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头号致命癌症
直肠癌死亡率50%!

抽烟、酗酒、偏爱红肉和香肠、常吃加工食品……致使结直肠癌成为我国男女群体的头号致命癌症。更甚的是,结直肠癌无特定症状,多数诊断病例已是晚期阶段,且有近半数是转移性结直肠癌,5年死亡率超过50%!

本地临床肿瘤专科顾问莫哈莫阿米尔沙医生。

随着精准医疗和基因医学的发展,用于控制结直肠癌病情和延长存活期的治疗方案绩效有所提升,20年后的今天,整体存活率增加一倍以上。



本地临床肿瘤专科顾问莫哈莫阿米尔沙医生(Dr M.Amir Shah)简单解说:“结直肠癌(Colorectal Cancer,CRC)亦称大肠和结肠癌,是发生于结肠或直肠(大肠的一部分)部位的恶性肿瘤。”

早诊断几率偏低

虽然有证据显示结直肠癌在先进国家比较普遍,但发展中国家的病例数据正在迅速上升,包括马来西亚,现象已令人堪忧。

根据2012年的官方数据:

●结直肠癌是大马男性最常见、女性第二常见的癌症(威胁仅在乳癌之后),罹患率达13.2%;



●男性结直肠癌罹患率占55.8%,女性为44.2%。

阿米尔沙说,结直肠癌没有特定征兆,一些患者可能会出现非特定症状,最明显的是排便习惯改变,例如便秘,其他症状包括便血、腹部不适(比如抽筋、胀气或疼痛)以及体重减轻等,一些患者则可能完全没有这些症状显现。

因此,结直肠癌的及早诊断几率偏低。在马来西亚,多数的结直肠癌患者在确诊时已是晚期阶段,即第三期和第四期。

爱吃红肉增加风险

他指出,生活和饮食习惯是结直肠癌的主要风险因素。我国民众普遍上都没有健康的生活和饮食习惯,饮食方面多肉少菜,尤其是经过加工的肉类,比如含有大量亚硝酸的红肉和香肠类,增加结直肠癌的风险。

“世界卫生组织(WHO) 已将红肉和香肠类加工食品列为导致结直肠癌的二级食品。”

他说,目前诊断结直肠癌的方式主要有两种,最简单的是每一年定期检查或测试分辨排便是否有出血,另外一种较深入和准确的方式则是结肠镜筛查(Colonoscopy Screening)。

“结肠镜筛查是将内镜和影像仪器置入结肠以检查大肠壁状况是否正常,这项检查每隔10年即应做一次。”

结直肠癌治疗: 

目前,手术、化疗及靶向疗法,是治疗结直肠癌的主要选项。

早期阶段:

属于结直肠癌是最佳治疗时期,治愈率可高达95%或以上,动手术切除癌肿瘤是早期阶段的主要治疗方式。

第二期和第三期:

结直肠癌患者在手术后将进一步接受化疗和放疗,以降低癌症复发和扩散的风险,提高生存几率。

必须强调的是,结直肠癌的治疗和存活率,除了取决于癌症阶段,也包括其他因素,比如存在于癌症中的基因突变、患者年龄、整体健康状况等,医疗专科将在综合这些因素之后,才制定适合个别患者情况的治疗方案。

同样的,结直肠癌的复发率也依据各个阶段有所不同。

初期阶段(第一期):复发率仅为10%

第二阶段:复发率约20%

第三期:复发率则增高到30%至40%%

晚期阶段(第四期):复发率则几乎是100%

患者呈年轻化趋势

同时,结直肠癌风险会随着年龄增加而升高,90%以上患者为50岁以上群体,但全球结直肠癌如今已呈年轻化趋势。

因此,阿米尔沙提醒,维持健康的生活和饮食习惯,尤其要少吃红肉,适量运动,并且定期检查大肠(建议50岁及以上人士每10年接受一次结肠镜检查),都是预防结直肠癌或是及早发现结直肠状况异常的日常措施。

结直肠癌过程缓慢,从癌前息肉发展到癌症,整个过程大约5只10年,在腺瘤样息肉和结直肠癌早期阶段,患者往往因没有症状或症状不典型而延误诊治。
结直肠癌过程缓慢,从癌前息肉发展到癌症,整个过程大约5只10年,在腺瘤样息肉和结直肠癌早期阶段,患者往往因没有症状或症状不典型而延误诊治。

转移性结直肠癌

研究显示,有25%的新诊断病例为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即始于大肠或直肠的癌细胞,已蔓延到身体其他部位。

阿米尔沙说:“常见的转移部位是肝脏。”这是因为结肠的血液可直接进入肝脏,因此肝脏通常是随着疾病蔓延而受影响的第一个器官。临近肠道的淋巴结在这个阶段也易受侵害。

他说,肠壁出血或便血是转移性结直肠癌的典型症状,至于风险因素则与结直肠癌一样,主要是不健康的生活和饮食习惯,增加患癌风险。

“(马来西亚)许多人的日常三餐,摄取肉类多于蔬菜,尤其是含有大量亚硝酸的加工肉类(红肉和香肠),致癌风险增高。”他进一步指出,转移性结直肠癌的5年死亡率超过50%!

大多数结直肠癌起源于息肉,一系列分步进行的变异,导致息肉逐渐变成癌症,当癌细胞逐渐长大,则进一步入侵肠壁的肌肉层,之后再侵入至浆膜,最后扩散到身体其他部位。
大多数结直肠癌起源于息肉,一系列分步进行的变异,导致息肉逐渐变成癌症,当癌细胞逐渐长大,则进一步入侵肠壁的肌肉层,之后再侵入至浆膜,最后扩散到身体其他部位。

转移性结直肠癌治疗: 

阿米尔沙坦言,如同其他癌症,转移性结直肠癌的治疗,取决于疾病进展程度、受影响的器官以及患者的健康状况。过去,化疗是转移性或局部晚期结直肠癌的主要治疗方案,但是,传统化疗的副作用大、耐受性差、预后不尽理想。

精准医疗领航时代,联合治疗是目前的首选方案,既有的选项包括:化疗和特异性靶向癌细胞的新型疗法(单克隆靶向治疗·Target Therapy Monoclonal Antibody)。

减少肿瘤血管生成

针对结直肠癌的化疗药物中,FOLFOX化疗(伊立替康+亚叶酸钙+5-氟尿嘧啶)和FOLFIRI化疗方案(奥沙利铂+四氢叶酸+5-氟尿嘧啶)是属于具有较佳疗效的化疗组合,也是治疗晚期结直肠癌的标准方案之一。

由于肿瘤耐药性的存在,常导致治疗效果不尽理想,而作用于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Vascular Endothelial Growth Factor,VEGF)的贝伐珠单抗(Bevacizumab)可发挥分子靶向作用,减少肿瘤血管生成,阻断其生长,两者联合应用,可产生辅助作用。

随着医学不断突破,基因检测和基因药物在精准医疗中的使用持续扩大,在结直肠癌精准治疗方面,医学界也确定了预测肿瘤行为和加速癌症发展的基因突变的生物学特征,而这些发现促成了研发针对结直肠癌基因突变的新药物。

阿米尔沙指出:“这些药物,比如抗血管内皮生长因子(Anti-VEGF)和抗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EGFR),进一步延长了患者的预期寿命。”

破坏癌细胞血液供应

根据欧洲肿瘤学家协会(European Society for Medical Oncologist,ESMO)制定的“2016年指南”:患者在获得适当的治疗下,预期可存活长达30个月。该指南建议新诊断的结直肠癌患者接受上述治疗,其中一项包括Anti-VEGF药物。

他进一步解释,Anti-VEGF是一种阻挡VEGF蛋白质运作、限制或破坏癌细胞血液供应、延缓其生长的治疗药物,将抗VEGF靶向药物或EGFR抗体联合化疗,能阻止癌细胞生长及扩散,改善治疗效果。

“由于抗VEGF不是针对特定的突变而研发,因此多数的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都可使用这类药物。根据患者的病情,联合使用化疗和抗VEGF药物治疗,可在完成第一个疗程后,用以控制病情,以及治疗复发性癌症(二线治疗),而这对于延缓肿瘤继续生长具有重要的作用。”

医学发展不断突破,基因检测和基因药物在精准医疗中的使用持续扩大,在结直肠癌精准治疗方面也有新进展。

结直肠癌与RAS基因检测:

RAS基因是第一个被鉴定出来的人类癌症基因,可分为KRAS、NRAS和HRAS 3种。

RAS基因位于EGFR的下游,当RAS基因突变我时,EGFR基因与VEGF结合细胞核内一些致癌基因分子,使癌细胞出现分裂和增生。当增生的癌细胞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将从量变进阶到质变,最终导致癌症并发。

自发性突变所引起

在各种肿瘤靶向治疗的靶点中,RAS基因是最广泛存在的癌症基因之一,也是最容易突变却难被攻克的癌基因。大多数的结直肠癌病发并非因为遗传性的基因突变,而是由于细胞入职错误导致的自发性突变所引起。RAS基因突变是最常见的突变类型,约50%患者出现RAS基因突变。

RAS基因在肠癌的突变主要是KRAS,大约有40%的结直肠癌患者就是RAS突变型;RAS野生型(结直肠癌亚型)检测呈阳性的患者,则意味着拥有已经激活的RAS基因,这会促进肿瘤细胞生长与存活。

因此 ,结直肠癌精准治疗离不开RAS基因检测。 在精准治疗原则下,医疗人员即根据RAS基因的动态变化,调整及制定全程治疗方案,即“量身定做”适合患者的治疗方案。

治疗药物有两大类

迄今获批适用于结直肠癌的RAS靶向治疗药物,主要有两大类,即以VEGF和其受体(VEGFR)为靶点的药物,另外一类是以EGFR为靶点的药物。

抗VEGF药物主要用于阻断VEGF蛋白作用,并限制运输到肿瘤的血液供应;抗EGFR则用于阻断EGFR途径。必须强调的是,治疗转移性结直肠癌的过程极具挑战,患者应优先与主治医生在讨论治疗目标和方案,充分了解和掌握自己的状况。

阿米尔沙提醒,面对结直肠癌和转移性结直肠癌,关键终归一句“预防胜于治疗”,避免抽烟、减少摄取加工肉类和防腐食品,是最基本的预防措施。所谓病从口入,管好口腹之欲,则能降低患癌风险。

健康饮食是降低结直肠癌风险的日常预防措施。

报道·陈绛雪 图·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