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失宠记/叶得利

目前全球市场风险持续发酵,使得各国央行政策的不确定性增加,其中贸易摩擦、地缘政治风险扩散、英国硬脱欧威胁上升、意大利财政等问题都是烫手的山芋。

根据美国资产管理公司Invesco的调查数据显示,由于经济增长放缓和政治风险上升,欧洲地区的投资吸引力正在减退,增持对新兴市场投资的主权投资者数目增加,是投资欧洲资产主权投资者的三倍之多。



其中,近三分之二的投资者在2018年降低了他们对欧洲的资金配置,并进一步减持了欧洲资产。

报道指出,欧洲许多债券的殖利率已处于负值,欧洲增长的预测相对于新兴市场而言也是相对偏低,因此欧洲地区总体吸引力降低。

在欧洲方面,英国局势发展情况令投资者担忧。数据显示,英国经济处于放缓态势。

脱欧是绊脚石

英国在6月的制造业经理人采购指数跌至6年低点,建筑业经理人采购指数也已创下2009年以来的最低点。



由于英国经济表现暗淡无光,英国人民对于货币市场降息的预期强烈。

在众多英国民生问题中,英国脱欧始终是拖累英国经济发展的绊脚石。

公投决定退欧迄今已有3年,英国能否在脱欧截止期限10月31日前,达成过渡协议还是个未知数。

另外,还要看欧洲企业财报在第二季的盈利状况,欧洲企业在今年第一季获利萎缩,要扭转颓势,欧洲企业的第二季的获利能力必须恢复增长。

相对的是,美国企业获利增长预期已处于下行,部份原因在于中美贸易摩擦导致的利润率下降。

对此,全球各地央行目前也似乎在预备随时降息,美联储近期降息与否将扮演领头角色。

早前数据显示,美国6月就业增长强劲反弹,这削弱了美联储降息的可能性。

但是,由于金融市场对于降息预期依然强烈,美联储若未推出宽松举措,这将促使市场人士的信心恐慌。

各国央行增持黄金

中国央行如今也持续增持黄金。

中国央行在本周一公布数据显示,6月末外汇储备为3.11兆美元(12.88兆令吉),较上5月底的3.1兆美元(12.8兆令吉),增加182亿美元(753.48亿令吉)。

同时,中国6月末的黄金储备为6194万盎司,高于5月底的6161万盎司。

中国央行公布6月末官方储备资产中,黄金储备为872亿美元(3610亿令吉),5月底为798亿美元(3303.72亿令吉)。

这数据显示出中国央行已连续第七个月继续增持黄金,这也隐喻市场风险让中国央行减持美元外汇储备。

公债殖利率处新低

目前全球债券殖利率一直是全球投资者焦点。数据显示,全球公债殖利率近几月一直处于新低水准。

例如,德国10年期公债殖利率首次跌破欧洲央行负0.40%存款利率,美国公债殖利率全线低于美联储2.5%的目标利率,英国10年期公债殖利率也低于央行指标利率。

同时,比利时、丹麦和瑞士等国的公债殖利率也处于同样境地。对此,现今至年底的债券殖利率会否持续暴跌下去,正在考验着全球投资者的信心和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