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这玩意/叶行

因为一宗发生在台湾的情杀案,让香港特区政府决定修改现有法例,企图堵塞宪法中的漏洞,结果引发出香港自回归以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潮,也让香港特区政府,陷于进退两难的局面。

从表面上来看,香港特区政府是秉承着法治的正义精神,着手修正宪法漏洞,避免香港沦为逃犯天堂,然而,香港市民却不是这么想,或许有人会暗里同情台湾情杀案的受害者,只是对比起自身的自由受到威胁及人身的保障,周边其余一切,注定都得为它牺牲。



这些反对修正法例的香港市民,单方面的认为,修正法例之后,中国将会通过各种莫须有的借口,把某些异议分子引渡回中国受审,害怕会掀起类似“文字狱”的冤案,所以就高举着“自由、民主”的旗帜反对。

支持修正法例的人士们则认为,今天倘若不把宪法里的漏洞堵上,类似台湾情杀案的惨剧,将会一再重复上演,而香港也可能会成为罪犯的避难所,这些人士认为,民主不应该是践踏着受害者尸体呐喊的游戏!

至于中国会否利用各类借口来消除异声,一来还未发生,目前只是单方面猜测,二来香港还有一个终审法院,引渡逃犯必须获得法院允许,而把关的都是国外著名法官,包括来自英国的法官,除非香港市民对这些法官的公正性,也抱着怀疑态度。

整个事件喊得最欢,竟然是一水之隔的台湾民进党政府,这个对它管辖下发生的情杀案凶手,事后竟然可以安然潜逃返港一事,不单没有反省自责,对受害者表露愧疚,反而还大力支持香港市民反对修正法例,将凶手引渡受审。



追根究底,是因为香港在修正法例的同时,并没有把台湾视为一个独立国家对待,反而将台湾划拨为中国部分,这对向来主张台湾要独立的民进党政府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孰不可忍。

所以,台湾民进党政府上至总统,下至行政院长官,完全不管不顾是否涉嫌干扰他人内务,对香港特区政府指指点点,声援反对修正法例的香港市民,对原本是因为己方办事不力,让凶手潜逃回港,结果引爆司法危机,进而上升到政治层面的罪魁祸首一事,避而不谈,还一副为民主自由大义凛然模样,癫倒了是非黑白,把政治游戏里的政客角色,扮演得入木三分。

香港爆发连串示威潮,最高兴的应该是美国,毕竟在与中国拉锯着贸易战的当下,对手后花园突如其来失火,的确是件赏心乐事,就算不能有效分散对手注意力,恶心一下也是过瘾,从某个角度来看,无疑是山姆叔叔正要打嗑睡,香港立即送上了枕头。

高举英国旗喊民主

示威群众中,有人高举着英国国旗,口中喊着要自由民主,心里却念念不忘身为殖民地国民的日子,孰不知,殖民地本身这名词,其实就是对自由民主的最大讽刺,也有人吵着要香港独立,把追求自由民主,当是分裂民族,颠覆国家的工具。

许多西方国家,对香港警察镇压示威群众的举动很不以为然,认为这种武力镇压的方式,等于是在打压民主自由,然而,试问这些满口正义的国家,哪个不曾指使过军警去驱逐镇压过自家国内的示威行动呢?

难不成他们的驱逐镇压行动,才叫执行法治,别人的驱逐镇压行动,就叫白色恐怖?

民主这玩意,很多时候,都是政客角逐权力的武器,聪明人只需动一动口,立即就有许多人奋不顾身前仆后继,然而,对普通平民百姓来说,民主这东西,虽然看似很近,其实却很远!

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