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兆祥与世华风雨同路

冰谷(中)与符兆祥丘秀芷夫妇摄大会闭幕晚宴。

正当第11届世界华文作家代表大会将于台北举办之即,不幸的消息就已传出,长久以来促进世华成长的秘书长符兆祥先生突然中风了。这位被丈母娘戏称“无梯也要爬上天”(注)的大会核心人物出现问题,大家都为会议召开的问题产生憔虑,幸而在各洲会长真诚合作推动下,会议终于如期于今年3月尾在沃田旅店顺利召开。

我们夫妇有幸出席了代表大会,但因贪图来回方便乘搭华航从槟城直飞台北桃园,错过了当晚的迎宾晚宴,也同时缺席28日的闭幕仪式。由于这个决定,还差点错过与符先生握手的机会。



忧心对方病情

第二天是开幕典礼,节目表写着“秘书长宣布大会开始”,但秘书长符先生始终不见人影,使我对他的病情更加忧心忡忡。我本身患上瘫痪12年了,日复一日在努力建构更稳健的步伐,企图改变生活的素质和增加参与各地文学活动的机率。秘书长的缺席在我心湖吹起了涟漪,震荡不已!

依据符太太丘秀芷女士写于会刊的文稿〈亚华世华风雨四十——并侧写符兆祥〉的说法,符秘书长第一次出事是在“2006年夏天跟人大吵一架后中风”、“2018年年初过了旧历年,年初六傍晚就第二次中风,昏迷胡言不已。”第二次中风的符秘书长智力受损,因此没有出席交流会开幕之迷解开了。

符秘书长虽然有时会动怒,但却是性情中人。2006年,我中风后在太太陪同下出席于广州召开的世华大会,在旅店柜台符先生看见我脚步蹒跚拄着拐杖,惊讶地搂紧我问:“冰谷,你为怎么变成这样?”。接着他沮丧掉下眼泪,那场景如今历历在目,记忆犹深。

符先生比我年长3岁,出生于1937年,出版过多部畅销的作品 :《夜快车》、《天边一朵云》、《故乡之歌》、《潮来的时候》,尤其是《叶公传》更是一版再版,脍炙人口。可是,自从参加了亚华与世华组织,他被推举为大会的秘书长后,他全心竭力投注于会务,各处奔波,接洽活动。亚华成立不久,他还创办了《亚洲华文作家杂志》季刊,由林焕彰先生义务担任编辑,稿酬优厚,让亚洲各地作家有个共同耕耘的园地。



出席获嘉宾热烈掌声

符先生半生舍弃文学创作为亚华、世华过度劳累而不悔,导致二度中风。在闭幕晚宴上符秘书的蓦然到场,使在座的嘉宾惊喜并给予热烈掌声,这是对秘书长产生敬意的回响,也是尊重的显示。

掌声过后,席犹未暖,各洲与会代表相继搀拥着他台拍合照,热闹非凡,一团接一团,秘书长此刻本该修心静养,出席宴会情已非不得已。

坐在邻桌的我目睹如此场面,感触殊深。被瘫痪困扰的我,本该与符先生交流,多予鼓励,但在众星拱月的情境下我只有默默献上祝福,希望他早日走出中风的魔咒,恢复健康再战江湖,继续带动亚华和世华的文学事业向前奔驰。

注:见会刊手册丘秀芷女士〈亚华世华风雨四十——并侧写符兆祥〉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