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棕油市场较大?/章龙炎

原产业部部长郭素沁在看到一个在社交媒体流传的视频后,指吉隆玻一所国际学校学生表演,仿效欧洲种植油棕,导致树林遭大量砍伐的负面信息,因此呼吁该校立即停止向学生散播仇恨与反棕油情绪。

她过后发表文告称:“我们对国外,尤其欧洲(反对棕油业)已作出很多抗议,没想到类似事件竟然会在我国学校发生 ”, 并澄清她的批评并不是试图扼杀言论自由。”



我相信,这些年龄不足10岁的小学生表演所用的台词,很多部分是从网上得来的讯息。根据报道,上述演出的内容包括很多人猿因森林遭大量砍伐而死亡;而这些被砍伐的森林改为没有永续的油棕种植。

因为是网上得来的讯息,而这些讯息毫无疑问是来自一些诸如世界野生动物基金等非盈利组织的网站等等,这些孩童(大概都得到老师的协助)只不过是把这些讯息整理呈献出来。

拿国际学校当出气筒

说他们散播仇恨反棕油情绪,未免言过其实。即使这些学生没有通过表演传达这样的讯息,很多对环保有兴趣或者因为功课的人士,也会接触的这些讯息。



这些小孩从保护人猿的角度来看油棕种植(特别是大规模商业化的油棕种植)对人猿自然栖息地的破坏,并非没有根据。连小孩都知道了,政府应该担心更年长的学生呀!

我感到好奇的是:有关砍伐森林改种油棕,导致人猿数目大量减少的课题,不但不是什么新鲜课题,而且可以说是热门的环保议题,为什么新政府却没有先跟环保组织沟通交流,却拿国际学校和学生当出气筒?

更荒谬的是,教育部也插一脚。教育总监阿敏士令声称教育部不会对那些通过宣传和灌输来污蔑国家形象和名声的私人教育机构妥协。我不知道这个部门已经确立这样的一场演出,真的有损国家形象?

走“甘榜路线”本末倒置

我觉得,郭部长和教育部的举动,本国人大多觉得可笑,在这互联网无处不在的时代,很快就会传到世界各地,成为国际新闻。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是谁的行为有损国家形象,还说不准呢!

况且把矛头对内,而只能对欧洲反棕油做出抗议,对我国油棕业发展特别是棕油的出口,有什么帮助?

记得在1980年代,欧美国家声称棕油含有损害人体的脂肪,导致我国棕油售卖受到阻挠。当时的原产业部部长林敬益医生,没有做做样子的抗议,而是到欧美等地游说反驳,才让人知道我们不是play play。

林敬益做得到,为啥郭素沁不能?

原产业部之前推出的“爱我棕油”运动,真是匪夷所思。我国有限的人口如何消耗那么多棕油?

我国的棕油需靠国外市场,众所周知。原产部本末倒置,走“甘榜路线”(这是从“甘榜冠军”得到的启示),能有什么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