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C洗黑钱案审讯】证人:加速处理申贷
时任财政部秘书长下令

马力亚米首次出庭供证。

(吉隆坡8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被控7项涉及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的控状案续审。

控方第43名证人指出,他曾告知下属阿菲达,是时任财政部秘书长丹斯里万阿都阿兹向他下达指示,以加速准备SRC公司于2011及2012年向政府申请借贷担保的内阁备忘录。



今日首次受召出庭供证的财政部管理、贷款、金融市场与精算组前秘书马力亚米指出,这是因SRC公司获时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特别关注,且有关公司迫切需要获取资金。

核实资料时间不足

他在庭上宣读证词时说,他在阿菲达(控方第41名证人)询问为何财政部需加速处理上述备忘录的程序后,告知后者上述情况。

“这是因为阿菲达没有足够的时间,核实从SRC那方获取的资料,以纳入向内阁提呈的备忘录。”

此前,阿菲达上庭供证时说,她于2011年被马力亚米催促加速处理SRC公司向政府申请为借贷提供担保一事时,有感自己是在胁迫情况下工作。



马力亚米指出,SRC公司董事经理兼总执行长聂法依扎,连同几名他不记得名字的代表,于2011年8月12日亲赴财政部,以商讨需要立即获得政府担保进行投资用途一事。

他说,SRC代表当时在上述会议中告知,他们希望获得政府担保该公司借贷20亿令吉,以供一般投资及营运资金需要的用途。

他说,该会议结束后,他通知SRC代表需以书面方式向财政部提出申请,而他在那之后接获SRC一封志期为2011年8月12日的正式信函,以申请上述政府担保。

改章程任名誉顾问公司运作须纳吉指示

控方第42名证人,即SRC公司非执行董事拿督苏柏于周一(1日)上午审讯时供称,该公司章程在纳入第117条款,即应任命首相担任公司名誉顾问后,就不再是一家普通公司,这也导致该公司在运作上,都得经过征求名誉顾问,即时任首相纳吉的指示。

苏柏是在主控官拿督希旦峇兰副检察司针对他于上周二(2日),接受辩方代表律师哈温德吉星盘问时,指公司章程在纳入第117条款后,改变了该公司结构说辞而询问他后,这么解释。

此前,控方第39名证人,即SRC公司前董事依斯米依斯迈指出,纳吉于2012年通过一场股东特别大会,在该公司章程中纳入第117条款,出任名誉顾问。

17文件上完全相同 
CEO签名被“剪贴”

希旦周一在庭上使用投影机,向苏柏展示聂法依扎在银行即时电子转账与结算系统文件上的签名,指聂法依扎在多份文件上的签名都是完全相同,因此,主张后者签名也可能和他的情况一样,被人以“剪贴”方式在文件上签名。

实际上没签署文件

苏柏于上周二供证时同意辩方的主张,在有关SRC、Gandingan Mentari及Ihsan Perdana私人有限公司之间的17份即时电子转账与结算系统转账文件上,其签名是完全相同,他不可能17次都作出完全相同的签名,其签名实际上是被人将之剪贴在文件上后,发给银行,惟实际上他并没签署有关文件。

苏柏周一也供称,他不知道聂法依扎是受委为负责管理纳吉银行户头的授权人。

他称,SRC及其子公司,即Gandingan Mentari私人有限公司,不曾举报公司资金被窃取,而也没有任何资金流入自己或聂法依扎的银行户头。

当希旦询问他,是否知道上述2家公司,曾就非法转账对银行采取任何法律行动时,苏柏则称不知道。 

苏柏:被误导以为犯错
举家前往泰国躲避

苏柏接受辩方盘问时,认同自己或是因被聂法依扎误导,误以为自己犯错。

他接受辩方首席律师丹斯里沙菲宜盘问时说,聂法依扎于去年全国大选后,曾拨电要求他离开大马并前往泰国,惟他拒绝此要求,也没有询问前者为何向他提出有关要求。

他说,他于去年大选投票后就前往印尼,因认为需要休息,而他是在印尼时,接获上述电话。

他称,聂法依扎于2015年也曾要求他离开大马,当时他依循后者指示,与妻子一起前往泰国,而他也没就该要求,询问聂法依扎原因。

他说,在泰国时,曾有一名泰籍男子给他飞往阿布扎比的机票,要求他和妻子前往当地,而他也同样在不知道原因下,和妻子飞往当地住了1个星期,他并不清楚背后金主的身分。

他说,随后他们就搭飞机重返曼谷,之后再返回大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