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要站在“鸡蛋”这一边/陈俊安

香港因“逃犯条例”掀起的百万人大游行运动尚未落幕。

影响所至,大马的评论者也撰文批评香港群众的盲动,劝他们“够了,别闹了!”另一些评论者则支持示威群众挑战“恶法”。



尚且不论谁是谁非,发觉一个现象,就是批评群众盲动的一方动辄乱抛“帽子”,什么“外国势力干预”啦、什么“群众被洗脑”啦、什么“撕裂香港社会不应该啦”!总是丢一堆意识形态的帽子,却不提实实在在的人!

年轻港人觉得没希望

实实在在的年轻群众说:“年轻人觉得香港这个地方越来越没有希望。我请假来游行,死就死啦。”

示威妈妈与警察对恃,苦口婆心劝说:“当你用警枪、警棍对付这些孩子时,请想一想,大家都是妈妈生的呀!”



当警方朝群众发射催泪弹与橡皮子弹时,洋人记者看不过眼,对警察嘶喊:“那是一群记者呀,不是暴民,你怎么可以这样做?”

103万人,或200万人走上街头,我们真的应该深思,香港到底怎么了?这些群众到底怎么了?“一国两制”到底怎么了?

当一面是“墙”,一方是“鸡蛋”时,你选择站在哪一方?

大示威发生后,香港作家韩丽珠写下这段话:“特首有电视台频道,可以在镜头面前流泪谴责我们。他们有警察,警察拥有盾牌、长棍、武装、枪、催泪弹、手铐,每天操练身体、有检查与拘捕权力。他们把子弹射进一个人的眼,再把子弹射进一个人的脑袋。用水柱喷射每一个人。我们,拥有许多人,生理盐水、索带、雨伞、保鲜纸、口罩、眼罩、头盔,纱布和哮喘药。有日夜加班,久未运动有点松弛的肉身。但我们还有灵魂和心。”

墙,若代表着警察、强权、催泪弹和监狱;鸡蛋,便只能是“日夜加班”的为谋一口饭吃的群众、需要上学的学生、需要忠于职守的记者。

你还会选择站在“墙”的一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