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扎里:明年学校互联网服务
杨忠礼通讯仍可竞标

嘉扎里否认教育部边缘化杨忠礼通讯。

(布城5日讯)教育部秘书长拿督莫哈末嘉扎里博士今日澄清,政府不曾边缘化杨忠礼集团旗下的杨忠礼通讯私人有限公司,该公司依然可竞标明年1月生效的学校互联网服务。

“我们将会在近期内公开招标,6个月的过渡期,就当作是一个冷静期,杨忠礼通讯还是可以通过程序参与竞标。”



他说,杨忠礼通讯指教育部违反了合约并且没有真诚行事是毫无根据的,这对部门和政府来说是不公平及不确实的指控。

“我们强调的是教育部不曾违反与杨忠礼通讯合约,其实杨忠礼通讯提供的“一个精明网络计划”(1BestariNet)供应服务合约已于今年6月30日届满,并非被终止。”

他说, 杨忠礼通讯是于2011年12月13日至2016年6月30日期间,获得1BestariNet第一阶段合约(包括7次延期合约)。

“此外,该公司也于2016年7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期间,获授1BestariNet第二阶段合约。”

莫哈末嘉扎里今日针对杨忠礼通讯本周三(3日)发文告,直批教育部将学校过渡时期的互联网服务交予国内3家通讯公司负责的举措“言而无信,作出澄清。



出席者包括全国教学专业职工会(NUTP)成员。

杨忠礼通讯昨天指1BestariNet合约于今年7月1日结束后,教育部在没有通过招标程序下,从即日起至12月31日的过渡期间,直接让马电讯、天地通及明讯负责提供全国学校的网络服务的决策,让该公司深感意外。

“教育部竟将杨忠礼通讯排除在外,并没有依照之前所告知的公开投标方式例行此事。虽然我们已决定在这期间免收费,但教育部却答应了支付这3间互联网服务公司的费用。”

“献议配套实非免费”教部:网速慢如脚车

教育部对杨忠礼通讯“免费不要,宁可付费”的抗议作出反击,反指对方所献议的免费配套其实不免费,而且过去提供的网速慢如“脚车”。

莫哈末嘉扎里说,教育部要吸纳业界最好的互联网服务供应商,以提供学生最佳的上网服务,而不是付高价却只能享有“脚车”或“摩托车”般的慢速。

第一阶段(2012至2014年)提供的互联网服务只有4Mbps,在科技讲求快速的时代,网速就如像骑脚踏车,第二阶段(2016年至今年6月)虽然已升级到6 Mbps至30 Mbps,但网速也如摩托车。

“在现今网速讲求如子弹火车般高速,若是一样的价钱,我们当然要享有子弹火车的速度。

“第二阶段当然有所进步,但我们要的不止是如此。我们一直以来就只有杨忠礼通讯公司,我们不是说它不好,但我们要最好的。

“若使用当今的科技,(我们)要的是子弹火车的速度。一样的价钱,我们可以享有子弹火车的速度。”

莫哈末嘉扎里说,政府在1BestariNet计划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计划,已耗资38亿令吉,难道政府不可以为了学生与教师,选择更好与适合的互联网服务?

给机会尝试其他公司

“我们了解杨忠礼通讯的强项与弱点,我们不能说杨忠礼通讯完全不好,我们要给机会尝试其他电讯公司新技术的服务。

他说,该部计划在2020年后,每3年检讨一次合约,即从2020年至2023年。

针对与杨忠礼通讯的争议,莫哈末嘉扎里说,该部未有意图寻求法律途径来解决问题,这是出现混淆的问题,问题不该被跨大。

“报价比马电讯昂贵”

莫哈末嘉扎里博士说 ,杨忠礼通讯私人有限公司在提供学校6个月过渡时期的互联网服务的报价,是采用光纤网路,每一间学校是1万9000令吉,比马电讯公司献议的每月200令吉收费,昂贵了许多。

“马电讯也是光纤网路,包括愿意提供3个月免费,同样是光纤网路,为何我们不尝试是这样优惠配套呢?”

他说,其他两家电讯公司也同样提供许多优惠,为何我们要选择使用1万9000令吉的配套呢?

不公指控影响政府声誉

提到杨忠礼通讯声称将在过渡时期提供全方位的免费互联网服务,以及青蛙虚拟学习模式的解决方案被教育部拒绝,莫哈末嘉扎里驳斥指控欠公平和没有根据。

“我们向杨忠礼通讯回应了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教育部提出的决定的条件,教育部没有接纳杨忠礼通讯的提议,是基于它有很强的基础支撑。”

莫哈末嘉扎里说,虽然杨忠礼通讯没有获得委任提供6个月过渡时期的互联网服务,教育部允许杨忠礼通讯使用全国学校安装的电讯塔作为商业用途,直至今年9月30日。

“杨忠礼通讯质疑政府的任何决定及作出各项不公平的指控,已影响政府的声誉。

委3报价最佳电讯公司

针对教育部将学校6个月过渡时期的互联网服务交予国内3家通讯公司负责的举措,莫哈末嘉扎里解释,教育部有召集了大型电讯公司,包括杨忠礼通讯本身,以便介绍教育部所需的服务,为期6个月,这是新招标开始前的过渡期。

“我们是依据电讯公司提出最佳的服务报价,委任3家公司,即马电讯、明讯及天地通提供学校6个月过渡时期的互联网服务。”

他强调,该部是采取有秩序措施让这3家通讯公司提供6个月的服务,包括获得财政部的批准,并符合政府政策。

“我们是于4月23日与杨忠礼通讯召开过渡时期的互联网服务,在5月23日提交申请批准文件予财政部,我们是在5月31日才接获得杨忠礼通讯“马来西亚教育未来的1Bestari计划第3阶段免费配套的献议书。”

他说,财政部于6月14日批准教育过渡时期的互联网服务的申请,并于6月24日至25日宣布批准让上述3家通讯公司提供6个月的服务。

教育部列举杨忠礼通讯“5宗罪”

(1)隐瞒成本

杨忠礼通讯从第阶段至第2阶段合约届满为止,不曾支付它在学校或政府土地安装的电讯塔的电费, 估计涉及2715个地点的电费共4188万1384令吉98仙,必须由政府承担。

国家总审计报告已谴责了这项做法,并指电费应由杨忠礼通讯承担,因为安装的电讯塔不只为了学校互联网计划的用途,它也用在商业用途。

(2)政府在电讯塔楼的商业租金失去了收入

杨忠礼通讯在6个月过渡时期互联网服务的报价,政府可能电讯塔的商业租金收入损失高达3258万令吉。

(3)将重复执行1BestariNet第二阶段计划的弱点

1BestariNet服务合约在第一阶段后,杨忠礼通讯在2年期间获得过渡期的延长共7次,最后第二阶段合约也是提交给杨忠礼通讯。 教育部不想看到这些弱点在长期合约中重复,以确保教师和学生获得最佳利益。

(4)教育部无法探索最新和适当的技术

教育部采用了杨忠礼通讯的技术这么多年,也是时候探索其他电讯公司的最新技术,若继续教育部将没有机会尝试可能对学生与老师更好的替代技术,以及为节省政府的开支。

(5)研究的调查结果显示,会对国家数字教育的方向带来冲击

从教师、学生和管理人员的研究结果发现所提供的互联网素质不尽如人意,无法为政府提供最好的服务。

陈发福

陈发福:仪器易坏学校网络讯号弱

全国教师专业职工会总秘书陈发福声称,政府耗费38亿令吉推行了1BestariNet计划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计划,不但没有让全国教师带来喜悦,反而为学校互联网的问题增添烦恼。

他举例,当大雨时,学校互联网受影响而慢速至不能够使用、在繁忙的早上10时至下午时段,网络如龟速,教师无法输入数据、学校范围无法接收网络完善的讯号,有时需要爬上窗口调整及其他仪器容易损坏及不耐用的问题。

“我们也曾经针对一系列的问题提出投诉,不过,没有全面的改善。”

他今日在教育部支持政府将学校6个月过渡时期的互联网服务交予国内3家通讯公司时,向媒体这么说 。

学校电讯塔应拆除

陈发福抨击政府,原本应让学校拥有一个安全的环境,让学生上课,但令人感到遗憾的是,竟允许通讯供应商在学校安装电讯塔。

他促请政府把全国所有学校装置的电讯塔撤走,让学校拥有安全的环境。

报教育部的数据,政府推行1BestariNet计划,允许供应商在全国2715个的学校或政府土地装置了电讯塔。

“我们(教师)是教导学生,而学校是提供教育的地方,我们不愿听到学校装置电讯塔有商业收入的说法。”

他说,若政府高官或电讯公司高层说电讯塔不会危害安全,请把电讯塔移到他们的住家。

“当供应商要在花园安装电讯塔,居民会涌出来群起反对,为何政府会允许在学校安装电讯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