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高收入国宏愿
消化拉嘉德说话的真意/游枝

国际货币基金总裁拉嘉德,在马大演讲,她对我国的忠告是:

1、改善监管打击贪污



2、投资全民高质素教育

3、致力提高女性就业率

媒体用了客气的形容说这位左右世界财经走势的“客人”,传授我国三招,以增生产力。

拉嘉德的说话,有针对我国现状点出缺陷的用意。她说,过去二十多年,我国经济表现不俗,不过,到了近年,生产力不振,从成长的观点来看,己经陷入了停滞困境。

她指出三个方面若都能达成的话,才有可能在下一个十年内达成高收入国的宏愿。



细嚼人家这位真行家讲的一番说话,从权力在握的高官到失了民意的前朝政客,再到专业、企业界及一般国民,都得勇敢的回看我们的过去丟失了什么、又有意忽略了什么,现在,真的知过必改了没?换了朝代,问题是脑袋跟着换了没?新政以来,真的在走着一条走出中等收入国陷阱的正确道途吗?

大家用点心思想想,拉嘉德她提的不贪污、教育高质素国民和善用全民人力资源,这三项经社发展的必备条件,这么浅易的大道理,难道国家首长真的不知道吗?权高位重的高官们也不知道吗?政界及有识之士都不知道吗?其实,大多数国民都明白,少贪不贪、高质素国民及人力资源的善用,才是经济成长社会发展的真正实力。

拉嘉德的三项提醒,一点也不新鲜,她不说,大家其实早就明白个中道理,甚至拉嘉德本人也清楚,只因在职责上,她有义务要开口讲清楚。  高收入国是一项几十年来的宏愿,当政的高喊着高收入国的大口号己经好长的年月,国民也以这个宏愿作为期待的目标。

高收入国同时有一个最大目标,认为国民平均所得达到年间入息在一万数千美元的数字境界,我们就等于是先进国了。

还得等下个十年 

所以,当政的曾经十分肯定的给国民许下了2O20年就达成先进国的兴奋目标,又喊过近三十年高收入先进国的口号。到近年,口号才因贪腐、国民资质未能提高到配合高层次生产力需要,更因人力资源的浪费及政治劣化多层负面因素,导致经社发展停滞,陷入了所谓的中等收入国陷阱的困境。到日前拉嘉德开口点出疾患的一刻,都还没有挣脱“陷阱”,走入正途。

拉嘉德的说话,真正要点才不是所谓的“ 三招 ”救大马走出困境。她的说话中,最值得也是必须消化又必须吸收的,是这三方面要一项不缺、也就是不贪腐、高国民质素及善用人力资源都能做得好,才有可能在来着的十年内达成高收入国的目标,一项做不到,十年或再多一个十年,高收入先进国,也还是一幅描绘得很美的远景。

这里,又有一句话,绝对不应听漏或装成没听到的,是即使她提的三项要件都能一一达成,也还不等于就能很快成为高收入国。

新政府打贪的工作还在“打”着,效果可以到达什么程度,要相当时日才见得到,再说喊反贪的各个贪污国家,十个之中,可以把贪腐减到最轻程度的不到一两国。

没有在教育上把多数国民教养成高资质的生产人力资源,已既成事实。就算可以克服既存已久的客观难题,政府推出公平、有效又不被族群偏激者炒作利用的教育策略,并且顺利推行,但要栽培出足以配合高层次生产力需要的优质人力资源,又是五年七年甚至更长年月以后的事。

所以,不应再用动听的言词喊到什么时候国家就如何如何美好的口号,除非又是一句残缺的老话,说我们怎么治国,才用不着你这个远道而来的洋婆子来教,就丟开人家一番好意。

更怕,听过了之后,又当作耳边风。就算有一天国民收入到达一个可以让政客自豪的数字,到时,高收入却无法应付更高支出的“ 穷有钱”畸型环境,还是不好意思硬说是先进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