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幻想

    她从知道书名《亚当,一个下午》开始,就极度好奇那些故事究竟在讲什么。除了〈亚当,一个下午〉,她还对〈乌鸦最后飞来〉、〈阿根廷蚂蚁〉还有其他许多篇名做过无数的幻想。

多年之后她终于把《亚当,一个下午》从书店带回家,但她并没有打开书来阅读,而是一贯的闭上双眼,开始第n次为这些篇名编新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