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机霸凌/周若鹏

有些事情不是握手言和就能了结的。

礼貌不周到的学生比比皆是,不是新闻;至于鞭打学生的老师,约莫30年前在我求学的那个年代,是正常的事。换作当年,若是我被老师打成那个样子回家,搞不好爸爸会再打一次更够力的,因为会在学校遭此重罚,必是做了十分恶劣的事。公开叫老师阿瓜?哪敢!我会“瓜”。



换作从前,这件事不会变成什么大事,鞭痕很快会痊愈得不留痕迹,没有人会想到要边拍摄边“兴师问罪”。不过本月的事,我在《镜头人生》里说相机变成“武器”,动不动就想把敌人拍摄上网,任其受网路公审,没几天又爆出家长“相机霸凌”老师的事情。若说偷拍不对,大家应该没异议,那么“强拍”呢?

相机如剑 剑刃双面

照理说,我这一刻没做什么不见得光的事情,你用镜头拍我,我应该觉得无所谓。可是,我会为此觉得不舒服,相信很多人也有同感,为什么呢?这一刻我在你面前,和你说的话、做的每个表情,不是独立存在于时空的,必有前因,也有后果。这些互动是属于两人或数人之间的事,我只需要对在场的人反应和负责。可是,如果你把相机摆出来,就有可能把我们两人之间的事情,无限牵扯更多原本不相干的人,而且这些人必不知前因,因为视频内没有交代。你拍的视频,只会按你的需要取角度和剪接,因此,若不经当事人同意,强拍和偷怕一样是缺德的事。

相机如剑,剑刃双面。拍摄者自以为是,认定老师有错,谁知网民群攻的竟是自己和女儿。Edi Rejang事件才发生不久,他自以为是宗教英雄,霸凌促销酒的服务员,还敢录影流传,最后受网民群攻,连工作都丢了。很多人并没有从这类事件学乖,你的视角未必是大众认同的。如果你有理,你不需要强拍,不需要招来万千无关的网民伤害对方,也能取得公道;如果你无理,万千网民最后攻击的会是你,又何必强拍呢?



爱女心切我明白,但智慧不能缺。今天很不一样了,教育进步, 我们要学会尊重孩子,不要用伤害身体、屈辱心灵的体罚。那么,必须要有取代体罚的方法,最有效的是父母师长以身作则。

握手言和只是做给网民看的表演,各位观众节目告一段落。但这些视频,会永远幽灵般的在网路浮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