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禁烟成为一种极端/李慧珊

公共场合禁烟,一直是个热门的话题,有人喜欢,有人讨厌,直到最近它逐渐成为了大马人生活的一部分,人们对它的接受度确实有着明显的提高。就禁烟行动,泰国在这方面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家吸烟属“家暴”



在泰国,不仅公共场所均列为禁烟区,如果家里有老弱妇孺,在家吸烟也可列“家暴”行为。泰国政府禁烟的决心可谓是史无前例,达到了人类历史的新高度。这样的做法,确实能够让烟民们无处遁形,它旨在使得个人健康问题得到更好的改善,也得到了大量非烟民的爱戴,但它所带来的另一隐形的杀手,你看见了吗?

首先,对于泰国政府致力推崇国民健康与卫生的努力是必须肯定的,这里我们为泰国政府不依不挠的精神点个赞。

众所周知,吸烟危害健康,对身边人的健康也能够造成一定程度的危害。

禁烟其实并不是最近才流行的运动。为了有效控烟,政府很早以前就推行了种种公共政策,其中包括在香烟盒上粘贴关于吸烟后果的醒目标识(显然,烟瘾上头的人顾不了这些了),宣传吸烟有害健康的公益广告,以及长存已久的香烟税。

前两者是为了改变个人吸烟的主观动机,而后者是利用了市场机制来使吸烟变得更昂贵,而致使更多人放弃它。很可惜,这些做法的效果并不很显著。



机智的人们总可以找到为自己辩护的理由,他们知道香烟是有害的,但对于香烟对他人所带来的坏处,并不表现在他身上,也不表现在香烟的价格上,因此他们可能压根就不在乎。那政府禁烟的努力是对的吗?很大程度上来说是对的,而且公共场所禁烟也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形成了强大的民众基础,不在公共场合抽烟形成了很多人的基本理念,也是他们道德的体现。

禁烟非越极端越好

两害相遇取其轻,两利相遇取其重。那问题来了,是不是禁烟得越极端就是越好的?答案很显然:不是的。

对于政府介入私人生活禁烟的做法,似乎是有些健康防卫过当的嫌疑。要知道,一个男性或女性之所以愿意与另一半过夫妻生活,就是因为接受了他/她的一切。如果一对夫妻不能接受另一半抽烟,那么他们压根也都不会结婚。居然另一半都能接受了,政府为何却是要百般阻挠呢?

此外,一个吸烟者若是爱他家人,便不会在他们面前吸烟,而如果他愿意在家人面前吸烟,那不过是缺乏关爱的一种体现罢了。

比这更重要的是,让政府职能从公共生活渗透到私人生活里,是极其危险的做法。仅仅为了健康问题,而任由政府职能无限扩大,是一种为了功能性的需要,而做系统性改变的可怕例证。

这样的改变往往是得不偿失的,今天政府能够为了你的健康走进你的家门禁止你吸烟,明天它便可以为了你的网络安全而监视你的一举一动,后天它一样可以为了国家的人口问题而节制你生育。这些行为对人们私人生活所带来的侵害,已经远远大于健康的好处了。

如果你认为泰国政府的行为很对,大马政府也应该效仿的话,扪心自问,你准备好住在牢笼里呼吸新鲜空气了吗?

李慧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