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口高一分 智商降十分/周若鹏

我在昆明受骗后心情欠佳,遇到加措活佛写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便买了下来。此书“正能量”满满——太满了。且来看看活佛讲的小故事:

弗莱明幼时家贫,他的父亲偶然救了一个溺水的小朋友,这小朋友正是后来的英国名相邱吉尔;邱父要付给弗莱明父亲报酬以示感谢,但他拒收。邱父说,那至少让我资助弗莱明升学吧!弗父应允,弗莱明后来成为生物学家。二战期间邱吉尔病重,幸好弗莱明已发现了盘尼西林,千里援救,邱吉尔得保一命。因为弗父一个救人善举,改写了人类历史。



多振奋人心啊!怎不叫人正能量满满?但我这个人有点毛病,不轻易相信太美好的事情。我搜寻了一下资料,发现以上故事纯属虚构,以讹传讹。活佛作者想来也是从网络信手拈来,不究真伪。

香港反送中事件沸沸扬扬之时,一则旧事重新被广传。东德青年格夫洛伊企图翻墙时,被柏林围墙的守卫亨里奇开枪打死;德国统一以后,亨里奇因杀人而受审,辩护律师说他只是执行任务,何错之有呢?法官赛徳尔说:“军人不执行上级命令有罪,但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此时此刻,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权,这是你应主动承担的良心义务!”后来,法官判亨里奇坐牢三年半。

多么大义凛然、激动人心!这个故事,网民用来讽刺香港警察对市民过度使用暴力,就算是执行任务,警察也应秉持良知,枪下留情。读了那么感人的故事,你能不认同吗?

情绪上,你是认同的,但理智归位的时候,你可能会开始思考“良知”是什么?这是个抽象的东西,无法明文规范,你的“良知”和我的搞不好不太一样。如果执法者都各凭良知行事,治安会不会乱套?法律要来干鸟?这时候你会开始怀疑了吧,法官真的这么下判吗?



这事件是真有其事,但没有记录显示法官说过这样的话;况且,最初说故事的人并没有把事件说全,只选择性地停在最“震撼人心”的部分作为结局。事实上,卫兵亨里奇后来上诉成功,改判缓刑两年。

活佛也好,“枪口抬高“的原作者也好,都在借故事说道理。他们依自己的需要剪接,甚至不顾故事真伪,只为了强化宣扬道理的效果。道理是没错,这我认同,但用虚假或片面的故事来讲道理,妥当吗?作为读者,你应该照单全收吗?

我做不到,活该我比较不快乐。

又:亨里奇打中格夫洛伊心脏,枪口抬高一公分?爆头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