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香港的救世主——评反“送中”之二/梁语枫

香港经过6月5日和6月12日两轮反“送中”之后,局势仍暗流汹涌。接着27名前高官联署吁撤修法;但中国不为所动,目前通过《人民日报》喊话:让修例归修例,法律归法律,正确审视其紧迫性,必要性。

在西方媒体铺天盖地声援的当儿,背后的黑手跳到前台:美国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出来干政,他促请华府给予动乱中被捕人士签证申请,现在林郑宣布暂缓修例,但绝不取消。窃以为:上街示威也分正义与非正义:5·09之前,伊斯兰党参与净选盟1.0及2.0是正义街头;5·09之后伊斯兰党反对罗马条约的街头威吓是非正义。



同样的1919年北京的五四运动是正义;文化大革命学生捆绑教授上街是暴行。清末的秋瑾是女革命家;而鲁迅笔下的阿Q,同样断头,但阿Q绝对仍是个小无赖。

1992年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在香港大学政治论坛上质疑:英殖民主义者以总督委任制统治六十多个国家,没有选举,总督一人说了算;但独立后的国家,实行一人一票的英式民主,结果大多数失败。

可见大不列颠的西敏寺框架对英国是香花,对其他人可能是毒草。

1953年我中学的英文老师梁民初先生喜欢讽刺左派学生:你们没有资格独立,因为:Majority are fool 。这句话奇迹的和李光耀的迷思很贴近。

香港弹丸之地被730万人口挤爆,大半个世纪以来社会充满了躁动,人们都累了。而香港每一寸土地都是英政府的,就是历届总督推动高价房屋的政策下,导致香港中下层市民的“住”是世界城市之劣。97回归后,第一任特首董建华只轻轻说一声要建8万5000间廉价屋,马上引起全港拥屋者反对。可见积重难返的高房价乃是香港一个民生火药库,殖民地精英们在这些火药库上布下种种地雷,而4届特首是行政人才而非政治干将,所以就给躲在背后的枭雄玩于股掌之中。



大家知道:香港是大时代里中英美政治博弈的舞台,香港应该要问的是,谁是我的救世主?

无疑的中国近30年的建设,不但解决了14亿人的温饱,还催生了5亿中产阶级。2013年还提出一带一路大战略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中良政美劣体

反观美国。几十年来,斗苏联、斗日本、斗欧盟、斗南欧、斗南美、斗中国,美国的能量用以压制他人肥美自己,近日英国《金融时报》文章更定性特朗普总统是黑帮治国。因此中国是良政美国是劣体。

香港人,回归中国你们是国家主人;留恋英宗主国你们是奴隶!谁是香港的救世主,昭然若揭,香港愤青,明白吗?

梁语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