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发穷恶(上篇)/潘兴才

美国国库署宣布,截至2018年12月31日,美国国债是22 兆美元。

在2019预算年度(2018年10月1日至2019年9月30日)首8个月(2018年10月至2019年5月)内,预算赤字共计7386亿美元,比上一年度同期猛增38.8%。



特朗普政府预测本年度全年赤字将从上年度的7790亿美元暴增至1兆美元,而后一连保持4年。

国会预算办公室则预测较低,赤字将为8980亿美元,从2022年才开始升至1兆美元,然后一直保持在每年1兆美元以上,直至2030年。预算赤字大幅度增加是由于2017年度特朗普推行1.5兆美元的减税,而后国会批准从2018年开始的国防开支和国内各种开支的附加拨款。

2019年度首8个月的开支共计3.01兆美元,比2018年度同期增加9.8%,而政府的税收只有2.27兆美元而已,同比略增2.3%。

在3.01兆美元的开支中将近78%是用作社会保险(退休金)、医药保健、医药援助以及国债利息。其余22%是用于国防军事、教育、科技研究及粮食补贴等。



国债利息开支是增长最快的第三大项目,及至2019年首4个月就已达2210亿美元,同比增长约10%。国库署估计全年度利息开支会破历史纪录而达到5910亿美元。回顾一下 2018年度财政年报会令人对美国联邦政府财政窘境感到触目惊心,几乎可谓惨不忍睹。

政府净亏损总额是1.16兆美元。山姆大叔总共收到约3.4兆美元税金,但花费约4.5兆美元。所以入不敷出高达1.16 兆美元。在总税金中,社会保险(养老基金)和医药保健约占50%;在余额中,国债利息开支高达破纪录的5230万美元。

美国早已破产

年报第10页志明,政府估计社会保险的长期资金缺口是令人瞠目结舌的53.8兆美元,比上年度恶化了约10%。53.8兆美元几乎是全世界经济的70%。该年报列出的政府资产总额是3.8兆美元,其中单一最大的是学生贷款,共计1.08 兆美元。可是其中有约90%是违约的呆账或烂账。

负债总额共计超过25兆美元,其中国债约为20兆美元。因此,2018年联邦政府的净值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负数,即21.5兆美元。往后追溯一连4年政府的净值则发现都是负数,2017年净值为20.3兆美元、2016年为 19.3兆、2015年18.2兆、以及2014年17.7兆。

美国政府一直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一直借债度日,借新债还旧债,利息如滚雪球,越滚越大,正加速滚向悬崖。

如果它是一家企业,早已应在2014年破产清盘了,信用价值早已荡然无存了。当今总统特朗普每天平均讲15遍谎话,和对外国打出极限威胁并出尔反尔的外交政策,置政府威信、诚信及情义于不顾,这不就是特朗普在美国优先政策下,向全球国家发穷恶的表现吗?美国,还值得信赖吗?

另外,如果将它自行估计的社会保险未备资金的负债53.8兆美元加入它的负21.5 兆美元的净值,那么山姆叔叔的净值总额是负75兆美元,相等于全球经济的总规模。

再提高债务上限

如果不把这53.8兆美元的长期负债计入,而只计入联邦政府所担保的所有联邦法定机构9.26兆美元债务,和各州暨地方政府共计3.1兆美元债务(就是联邦政府资产负债表以外的12.4兆美元负债总额),那么联邦政府实际的负债总额则是34.33兆美元,而不只是资产负债表所列出的21.5兆美元,它何止是美联储所谓的负债率只占国内生产总值(GDP)104%的水平。

当前美国GDP约为20 兆美元,因此美国联邦政府实际的债务早已占GDP的170%水平,而它的负净值则为54.83兆美元。

22兆美元是美国债务的上限。特朗普政府财长努钦所率颌的代表团与民主党所控制的众议院就对提高债务上限的谈判已破裂。众议院主席佩洛西扬言,除非特朗普全面削减预算案开支和列明提高上限后新债款的用途方向,否则众议院决不通过上限之提升。

无论如何,国会都必须批准债务上限之再提升,而为2020年预算年度举措新国债最少1兆美元,以弥补上一年度的赤字和利息开支的暴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