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降息口径分歧/叶得利

美联储在上周三结束的政策会议上,没有如大家预期般降息,依然将利率维持在2.25%-2.5%的区间。

有消息指出,美联储的官员们在美国经济通货膨胀是否下滑的问题上存在分歧。一派官员是指美联储已经接近达到通胀目标,另有一派官员指出物价上涨疲弱,这是构成美联储可能需要降低利息来应对潜在重大风险。



市场人士预计到美联储下月末的下次会议之时,这种分歧究竟会有多大,各个具有决定能力的政策制定者,将如何在降息辩论中维持自己的立场,这将主导国际金融市场的未来走势。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似乎有点口风不一致了。稍早前鲍威尔指出全球经济增长和贸易风险,将拖累美国经济,美联储将做好所有政策准备。

过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上周政策会议结束后,当被媒体问及为何推迟降息政策的举措时,他表示美联储的观点是目前所看到的的市场风险并不突出。

与此同时,美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则表示,美国经济的基本前景依然是好的,处于可持续增长、强劲的劳动力市以及接近中央通胀目标。

美联储各方达成了广泛共识,近几周降息的理据已经非常充分,美联储将在适当的时候准备降息行动。



另外,美国总统特朗普本周一再次批评美联储没有降息,继续向美联储施压,要求其改变政策。

根据美国利率期货市场的预测,今年内降息的可能性为100%,但是降息的幅度是25个基点还是50个基点,目前这样的市场预测和辩论甚多。对此,约有一半官员认为,今年不太适宜降息,而也另一半官员认为,降息至多50个基点可能是合理的。

能源出口商凄惨

另一方面,不管美联储降息与否,美国原油、煤炭与液化天然气出口商,在今年全球大宗商品市场将是表现凄惨,因为美国能源基本上是被中国市场拒之门外,而失去中国市场就意味着失去了如今全球最大能源进口国的市场。

在中美贸易争端爆发之前,美国能源产品对中国的出口逐年增加。美国原油、煤炭与液化天然气的出口,本是美国其中一个有助于降低美中贸易失衡的大宗商品之一,如今美国对中国能源的出口下跌,至今美国在贸易失衡上将没有恢复的旋转余地。

大宗商品将全面利空

此外,美国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在本周一发布的疲弱制造业数据,也加剧了市场对原油需求下滑的担忧。

根据国际船舶跟踪和港口数据显示,今年美国对中国的原油船货仅有4笔,远低于2018年1至5月的42笔。同时,中国今年为止只进口了三船美国液化天然气船货,低于2018年1至5月的23船。

此外,今年迄今为止只有少量煤炭船货从美国运抵中国,这比起中美贸易争端前的贸易量大幅下滑。

如今对于全球大宗商品商家而言,主要的行业风险来自于中美贸易战的持久,导致大宗商品的市场风险开始显现,大宗商品将全面利空。

因此,美国原油需求和出口双下降,以及美联储降息未定,都足以让美国投资者冒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