营上遇阻问题。

他说,规模最小和最大的箱网养鱼场价格介于1350令吉至4000多令吉,这些渔场目前面对临时地契租费高涨问题,300口箱网原本租费为4000多令吉,今年高涨至8000多令吉,业者喊苦了。

“许多业者面对资金问题,还在等候银行批准贷款再入资养殖,否则就停业了。数年前高峰期拥180户养殖业者,现在仅剩下155户而已。”

他指出,海上箱网养殖渔场普通规模100口箱网,投资额需要100万令吉;10英亩陆地养殖鱼场有6池塘,投资额是300万令吉。

“数年前许多业者纷纷入资,不料却面对鱼儿大量死亡,纷纷倒闭,仅剩下155户了。

他感谢媒体在过去几年报道该行业的困境,尤其是海上水质污染课题,有关单位已经“收敛”,今年海水水质已经有明显的改善,而该公会也会继续派员定期观察浮罗布隆垃圾场操作。

要求州政府给予津贴

他于会上提呈业者诉求信给阿菲夫,针对2013年至2017年业者面对大量鱼死问题,第二度要求州政府给予津贴。

他也说,业者每年更新箱网执照耗时约2至3个月,每3年1次的临时地契重新审核较耗时,当局重新测量渔场宽度时,若发现渔场被扩建的话,问题就来了,一旦当局审核难批,业者出海分分钟遭海事局取缔。

许银添:水质气候差鱼苗存活率不及10%

许银添说,业者仍面对鱼苗存活率偏低,一名业者甫下1万6000只鱼苗,目前仅2000只存活,存活率不及10%,业者认为最大问题是水质污染,其次是气候。

他说,该公会于2年前向州政府申请一个新码头,方便业者上下货、运死鱼和垃圾等,至今仍未获政府批准。

他也希望州政府尽快批准铺沥青大泊路,因为该路崎岖不平,造成使用者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