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骗赴菲加入诈骗集团
青年险遭禁锢付1.4万脱险

“阿豪”为了赚高薪而误陷网上“海外高薪招聘” 的圈套。

(怡保4日讯)怡保青年被“海外高薪招聘”广告吸引,岂料误陷菲律宾一个类似线上非法赌博行业的“杀猪盘”老千诈骗行列,辞工时还险遭禁锢,最后付了1 万4000令吉才脱险,安然回国。

原本在吉隆坡某工厂做批发工作的这名青年在友人介绍下准备去赚高薪,被安排上机飞往菲国前,已被告知所谓的“包吃、包住、月薪大约6000至7000块钱,另加花红”,其实是以人民币计算,并非马币。



无论如何,他认为,既然已辞掉本地工作,就不妨到海外发展,即使出现问题,也只是损失2000令吉的飞机票罢了。

自称为“阿豪”的这名青年表示,岂料事情非他想像那么简单,抵步后他才获悉原来是加入当地俗称“杀猪盘”的老千诈骗行列,他无法接受,隔天立刻请辞,但被 “锁黑房电击” 片段恐吓和被逼缴付赔偿费,再自费买机票才能返回大马。

“阿豪”今日在马华霹雳州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刘国南陪同下召开记者会,道出来龙去脉。

他4月杪浏览面簿时,被上述高薪招聘广告吸引,并在一名叫ROY疑为中介的朋友介绍下,与菲律宾的一名中国籍女负责人于5月初通过微信群组进行所谓的“面试”。

“为了这份高收入优差,我5月中辞掉首都某工厂之职,在这期间,中国籍负责人与我保持联系,也传达一些工作相关的资料包括工作岗位细则。我被告知是到菲国合法赌场上班,负责推广宣传。”



高薪以人民币计算

他说,起初获知是包吃包住,月薪大约6至7000令吉,另外还有花红,ROY更拍胸口说如此好福利的工作难找。 

他补充,该中国籍负责人还很周到地通过微信,清楚说明过海关入境的每个步骤需知,及告诉他在机场的指定位置等待公司专车及人事专员来接待。

6月15日,他抵达马尼拉机场后就被专车载送到约18至20公里外的帕西市一座十多层未完全建好的大型建筑物,其护照也在当时被负责人以申请工作准证为由取走。

他指出,该大型建筑物估计有100多间大小型公司,并被告之每天有约7000人在那儿工作,据了解都是类似线上非法赌博行业的“杀猪盘”。

他说,当时负责人直言在该处工作是俗称“杀猪盘”的老千行列,并讲解规则及所有犯错者都会被惩罚,包括罚款及关进小黑房挨打。

“阿豪” 说,接着他被吩咐以安排好的“网络假身分”,用两部手提电话,在社交媒体上加人为友,寻找猎物。

“原先以为既来之、则安之,但最终还是无法接受这种工作,我决定请辞,但护照却被负责人没收了。”

“阿豪”被“锁黑房电击”片段恐吓。

发“锁黑房电击”恐吓短讯

他说,负责人通过手机发送以“锁黑房电击”片段恐吓他,要他缴付逾1万3000令吉离职赔偿,才肯让他返回马来西亚。 

“该中国籍负责人在我面前致电给ROY,说我要请辞,岂料后者竟说若我不肯付钱,就把我禁锢起来。”

他说,当时感到害怕,为了保命,唯有答应赔偿,并请求在大马的姐夫协助汇钱给一名拥有中国银行户口的朋友,再通过微信号转账给他。

“最终破财了事,我回到马来西亚后,也大病一场。”

他表示已就此遭遇报警,盼警方调查,包括调查疑充当中介的“好友”。

诈骗集团菲官方有“线人”

询及是否曾在菲律宾报案,阿豪表示由于曾被告知该集团在菲国各官方部门都有“线人”,他感到害怕,最终只以护照遗失的理由,向当地警方报案。

他说,他获准在大型建筑物范围内自由活动,且可带手机找寻猎物,加入微信,因此他曾尝试通过手机搜寻所在地,发现是在帕西市。

谈到缴付赔偿过程,他说,6月21日缴付7500令吉,但过后对方再要求,因而分别于23日及24日再付2500令吉及3000令吉,6月25日才得以领回护照。他另自付回程飞机票800多令吉,赔偿总共逾1万4000令吉。

“离开菲律宾前我还被搜身,手机内的一切视频全在对方面前删除,不过其中被‘锁黑房电击’恐吓片段,则被他之前发送给马来西亚朋友后删除,因此没有被发现。”  

他表示父母还不知道此事,因此不愿以真名见报,只打算稍后回返首都工作。

目标是4国华人

阿豪相信诈骗集团的目标是泰国、中国、新加坡及马来西亚华人。

他指出,与他同房的另6人,有2人相信是来自中国的受骗者,另4人是负责看管他们。

“为了保护自己半夜不被对方趁机捆绑,我每天只睡1小时,因此非常疲累,回国后大病一场后才报案。”

他希望通过报章警惕民众勿轻信线上高薪招聘广告。

刘国南:受害者都应报警

马华霹雳州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刘国南说,目前网络罪案层出不穷,相信还有类似个案,受害者都应报警。

他浏览面簿,发现类似“海外招聘广告”多不甚数,显示通讯及多媒体部在预防网络犯罪方面,做得不到位,并促该部检讨2019至2023年策略大蓝图中的强化监管策略,与警方联手寻对策。

出席者包括马华霹州投诉局副主任袁展豪、委员张接莉、陈枫溦、蔡川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