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决FGV董事费/万年船

在6月25日的FGV控股(FGV,5222,主板种植股)股东大会,股东们否决了董事部2018年(已过,254.6万令吉)和新财政年(2019,最多117.84万令吉)的董事费,以及董事2019财政年的福利配套。

不过,与此同时,除了一名董事拿督莫哈末苏菲安自动退出不寻求连任以外,股东们通过其余董事连任的议案。



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这大概是FGV控股董事部的最佳写照。

投下反对票的大股东包括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持股33.7%)、和联邦土地投资合作社(KPF,5%)和武装部队基金局(LTAT,1.25%)。

他们皆认为,FGV控股的董事部不值得拥有上述的薪酬配套,换句话说是“付贵了”。

问题是,天底下没有白做工不领报酬的人,如果不想付任何董事费,那么,凭什么还留住人家?

这是抬举董事的高贵品德(无薪工作),还是刻意羞辱呢?奇怪的是,这些董事们接受连任,没有总辞,让旁观者看傻了眼。



其实,大股东们加起来已经可以否决提案,何必在当天才讨论呢?

FGV控股董事费提案,遭大股东反对。

股东怪错人?

如果觉得薪酬过高,那么在开会之前,应该提前向董事部反映,让董事部有个心理准备,重新草拟让各造觉得公平的薪资配套。

这下,2018年工已经做完了,老板却不愿意付钱;2019年更惨,工还没开,已经收到老板的明文提示,接下来没有粮出,如果是你,还愿意留下来吗?

眼看这群董事受压,也许小股东心中大快,不过可能怪错了人,因为许多董事是在2018年公司动荡之后才委任的,他们进来董事部是为了重振FGV控股。

如今股东把几年来的旧账算在他们头上,非常不公平。

若真要追究的话,应该动议,不惜诉讼,也要追回2018年以前付出的董事费,这才叫“冤有头,债有主”。

这让我想起去年的沙布拉能源(SAPNRG)大亏之际,依然慷慨派发总裁丹斯里沙礼尔5500万令吉花红,小股东虽然反对无效,但是不管沙礼尔怎样解释,大家均觉得无理。

“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即使赢了票数,却输了口碑;今年的股东年报显示,沙礼尔的花红大幅减少至360万令吉,大概是从中吸取了教训。

本周股东大会焦点

进入7月初,公司会议不再繁忙,小股东也总算可以小休。

印象中只是周三(7月3日)有科米特机构COMCORP)的股东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