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了

我的堂姐67岁了。某天她来电说,我种的香蕉熟了,你过来拿,我说好的,20分钟后到妳家。

我到了,发觉堂姐不在家,就在门口等,一边等,一边看手机。



不久,看见堂姐从路的尽头走过来,她越走越急,走近了,抱歉的说,她一放下电话,就忘记我要来这件事。走出去是因为去住宅区附件收集牛粪,可以用来当肥料,她示意我看她手里的塑料袋,里面装着牛粪。

我对堂姐微笑,说没关系,天气好,站着挺好的。

堂姐开始老了,开始善忘了,但老得可爱,像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