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拯救互联网?/沙美尔阿兹梅

美国情景喜剧《硅谷》(Silicon Valley)有一幕,数字初创企业通过展示概念争取融资。在每一次展示中,公司创始人都会重复“让世界更加美好”这一硅谷格言。



一位创始人承诺通过“软件定义的云计算数据中心”让世界更加美好,另一位则是要通过“可扩展、高容错、带资产交易的分布式数据库”实现这一目标。

尽管互联网“让世界更加美好”的概念在今天常常遭到讪笑,但人们很容易忘了,这个十年便是在新技术能够连接人与人、扩大信息普及、产生足够经济新机会的乐观情绪中开始的。

我来自叙利亚,体验到其中一些潜在好处。在这个公共辩论空间有限的国家,互联网给人民提供了一个学习和讨论的论坛。

2011年阿拉伯之春示威后,互联网又在记录事件、共享信息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后来,数百万叙利亚人逃离了祖国,互联网成为连接他们的唯一手段。

一位叙利亚喜剧演员打趣说,“叙利亚社会只存在于面簿,”这说明互联网成为散落在世界各地的人们保持团结感的唯一工具。



但如今,全世界政府正在考虑破坏互联网的开放性和全球性的政策。而他们手里有的是办法。

比如,中国当局运用了各种手段,常常统称为“防火长城”。印尼、巴西、俄罗斯、印度、土耳其和尼日利亚等其他国家也在最近几年考虑了——有的已经实施类似措施。俄罗斯的“主权互联网法”只是这一趋势的一个最新例子。

这些政策有着不同的形式。一些国家正在实施“数据本地化”政策,要求数据存放在某个特定的司法辖区。有的国家运用工具和监管获得对互联网不同方面的更大的控制。

欧盟新例引争议

最近,欧盟的新版权条例所引发的争论,促使人们成立“拯救你的互联网”(Save Your Internet)运动,游说反对其中较有争议的条款。这一政策和监管框架的日益分歧,有可能导致数字世界日益碎片化。

这一威胁是实实在在的,但认为凡是干扰互联网的政策必定是试图破坏民主的极权手段也是不对的。互联网政策的增加,也是对近几年来两大重大变化的反应。

首先,互联网的经济重要性呈现出指数增长,受到更多用户数和数字工具被日益采用的推动。

电子商务、云计算、在线广告、数字支付、互联网基础设施,以及联网设备的数量和范围都在近几年迅速增长。这些趋势可能还会随着人工智能(AI)等技术的扩张和物联网的出现而继续。

这意味着经济交易的越来越多的部分要么在网上发生,要么以互联网为中介,网络将成为经济的核心。

其次,互联网已不再是开放竞技场,初创企业竞相引入新概念,创立新企业。

谷歌、亚马逊、面簿和阿里巴巴等公司已成为规模巨大的市场主导企业,正在通过全球扩张以及收购其他企业——实现经营活动全球化。

索莎纳·祖波夫(Shoshana Zuboff)在她的新书《监控资本主义时代》(The Age of Surveillance Capitalism)中指出,这些平台构建了一个旨在将长程控制数字经济的科技和组织结构。

科技差距加剧不平等

随着这一经济的不断扩张,全球科技巨头的主宰地位有可能加剧现有经济和技术不平等。一个例子是数字平台通过中介角色榨取价值,包括交易、预订、零售和媒体。

更一般地,科技差距——推动全球不平等的关键因素之一,可能随着发达经济体数字巨头进一步深入AI等新领域、寻求占据经济内外基础设施地位而拉大。数字企业通常在经营活动所在国不产生多少税收收入,这进一步加剧了这个问题。

因此,许多政府将承受越来越大的压力保护国家经济,包括采取破坏互联网的全球性质的政策。

中国在打造阿里巴巴和百度等本土数字企业的做法绝非例外,而将被其他国家视为效仿对象。极权政府会发现,证明让他们能够更好地控制互联网的手段的合理性将变得更加容易。

目前,阻止互联网碎片化的措施集中在推动国际贸易规则上,以限制政府干预数字经济的能力。但一些新兴和发展中国家正确地担忧,这些措施将让科技差距永久化,让数字巨头变得更加强大。

即使这些规则得到实施,也不清楚它们对遏制数字碎片化趋势的作用到底有多大。

因此,想要拯救互联网的人不应该只是批评一切干预主义互联网政策,而应该聚焦于抵抗催生各种此类措施(或成为论证此类措施合理性的借口)的基本趋势。

拯救全球互联网需要遏制数字经济权力日益集中的趋势,防止互联网成为又一个加剧不平等性的因素。

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

www.project-syndica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