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对东盟的期待/游枝

印尼总统选举结果,选委会正式宣判,由原任总统佐科赢得连任。败下阵来的一方,支持者不只不接受败选的事实,更引发街头骚乱,导致局势动荡人命伤亡。

自从平民出身的佐科当选总统以来,这个东盟区域最大国,也是全球回教徒最多的国家,政治民主化的成长一再受到称许,国际间,更期待印尼可望成为发展中国家能够跨越宗教、种族及经济差距,一而走向政治民主化的模范国。



一场选后骚乱,在政治民主化已经走上初步阶段的印尼发生,已经不能再当作是发展中国家的寻常事态,根本是印尼,也是东盟区域内隐约露出的隐忧,尤其在对东盟有高度期望的国际投资者看来,是一种警告,甚至成为今后对东盟投资作最终取舍时的负面顾虑。

在中美对立造成政局、经济、外交形势变化后,东盟可说是继中国之后,一处最有条件吸收国际投资的首选地。

旧病复发

具备如此难逢厚遇,令正处于找寻进一步向上出路的东盟有突破当前困境的良机。印尼出现的政治动乱局面,很明显的,不只是政治,从近年的几次重大事件及政界离合来看,如锺万学风波到今次的总统选举活动夹杂着的弦外之意的煽动宣传,不难体会到种族情绪的煽动,已经由国内的情绪扯开到国际层面,想用仇外的心理达到打击国内更民主政治思潮的成长。

国际间看东盟,不是一国,是十国大区域组织,印尼不只是最大国,而国家人口就占了东盟总人口量的将近一半,从人口、人力资源、将来的市场到生产及消费,都是东盟的最大规模,这么一个重要国家,出现政治开倒车现象,不止吓到投资者,同时,更给有意对这个受看好的区域进行投资的各国企业,等于是一项提早的警告。



东盟区域的特质,本来就是多种族、多宗教、不同政治体制及经济差异的一处集合地,利用这些差异现实达到制造混乱收取政治或族群或信仰利益目的,是过去的旧技俩,如今再次见到这类手段的再利用,是一种旧病的复发。

隐忧渐现

马来西亚去年好不容易由民意促成一次改朝换代的政治成长成熟的表现,经过一年的新政治理,的确在政治大气候上有一番新景象,不过,多项重大国策,如东海岸铁路、大马城及高速公路免收费等,都出现一年前,尤其是竞选期间的言论主张跟一年后的实况有很大的出入,出现如此差异,还缺了可以令国民理解与信服的说明。

近日的政局,有令人问上不只十个为什么的疑惑,又给国际间有政局内部争执的猜疑,甚至以为希望联盟内部正在权力斗争,不管是猜测抑或有多大根据,事情不仅对大马不利也会削弱外界对东盟的信心。

从印尼到大马,再从缅甸到泰国,政局都隐约出现足以令国际间担忧的异动,难怪人家越南占尽外来投资的优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