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翼天使的悲哀

五旬中年普通科医生在诊所执医时休克昏厥紧急送院。据随行病患唸医学系的女儿的个案陳述:父亲诊所传来巨响,她冲入时父亲已昏倒落地,额头因撞伤洗手盆血流如注,她本能的为父亲把脉探鼻息,惊觉父亲心肺骤停;她陷入歇斯底里状态,忘了为父亲施心肺复苏及止血……病患由诊所护士匆促送往急诊室。在没有任何施救下病患卻奇迹般生还,一般院外休克死亡率高达75%。

心衰竭引发休克昏厥



血压偏低80/50mmHg,心速快110bpm、二尖瓣膜逆流杂音,急性肺水肿,颈静脉压柱升高及腿腫;心电图显示左束支传导阻滞(LBBB),心超扫描确诊心衰竭,及脑断层扫描排除脑中风、溢血或脑腫。

综合以上病征,临床诊断为急性冠脉综合征或心衰竭,引发短暂室性心律失常,而休克昏厥。合并缺氧缺血性脑残及吸入性肺炎等等。

启动心导管手术室、注入强心剂及利尿剂、双重抗血小板剂、及在胸前贴上除颤垫以稳住病况。所幸多年前植入的心血管支架还通畅无阻,也没新梗塞;从而断定休克主因为心衰竭,引发短暂心律失常。诸般病例需植入心脏再同步治疗与除颤器来保命。

会唔家属探讨治疗方案,方知困难重重;病患无医保、家属无从动用病患积蓄、脑残严重性及康复机率不明确、末期心衰竭长期生存率偏低、肺炎等无不让人束手无策。

在医护团队的悉心照料下他康复神速,记忆也恢复大半。当大伙都为此雀悦时,护士长卻陪同哭红了眼的护士小姐来见我。当真人神共愤,他竟然……向帮他梳洗的护士小姐伸出魔掌;趁护士扶他起身时亲吻护士脸颊。起初护士以为不小心碰触不以为意。岂料他色胆包天,竟熊抱强吻护士才东窗事发。



装疯卖傻扮失忆

护士本能般推开他夺门而出。老天没眼,种种迹象对护士不利;没人证、门帘是关着的、也没闭路电视监控……这简直是职场性骚扰,我们哪能姑息。后续行动诸如:向警报案、撤换成男护士、与病患对质等。他装疯卖傻、顾左言他、扮失忆,游走于法律漏洞,根本是名副其实的“脑残”。

我犹豫了……这样的败类值得继续医治吗?医活他是否助纣为虐?牵涉的层面远远超越医生职业道德的誓言(Hippocratic Oath)。信念开始动摇……忆起内人讲过的一段话:“别把法律操纵在手里,做好医生本份事”。把病患转介到国家心脏中心续医,作奸犯科的道德难題就交由警察法官来护持。

无奈医疗与司法体系的纰漏下她成了折翼天使。她没为此而放弃守护生命的信念,但又有谁听到她内心无助的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