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 星空之夜

马来西亚星空之夜是一项赏星摄星的活动,目的是推广星空观赏,让人们有机会好好感受星空的浩瀚、感受大自然,同时把星空拍摄的基本天文知识及正确思路传授给更多人。也希望透过活动,唤醒大家减少光害,保护环境,把最原始的感动继续留给下一代去体会。

三天两夜的星空之旅,在5月清晨,曙光初现时,一行40余人已经抵达登嘉楼唐人街。大家擦着惺忪的睡眼,打算在这儿吃过早餐后,才启程到码头,前往这次《马来西亚星空之夜》的活动地点——宝石岛。



有者带着满怀期望,希望能拍摄到漂亮的星空照片,有者则趁机带着家人到此休闲,顺道学习认识星空之美。大家在早餐后,也顺道在唐人街附近走走,穿过海龟巷,摆着各种有趣的姿势来打卡。

透过望远镜,亲眼窥探星空的奥秘。

宝石岛位于西马东海岸登嘉楼州,是个私人岛。笔者与友人在2004年初登此岛就爱上这里。在岛上,我们可以看见夏季银河升起,配合形态特出的棉花岛为前景,整个画面犹如只因天上有。

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莫过于岛上有片小海滩正巧向北,可以让我们有机会看见赤道国家不易见的北极星;当星空中的星星都由东向西移动着,唯独北极星按兵不动,代表着永恒之心。

这是个绝无仅有的星空之夜,活动得到宝石岛管理层的合作支持,期间不接受其他顾客订单,让星空之夜可以在安全且晚间灯光干扰最少的情况下进行。

主办单位很用心,精心设计了这个星座速查盘(简称星盘)给每一位参与者。这是最原始的方式,能知道什么时候、什么样的星座出现在天际,就连银河何时升起下降都能查到。

制作星盘掌握位置



为确保能有所收获,在星空之夜进行前两周,主办单位特别为参与者办了一场识星摄星工作坊,内容极其丰富,不单单只告知银河升降时间,而是从本银河系中心的黑洞讲起。

同时,也进述拍摄星空的技巧,也告知参与者在行前所应准备及注意的事情。

工作坊开始前,我们进行了一小段星盘制作,透过星盘得知银河的升降时间及在星空中的位置,不用再去牢记了。

大伙儿在宝石岛上来张合照纪念。

雀跃探索星空宝石

当晚,四周纷纷架起了天文望远镜,供大家透过望远镜,亲眼看看隐藏在星空里的“宝石”。

此外,活动的另一个合作伙伴兼摄影镜头制造商,邀请了其国际招牌代言人兼摄影大师指导大家风光摄影技巧及分享他的摄影作品,其摄影作品种类繁多,分享会上所呈现的照片,张张都扣人心弦,令人印象深刻。他在活动期间的每个早晨与傍晚,都第一时间抵达拍摄现场,为大家示范风光摄影,简直亲民一百分。

宝石岛难得之处,就是有一边的海滩,能看见赤道国家不易看见的北极星。当星空中所有的星星都东升西降的移动着时,唯有北极星按兵不动。(NK.Choy摄)

晴朗星空 赏“星”悦目

感谢老天爷的眷顾,参与者都是有星(心)之人,除了两晚晴朗的星空,让大家拍摄得不亦乐乎外,日出日落,就连不易看见的反云隙光也看见了。很多参与者也透过天文望远镜看见了木星、土星、星团等星空深处的“宝石”。

度过了一场难忘之夜,意犹未尽的大家纷纷在《马来西亚星空之夜》讨论群组里分享照片,分享着心得!

同时,此次也为活动办了一场摄影作品展示与经验分享活动,让未能来得及参与的大众能欣赏到镜头底下的浩瀚星空。愿《马来西亚星空之夜》能年年办下去,这绝对是个与众不同,元素最丰富的星空之旅。

在拍摄银河中心时,流星划过,增添色彩。(星空之夜某参与者摄)
《马来西亚星空之夜》把整座宝石岛都包下,让参与者能在无忧安全的情况下,全情投入欣赏星空之美。(Ayong Lai摄)
使用手机拍摄的银河,由此可见摄影科技的日新月异。(Hunter Tan 摄)
这是宝石岛上拍摄夏季银河的经典位置,前方的“陆地”其实是棉花岛,天气晴朗时,可以看见银河缓缓的升起画面。(陆维强摄)
这就是反云隙光,是种非常难得的现象。(星空之夜某参与者摄)
椰林树影,水清沙幼,位于南中国海的一座岛屿——宝石岛。(David Ning摄)
宝石岛上美丽的晨曦。(Stephanie The摄)
透过水晶球看银河升起。(陆维强摄)
参与者们都透过望远镜看见木星的表面及其4颗大卫星;美丽的土星及土星环,还有形形色色的星团星云等,大饱眼福。(Andy摄)
北方有北极星可看,南方有南十字座,这是全天最小的星座,在北半球高纬度的国家是不易见的,在马来西亚能看见是福气。(Low Han Liang 摄)
夏季银河横跨天际。(Jayden Leong摄)
温馨的母亲节及5月寿星的庆祝活动,没有花俏的室内装饰,只有那璀璨的星空陪伴。

后记:

星空之夜的第二晚,这里准备两个惊喜。其一,每逢5月份都是母亲的季节;其二,为5月份出生的参与者庆祝生日。大家齐齐切两块大蛋糕,母亲们的眼中都流露着感恩的喜悦。

当时有位生日的参与者年仅5岁,当被喊到名字时,害羞的蒙着脸,很是不好意思,可爱无比。从母亲口中得知,这次的星空之夜,其实就是为其儿子送的一份生日礼物。当晚如此温馨的画面,也就只有参与者才能体会到的。

文·陈伟伦 (物理实验室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