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环保来说服欧盟/一愚

报载原产部长预计将于11月出访欧盟,打算向欧盟游说放弃抵制棕油。除非内阁针对欧盟关于棕油破坏环境的疑虑,提出棕油种植、生产未破坏环境,且另拨资源具体维护热带雨林的完整说明,否则,无论官员如何能干、英文流利、口才了得,出访再多次也不可能让欧盟放行棕油。

欧盟早已明示,抵制棕油,是因棕油在种植、生产过程不环保。多年前某国际动物保护团体在印尼拍摄了一段影片,一只人猿爬上神手,试图阻止神手操作,没多久人猿摔了下来,幸而未受伤,后来由动保团体安置在适当地点。



这段影片前一阵子又在国际媒体播出,主要是控诉东南亚为了种植油棕,不惜大量开发热带雨林,导致许多野生动物失去家园。这段影片直接将棕油与破坏环境连结,让许多欧洲人心痛,于是民众支持欧盟抵制棕油。

官员当然可以辩称,大马并非印尼,印尼的错误不该由大马承担。但扪心自问,我们能保障大马无人违法开垦山林种植油棕吗?比对历年来的卫星照片,原本绿油油的砂拉越,几年后失去大批绿地,如今,大马还能理直气壮地陈述,开发油棕园未破坏环境吗?或许大马官员信任人民相当守法,不会滥垦山林,但显然欧盟不相信。

现今,若想要顺利推销棕油,不如将目标改为环保标准较低的区域、国家,比如中国、中东、中亚,短期较可能有成果。若以长远看来,我们不该放弃欧盟市场,但棕油要顺利进入欧盟,大马对维护热带雨林必须更加努力。

维护热带雨林



撇开棕油争议。维护热带雨林,的确是官方应重视的课题。其实,国内许多环保团体早已疾呼应正视山林滥垦的问题,导致原始林大量被破坏,不只是野生动物失去家园,也使得中下游的居民饱受淹水之苦,生命财产不时受到威胁。爱护环境,是为了将好山好水留给子孙,并非屈从所谓的西方价值。

东南亚向来不重视环保。如今,若想取得欧盟信赖,就得做得更多,绝非一朝一夕便能见效。首先全面调查国土使用情况,由专家学者评定不可开发的原始林,那就绝对不能开发,违者处以重罚;部分地区或可低度开发,某些地区甚至能重新复育热带雨林。官方必须全盘掌握国土利用,且积极捍卫天然环境。倘若维护环境小有成绩,不妨主动邀请欧盟认可的环保、动保团体,前来大马观察了解,请他们为大马在维护环境的努力打分数。

我们必须看清楚,欧盟短期不可能放弃抵制棕油。然而,不妨以此当成目标,让大马对热带雨林的维护,达到国际认可的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