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条例》,YB刘永山你反对哪一点?/瑜夫

香港立法议会原定6月12日审议《二零一九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逃犯条例》),在修例草案社会讨论与立法会一读程序中,特区政府增修条例草案明确规定适用于移交的,必须是37种国际公认刑事犯罪;移交拟判起犯点提高至七年监禁,排除了诸多普通刑事犯罪;实行“双重犯罪”规则,只有香港及移交目的地均认定犯罪的才移交;必须特区法院和特首双批准才能实施移交,港府为化解港人疑虑,条例明确规定“八不移交”,列入移交的罪犯不涉及新闻、言论、学术、出版等与言论自由相关的政治性罪行。

其实香港早前已与20国签订引渡条约,多属英美德等西方国家,唯独缺少中国内地,澳门及台湾。



这次修法导因乃因港人在台湾谋杀了女友后逃回香港,但香港与台湾没有引渡条约,导致谋杀犯不能被引渡案发地台湾依法判罪。

分裂港人颠倒是非

雪州万律州议员YB刘永山本月5日在《南洋商报》言论版发表“港人对前途岂能不忧心?”一文中力挺港人“反送中”示威,在此请YB详述阁下反对上面“修改逃犯条例”的哪一点呢?鼓动港人示威的伪民主派及羊群效应走上街头的学生,谁可以回答到底他们反《逃犯条例》哪一点呢?

我国示威组织事前必须向警方请准方能展开示威,YB应该知道;英殖民地政府却在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前一年修改条例示威免申请,请问英国人真正打何主意?

有一个年轻示威者爬高去绑布条,摔死了,岂可颠倒是非要将账算在港府身上?不是组织示威的组织需负起没有照顾示威者安全的全责吗?驻香港美国领事馆有整千人,英国驻港领事馆有600余人,其他西方驻港领事馆人数也不少,当中间谍人数不少,目的是分裂港人给中国制造麻烦,随着中国的强大,搞藏独疆独已难,唯有加大力度搞港独搞台独,在示威人群中能够找到不少穿黑衣的洋人。香港的所谓“民主派”人士如李柱铭、朱耀明、戴耀廷及陈健民常到英美德等国去告洋状,将所有修法说是恶法,把维持法纪的警察说成黑警,那攻击警察的示威者,那些破坏行政院的示威者是否是暴民?



日本大阪举行G20峰会前,香港示威人士频到西方驻港领事馆呈备忘录,要求西方国家领袖在G20峰会期间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施压,但是结果令这些挟洋自重的假洋人失望了,但彼等用心叵测,总想方设法打击中国,中国大陆是港人的祖国,喜欢与否是无法否认的,除非西方国家肯收留你,打击了中国对你有何好处?除非你们有接收敌人的资助。

鸦片让英国人赚翻

2003年港府打算修香港基本法第23条: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及团体在香港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政府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联系,结果引发港人大示威逼政府无限期搁置修法。这些香港人那么向往西方民主自由,那就请他们到伦敦、巴黎、纽约示威,看看会有何结果。

这些可悲的自诩“民主派人士”难道不知道1840年英国人发动鸦片战争,英军损兵69人,清兵死了1万8000人,英国人逼战败的满清政府签南京条约割让香港给英国。英国人的东印度公司经营的鸦片生意为英国赚得盆满钵满。1856年英国连同法国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法死伤2900人,中方却死伤约3万人,结果签了天津条约,满清政府再被逼割让九龙给英国,也被逼开放更多口岸给英、法、美、俄等西方列强。

今天中国人经历了百多年的耻辱,走过了多少苦难与磨练,终于富强起来,但仍须面对西方国家之围堵,但这些脑袋进水的香港人却满口的要求言论自由,要求真普选,侮辱中国人是“支那人”,哪你香港人就不是“支那人”吗?你以为英国真会接收你们吗?举起英殖民地旗帜游行示威,回归前英国人几时让你有选举权,当年上街示威的左派人士不是尝尽了英国人的催泪弹及警棍之苦,为何却甘心做英殖民地政府之顺民,既然你们效忠的对象是英国,那你们又有何权益对港府有任何要求呢?

请问YB刘永山,我说得对吗?

编按: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周二(9日)宣布《逃犯条例》修例建议目前已经“寿终正寝”,即是“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