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抱着洋腿喊亲爹》/李文杰

致陈先生:

您6月17日的大作,若非刊登在《南洋商报》,我还真的误以为那是香港《文汇报》或《中国环球时报》的钜作。洋洋洒洒数百字,表现对“祖国”的爱“国”心切,让人深佩不已。



笔者在香港生活将近七年,有不少机会拜阅类似您这种爱“国”文章,对于您热爱“祖国”的情节自问自愧不如,但您对香港的评论,笔者有卑微的意见。

在香港,行政议会(类似马来西亚的内阁会议)成员汤家骅律师说他那大律师儿子要仔细阅读两次“送中条例”才有办法理解当中的条文,但您却可以短短数十字概括整个“送中条例”,并提出批判,实在让人五体投地。笔者并非法律专业人士,因此无法和您争论法律观点。然而笔者在日常中接触许多香港人,可能可代他们回应您的一些观点。

您说年轻人受“外国势力”影响而加入反送中,这与一般笔者接触的情况似乎有所落差。绝大部分的香港庶民似乎受“内部势力”所影响,比如香港的大法官、大律师公会、律师公会等专业团体的“煽动”而走上街头。

或许这些团体不如您专业,无法看到您从“送中条例”中所看到的好处。

您说年轻人推铁马、挖转头,这不是暴徒是什么?您还说很多年轻人举起英国国旗,证明他们奴才心态。您过人的眼力可以在百万示威群众中看到这些少数暴民与奴才,却看不到很多参与和平集会的示威者被警察施暴及侮辱的画面,笔者深感敬佩。



中国香港唇亡齿寒

您那犹如中国高官一贯的口吻,说什么没中国就没香港的调调,近年已越发少见。如果您有机会来香港走一趟,您应该可以切身体会一下,为什么香港人反会认为“没有香港,就不会有今天的中国”这句话的意义。中国和香港,两者关系唇亡齿寒,请您不要再挑拨离间双方的关系。

最后,恳请陈先生等此类爱国之士可以仔细思考,200万香港庶民是否真的只是一群被外国势力所魅惑的愚昧之众?若真如此,为何您此类爱“国”之士无法魅惑他们呢?

李文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