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初步调查
雪隆31%女律师被性骚扰

有些女性曾收到挑逗及性暗示。(档案照)

(吉隆坡28日讯)女性律师协会声称,性骚扰是大马律师协会所面对的一个问题,并宣称有三分之一的吉隆坡和雪兰莪州律师,曾有过这样的经历。

女性律师协会主席西娜古巴卡斯表示,该协会在2014年所进行的初步调查发现,31%的受访者经历过“一些求欢和性别课题”。



据网媒“当今大马”报道,她说,这包括各种形式的性挑逗及性暗示,当中包括肢体上的骚扰。

西娜古巴卡斯是针对一名律师在上周日报案,声称另一名律师在刑事律师年会的前一天晚上猥亵她,而引述这项研究。

举报人声称,该名男子从后方对她进行猥亵,而在她向对方说请停止这么做时,对方依然再次做同样的举动。她指,嫌犯随后也跟踪她,并在事后拿此事威胁她。

据了解,这名女律师也向律师公会纪律委员会投诉。

她也接受由女性律师协会和吉隆坡律师协会两性平等委员会,所提供的法律咨询。



不止女律师男律师也面对性骚扰

许多人都不知道,律师公会有这项反对性骚扰的准则。

西娜古巴卡斯说,性骚扰事件不单止发生在女性律师身上,因为受访的男律师也面对同样的问题。

她表示,尽管律师公会于2007年发出一份关于预防工作性骚扰行为守则的通知,但这种情况仍旧发生。

仅45%谙反性骚扰守则

女性律师协会所展开的调查发现,只有45%的受访者知道有这一项行为守则,而不到40%的企业拥有解决上述课题的政策与机制。

“专业人士所经历的性骚扰,会影响其个人与专业,同时也会带来深远的心理、社会和心理影响。

“尤其是当受害者还很年轻,刚开始其职业生涯的时候。”

前主席:恐影响职业生涯12年未接性骚扰投诉

吉隆坡律师公会前主席吴秀玲(译音)表示,尽管律师公会拥有反性骚扰机制,但自2007年发出通知后,并未接获相关投诉。

“这可能有几个原因。一个是害怕其职业生涯会受到影响。受害者的投诉可能会遭到反弹。

她说:“过去,曾出现幸存者在经历这样的事件后,考虑过永远离开法律界的情况。”

吴秀玲指,幸存者也面临受害者的指责和超越权力失衡的挑战。

在最近的案件中,申诉人因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有关事件而遭到谴责。

散播警察报告副本投诉者要揭发嫌犯身分

刑事律师年会主办单位(即该名女律师投诉自己遭到猥亵的地点)暗示,投诉者散播她的警察报告副本,同时也列下嫌犯者的名字。

据了解,该份警方报告是通过WhatsApp传出去。

“虽然我们不知道谁先开始传,但作为刑事律师,我们知道只有投诉人才有权利获得她的报告副本。”

刑事律师年会主办单位负责人西瓦南丹说,这么做,很显然是要在大众面前揭发嫌犯的身分。

西瓦南丹发文告说,有关指控企图掩盖事件。

该位资深律师称,这是“又一次寻求同情支持的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