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第一个发长辈图的人

手机哔哔作响,打断了你原本在做的事。(其实也非要事,只是在读一些面子书趣文。)打开讯息,又是妈妈传来的图像——背景不是莲花就是太阳,不是太阳就是佛祖;祝福的文字必是用极不协调的亮色,不是粉红就是橙黄。你当下觉得厌烦无比,怎么又是千遍一律的长辈图?

照理说妈妈应该不会用软件工具做图象,那么她从哪里找来这些图呢?可能是谷歌,不过最可能是转发其他人传给她的。那么,传图给她的人又从何处得之呢?地球上第一个传长辈图的家伙是谁呢?



某日,我突然知道了。

儿子长大话题变少

我的儿子渐渐长大,话题越来越少。他们有他们的朋友,也有自己的游戏和活动。过去我想参与,未上手他们又已换了另一种玩意。况且,和同伴玩比老爸来得有趣,我也曾是少年,怎会不知。加上见面时间少,念子之情更甚,生怕自己在他们心目中就此淡去。就算能用电话沟通,他们似乎也嫌烦,又能聊些什么呢?

于是,那一天,我忽然萌生发长辈图给儿子的念头。

地球上第一个发长辈图的人,就是个这样的父母。千言万语无从说起,只好发个祝福的图像给孩子,让他知道父母始终关心,但更深沉的讯息是害怕,害怕自己被最关爱的人遗忘了。不管我如何妙笔生花,恐怕也无法为你形容这种无奈的孤独,只有到了某个你自己也想发图的时候,你才能深切体会。



至少给予简单回覆

我常收到长辈图,但不是我妈传的,她从来不做这种事。传图给我的什么人都有,长辈居多,当中甚至有不少素昧平生的,也不知何故骚扰。过去我的第一反应通常是觉得莫名其妙,厌恶对方无礼打扰,然后屏蔽拉黑。现在我比较能体谅,那些不过是孤独者伸出的手,尽管我依旧不予理会,因为讯息实在太多。可是,若是收到亲人传来的长辈图,请至少给予简单的回覆。相信我,就算只写“OK”,也能给对方带来温暖。

我在此呼吁,如果你多少体会得那种长辈的孤独,也不必等他们传长辈图给你时才有所反应,现在就制作“后辈图“,随便你怎么做,传给长辈(尤其是父母)问安。我的做法是自拍,然后写几个字。这么一个轻松做到的小举动,能让他们开心一阵子。

我希望有一天会收到儿子传给我的“后辈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