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情意结/江振鸿

香港反送中示威游行集会,引起全球尤其是华人社会,包括我国华社的关注与热烈议论。

首先,我想大家都知道,反政府示威游行集会,是属于民主社会的“特产”。



然而,从2014年香港的占中雨伞运动,到如今的反送中示威集会,都见只有由港人组成的香港警方出动以维持秩序,中国驻港解放军部队完全没有出动镇压的迹象。

这对于虽然已改革开放,但却还是一个一党专制的共产主义国家的中国而言,其对于这些示威游行活动的容忍度,其实是超出了我的想像。

试想像如果类式的示威游行活动出现在朝鲜,其结局将会是如何?

中对港宽容可见一斑



第二,这些年来,因为中国经济的起飞,大批尤其是为了香港较廉宜的日用品而来的中国内地游客涌入香港,虽然有助于香港的经济发展,却也对当地的一些居民造成了一定的困扰。

因此一些港民及网民往往用带有歧视性的称号来称呼这些中国内地游客,例如强国人、共蝗、蝗虫等。

而占中雨伞运动过后,更有部分香港人及网民以羞辱性的支那人来喊叫中国内地人。

然而中国内地,除了民间及一些只能网上留言泄愤的网民对此有所不满以外,中国当局官方似乎对此毫不以为意,没有任何香港网民因发表这些羞辱性称号而被对付。

第三,六四事件是中国当局的一大禁忌及敏感课题,然而香港民间团体每年却皆不受干扰地进行公开高调且大型的悼念六四事件活动。因此,中国当局官方对于香港的宽容度,可见一斑。

望港续保持一国两制

看到这里,各位想必是把我标签为中华胶了吧。

但是,有别于不少长辈们的中国情意结,从小听香港四大天王的歌、追看TVB港剧、观赏香港警匪动作电影长大的我,恐怕拥有更多的是香港情意结。

香港回归至今已22年,距离当年中国当局关于香港50年不变的承诺尚有28年。

而28年后的香港,将会是一个怎样的情景?是继续保持一国两制,还是与中国内地制度合一?这恐怕是个未知数的问题。

然而在我内心深处,我还是希望香港继续保持目前的一国两制,因为少了蓝色制服的香港警察,以及黑色制服的飞虎队,香港电影最擅长的警匪动作片,其精髓还在吗?

所以,香港近期的这些动作与情势发展,是否会影响了28年后的格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