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俭伟:征交通疏导费筹62亿
收购4大道不花一分钱

潘俭伟:通过自筹资金的收购,政府将节省53亿至65亿令吉的赔偿金。

(吉隆坡6日讯)财政部长政治秘书潘俭伟强调,政府献议收购4条收费大道的资金,将通过征收交通疏导费来自行筹集,无需使用筹集债务方式,政府也不必花费一分钱。

他今日发文告说,批评者在此事上出现数个谬误,包括认为此次收购将导致政府债务负担增加62亿令吉、政府需承担不必要费用及这笔款项或能更好地用于其他目的。



潘俭伟解释,财政部早前已说明,会通过特别用途公司(SPV)筹集62亿令吉,收购4条大道:“在这情况下,将通过建议征收的交通疏导费,完全自筹62亿令吉资金。

“这意味着政府不需支付任何一分钱来收购高速公路,(因此)收购献议将给政府带来负担,款项能更好地用在其他地方的言论,完全是不真实的。”

收购比赔偿便宜

潘俭伟说,虽然有者认为,向大道公司支付赔偿金较收购来得便宜,但财政部日前估计,若在未收购下,政府将不得不向这些特许经营公司赔偿53亿至65亿令吉,以冻结收费率,直至各自特许期限结束。

“反之,通过自筹资金的收购,政府将节省53亿至65亿令吉的赔偿金。”



他指结论是,政府收购大道比支付赔偿金更便宜。

他点出,与批评者论点相左的是,若政府向大道公司支付冻结大道收费的赔偿金,仅会让有关公司受益和减轻城市大道使用者的负担,然而通过收购大道,未来节省的53亿令吉将用于国人福利和发展支出,大道使用者也能较以往节省更多。

冻结收费仍需每年付赔偿金

针对有者认为政府与其收购一些合约即将到期的收费大道,倒不如让这些合约如期完成而非收购,潘俭伟提醒,即使是合约“即将到期”的收费大道,尤其是将于2028年结束合约的莎阿南大道(Kesas),政府仍需每年继续支付赔偿金予有关公司,以冻结大道收费。

他说,政府已提出以13亿7700万令吉收购莎阿南大道,否则政府必须向大道公司赔偿10亿8000万至11亿9000万令吉,具体数额取决于大道特许合约届满前的交通流量。

他指若通过无需政府拨款的自筹资金机制以13亿7700万令吉收购莎阿南大道,纳税人将能省下需在未来9年内向大道公司支付的10亿8000万至11亿9000万令吉赔偿金。

特许经营公司  大道使用者
将共享未来利润

潘俭伟也回应批评者指政府的献议允许金务大(GAMUDA,5398,主板建筑股)提前收取所有前期利润的说法。

他说,此次献议实际上已允许大道公司股东如今承认未来的盈利,否则是哪个动力驱使他们“愿意成为买家”?

他指通过收购,特许公司股东、政府和大道使用者将在取消赔偿金、交通疏导费的减低之间,共享未来盈利。

“政府将节省至少53亿令吉,否则这笔资金将进入特许经营公司的账本底线,而大道使用者每年将从疏导费减少中节省1.8亿令吉,或在相应的特许经营期限内节省约20亿令吉。

“政府和大道使用者之所以能受益,是因这些收费大道的‘未来利润’是共享的。”

西部疏散大道还清债务
料带来15亿税后利润

对于政府献议收购目前负债累累的吉隆坡西部疏散大道(SPRINT)和精明防洪隧道(SMART)引人诟病,潘俭伟解释,在特许经营剩余期限内,SPRINT预计解决所有债务后,将为股东带来约15亿令吉税后利润。

他指相较下,政府献议以19亿8840万令吉收购特许权,其中只有约8亿7000万令吉给股东,而11亿1400万令吉余额会用于偿还债务持有人。

“若政府冻结收费和支付赔偿金,SPRINT赔偿金额将介于15亿7000万至20亿4000万令吉,具体(数额)取决于未来交通流量。”

他说,虽然在2042年届满的SMART预计会长期亏损,但政府若继续让步,政府就需在这段期间向大道公司赔偿6亿7100万至10亿2800万令吉,这也是为何政府以3亿6900万令吉的净账面值收购SM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