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闯火山与盐山

《揭秘埃塞俄比亚》/系列2

从塞米恩山脉出来,花了4天时间探索埃塞俄比亚北部的重要人文景点后,接着就直达纳基尔洼地(Danakil Depression)。一团12人分乘3辆越野车行驶在中国人甫于3年前修好的公路上,司机叫马拉斯,带团的向导则是葛瑞。



越野车在火山岩上颠簸。

离开大路转入火山岩地带,气温犹如烘炉,一直不愿意开空调的马拉斯终于把空调开了。

车子在凹凸不平的黑火山岩上,正颠簸着慢慢前行,这比骑马更不舒服,却幸运地看到好几只鸵鸟和一只灰颈鹭鸨(Kori Bustard)。45分钟后在一个小小的部落吃午餐,然后又骑马似地走过12公里黑火山岩才来到一个叫阿斯科马、有10个军人驻扎的营地。

我们的百万星级“酒店”。

营地坐落在尔塔阿雷火山(Erta Ale) 的山脚边,海拔200米。尔塔阿雷是座玄武岩盾形火山,山坡平缓,但是山体却占地很广,从山脚到火山口距离15公里,而火山口只不过海拔613米。

走在尔塔阿雷火山斜坡上。

气温高达40度

这座埃塞俄比亚最活跃的火山,山口旁有两个熔岩湖,其中一个自20世纪初便已出现。世界上只有另5座火山有熔岩湖。



营地热得很,气温估计高达摄氏40度。在简陋茅舍内休息了大约2小时,喝啤酒配爆玉米花,吃馕配汤及香蕉,等太阳一下山便于6点1刻开始登山。

登山的除了我们还有另一团人。我们由3匹骆驼带路,其中一匹的背上坐着以色列姐妹的一员。

尔塔阿雷火山上的熔岩湖。

高挂夜空的半月威力不足,得靠头灯照路,在凹凸不平的黑火山岩山坡上缓缓登高。

休息3次,每次15分钟,最后在晚上10点完成那9.5公里的路途,登上了火山口沿。遥望山口对岸的熔岩湖在夜幕中伸吐火舌及喷发火花,大伙忙不迭地以相机长镜头捕捉难得的景观。

火花四射状至骇人

吃过通心粉晚餐后,葛瑞带领我们下陡坡进入大火山口,踏着火山岩走向熔岩湖,不久便踏上了3个星期前才添加的新火山岩,尚可感到热气隐隐上升。

新火山岩表层下面满布熔岩流过的隧道,人踏上去表层断裂的话,轻则脚踝被尖锐的裂口割伤,重则脚踏尚未凝结的熔岩而严重灼伤。葛瑞以木杵测试岩层的坚固程度,我们跟在后面,步步为营。

半小时后,来到距离熔岩湖很近的地方,只感到热气扑面而来,岩浆不时爆喷,火花四射,状至骇人。10分钟后离开,走了一段路,才猛然醒觉跋山鞋已掉了只胶底,另一只也摇摇欲坠。

满载而归的驼队。

盐矿路上与骆驼相遇

第二天一早前往阿夫德拉湖 (Lake Afdera) 边。湖面比海平面低102米,湖水盐分比海水还高,湖畔有几个盐田。几个团友跳进湖里去游泳。我们在离湖不远的阿夫德拉镇吃午餐,然后前往阿拉巴过夜。

自背干草走向盐矿的驼队。

有趣的是,途中遇上了骆驼队伍。由几十头骆驼组成的商队走了8、9天后,来到盐矿收购盐块。骆驼全是雄性,雌骆驼只用来繁殖和生产乳汁。骆驼自背干草上路。每年在这条路上来往的

骆驼多达整百万头呢!

驼夫把盐板捆绑在驼背上。

白色盐层一望无际

下午吃完午餐,葛瑞替我们办理注册手续及雇用保安后,低达低于海平面80米的哈梅德拉(Hamedela),并驱车去不远处也叫卡鲁姆湖的阿萨勒盐湖(Lake Asale)。那儿海拔零下116米,经过漫长岁月形成的白色盐层大平原一望无际。

逗留逾一句钟,尽情享受那稀有的环境和气氛,暮色中可见几个驼队在遥远的天际走过。可惜盐盘上只有一点点积水,看不到显着的倒影。

一望无际的大盐盘。

次日出发前往20公里以北的达洛尔(Dallol),路上与几个走向盐矿的驼队相遇。盐盘边缘低于海平面125米,乃埃塞俄比亚最低的地方,我们从那儿步行10分钟即到达达洛尔了。

阿法尔人在盐矿劳作。
驼夫以这种方式惩罚不听话的骆驼!

矿物晶体交错的七彩池

阿姆哈拉语“达洛尔”意即彩色。面积几公顷的土地上,地下水配合地热活动造就了一个硫磺、氧化铁及矿物晶体交错的七彩池,比美国黄石公园和纽西兰罗托路亚的类似景点还要美丽迷人。

达洛尔也是太空生物学家研究嗜极微生物(即在极端环境生长繁殖的微生物)、从而推断太空生物是否可能存在的基地。可惜的是,当局没好好照顾这个独特的景区,任由游客自由行动践踏,以致不少晶体被粗心人士破坏;一条稍下点心思设计的栈道即足以解决这个问题。

达洛尔七彩池。

离达洛尔几分钟车程是另一个有趣的地貌——几个世纪前形成的盐山。在那儿走动,似乎到了月球表面。

环绕阿夫德拉及阿萨勒盐湖的盐盘,厚达500、600米,居住在那一带的阿法尔人(Afar)靠挖掘盐块为生已有几百年历史,拉尕德即其中一个他们作业的盐矿。

达洛尔七彩池的晶体。

每块盐板1令吉

采盐牵涉到两组人:挖掘盐块的矿工及把盐块运输去市场的驼队主人和驼夫;前者清一色是信奉伊斯兰教的阿法尔人,后者则有阿法尔人也有信奉东正教的提格雷人(Tigray)。

矿工以锄头或铁锹把大盐块挖上来,将它割切成书本大小、约5厘米厚、重6公斤的小盐板,驼工则把一扎扎的小盐板捆绑在驼背上,最强壮的骆驼可负重250公斤呢!有时驴子也派上用场。

最辛苦的是,他们每星期工作5天,从早上6点劳动到傍晚6点,往往喝很少水也吃很少食物,大太阳下的气温可能高达摄氏50度,而每块盐板只为他带来5比尔(约1令吉)的收入;价格由驼主决定。

满驮盐板的驼队浩浩荡荡行走几天回去他们的基地,盐板销售到市面上时可能已高达50比尔(约10令吉)!

几世纪风化作用产生的盐山。

下期预告: 

埃塞俄比亚逾1亿人口当中,每3个人便有两个信奉以埃塞俄比亚正统台瓦西多教会(东正教)和五旬节新教为主的基督教,另一人则信奉逊尼派伊斯兰教。

图/文·陈美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