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服装设计
延续音乐梦

爱丽丝简(Alice Jane)没有服装设计的背景。

她在德国,留学8年,学的是电影、新音乐和电子,她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新音乐创作者。



4岁就接触音乐的她,一直都觉得,自己会成为音乐家;但她没有,现在的她,反而是一家女装品牌的创办人兼设计师。

爱丽丝简的设计,就是不断地在挑战“规范”,若你是一个不喜欢受局限,爱好自由的人,你就会喜欢“A-Jane”。

那,这就意味着,她已经放弃音乐了吗?

爱丽丝简露出一抹微笑说:“我没有放弃音乐,只是换一种方式,去延续它而已。”

她所说的“另一种方式”,正是她的品牌“A-Jane”,所以要探索她的品牌,就要从她的背景说起,因不管是品牌的故事,抑或是她设计的服装,均跟她热爱的音乐及所学的新音乐创作脱不了关系。

“新音乐(New Music)”,是一个很深奥,很少人会想接触的领域。



但简单来说,他们要做的就是研究和创新,所创作出来的音乐,当中的和旋、音调或技法等,是在现有或常见的音乐类型中,不曾听过的,亦可说是“给未来创作的音乐”。所以在某程度上,新音乐创作和服装设计是挺相似的。

转移对音乐的渴望

她说:“在学习的时候,我们也会接触不同类型的艺术,包括常会去逛画展或博物馆等,寻找创作的灵感。”但很可惜的是,她在毕业之后,便随丈夫搬到美国,也很难再继续做新音乐的创作,而逐渐脱离了音乐。

她解释道:“我们创作的音乐,其实很难找到音乐家演绎,要真正学和精通音乐的人,他们才能够做到,所以新音乐创作真的很难生存。我创作的音乐,没有人去演绎,我也觉得很痛苦,脱离音乐创作更让我感到压抑。”

所以爱丽丝简,便开始尝试找别的事做,希望能找到一种寄托,来转移她对音乐的渴望,这就是她会投身时尚业创品牌的契机。

爱丽丝所要呈现的“A-Jane”,是偏向中性的时尚态度;也确实,有一些单品的设计,其实是男女适穿的。

从小喜欢时尚

实际上,爱丽丝简和“时尚”,也不是毫无关系的。

她说:“我从小就喜欢时尚,尤其很看重自己的穿搭,而我妈也是一名裁缝师,她会教授我裁缝的技巧,我就给自己做衣服。但我从小就想成为音乐家,所以就不曾幻想过,我有一天会自己创品牌,卖自己设计的服饰。”

甚至在德国留学,后来移居美国时,她也是靠“代购”赚取生活费,而且还做了10年,累积下了不少的经验和人脉;越做越感兴趣的她,更开始接造型的工作。

但既然在国外生活多年,为何会想要回马来西亚,创自己的品牌?

“那时候,我丈夫被外派到新加坡,所以我就跟随他,搬到新加坡生活了两年,就突然想要搬回马来西亚,在柔佛开了一家店,但卖的是设计师,还不是自己的作品。”

热爱创作

“但经营了两年,我又感觉乏味了,哈哈哈!因为热爱创作的人,就是常会寻找新的东西,找到自己真正想要做的,要不然就会很郁闷很压抑。而且我会觉得自己的未来,好像很模糊,没有目标,没有方向感,很迷茫。”

于是,她便开启了,经营品牌和设计服装的生涯。

她的第一场秀,是在柔佛举行,虽然作品不多,但却意外地获得非常热烈的回响,促使她有足够的信心继续做下去。

透过“A-Jane”,爱丽丝希望能帮助女性,变得更自信,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音乐融入设计

或许是在国外,生活了很多年,爱丽丝简的时尚意识很强,穿搭也很有性格和特色,走在人群中,你会发现她格外的显眼,仿佛跟周围的人格格不入。

但,这就是风格啊!

而她认为,或许是接触少的关系,在我国,普遍对时尚的接受度,还是偏低,“他们不太敢尝试,甚至很害怕人们看自己的眼光,所以在穿搭上,他们几乎都不太有自己的主见,所以我觉得自己有必要做点什么去改进。”

其实“A-Jane”的设计,就是她的个人风格,是爱丽丝会穿的服饰。

要说最明显的特色,就是很强的结构性,看似简洁却又不完全是,在层次、细节和配色上,还是挺丰富的;穿上她设计的服饰时,就算内心没有,但呈现出来的,很自然会是充满自信,禁不住要昂首挺胸跨步走的态度。

不整齐不规则元素

再来看音乐的部分。

她的第一个系列,取名“影响(Influence)”,将音乐融入设计,靠音乐去做时尚就是一种影响;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在诉说“A-Jane”的品牌故事。

2017年,她就将第二个系列,取名“不和谐(Dissonance)”,带上吉隆坡时装周,也是她第一次真正将新音乐的元素融入设计。什么是新音乐的元素?以一般的音乐角度听,那和旋或音调是不完美的,但这种不完美却是独特的,对爱丽丝简来说,是比“完美”更完美的。

所以她的设计,就有很多“不整齐、不完美、不规则”等的元素。

人,是不可能完美的,我们都会有缺点,抑或是自己觉得不满意的地方,当“不完美”的服饰穿在我们身上,我们就会感觉特别地贴近自己,没有负担,所带来的是舒适和坦然,就会自然流露出自信和自我,间接带出一个人,在外表之外的美丽和魅力。这样的“美”,也会更恒久。

另外,她的设计,还隐藏着一个很有趣的元素,即“不重复(There is no repetition)”,也是她在大学学的一个哲理;意指看似重复的,其实都不一样,我们所说“重复”,并非真的重复,就像是我们每一天都在工作,但所做的事情却是不一样的。那,这样的哲理,要如何应用在设计中?爱丽丝说:“或许是学过音响工程的关系,我的数学和物理很强,若以百褶的元素为例,看起来就是不断重复的线条。实际上,每个线条都有不同的比例。”

在爱丽丝的设计中,不仅有音乐和时尚的结合,还有值得我们去学习的人生哲学。

有自己的特色

她的设计哲学,很有趣吧?

正因如此,首次在吉隆坡时装周亮相后,便有越来越多人,开始对爱丽丝简,对“A-Jane”品牌感到好奇,而开始去接触和探索。

她也说:“我觉得‘A-Jane’的服饰,能成功吸引顾客,就是因为它有自己的特色。若只是做一般的服饰,或快时尚品牌都有的设计,顾客又为何要选你呢?而这样的品牌,在充满竞争及不景气的市场,很容易被淘汰。”

开创副线“A by Jane”

当然,创一个有自己特色,有性格的品牌,一点都不容易,要担起教育的责任,也没有办法吸引到大众的市场,爱丽丝也坦言,自己是经营了两年才逐渐回本;但小众市场的好处就是,你所累积的顾客群,通常都有很高的忠诚度。

“我有很多的顾客,不仅每一个设计,甚至同一个设计,不同颜色都会买;她们的衣柜,几乎都是‘A-Jane’的服饰,她们正在慢慢地改变。”

但老实说,“A-Jane”的定价,对一些人来说,会有一点偏贵,所以她才开创副线“A by Jane”,相较于偏创意和艺术的主线,偏商业的副线,定价在200至700令吉之间,让她收获到更广泛的顾客群。

除了结构性强的轮廓剪裁,包括不对称、不规则或不完美的细节,均是“A-Jane”的品牌特色。

不断改变进军海外

但今年的“A-Jane”,将会经历一些改变。

爱丽丝说:“前些年的时间,我都是在做各种尝试,今年的业务已步入稳定,所以能行的我会保留,不能的就剔除。”没错,她要做的,正是重新计划(Replanning),以及重塑(Rebranding)和重组(Restructuring)品牌。

虽然“A-Jane”的总部,是在柔佛州,但她在吉隆坡孟沙区,也有一家分店,所以经常都要两头跑。

对她来说,现阶段会很难做到“兼顾”,所以她已经暂时把孟沙区的店关闭,仅保留“Lot10”的伊势丹日本百货,她解释道:“他们的访客,是我们的目标顾客群,所以要保留;而关闭孟沙区的分店,将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和心思,专注在创意的工作上,但我一定会再回来。”

另外,她接下来的目标,还包括要打入外国的市场。

目前的她,常会参与国外的时装周,譬如英国和巴黎时装周,也有批货到国外(譬如日本),但她想打入更多国家的市场;所以9月开始,她就会把副线并入“A-Jane”,以秀场系列(Runway Collection)和成衣系列(Ready-to-wear)来区分。她认为,专注用一个品牌,会更容易打入海外市场。

所以,你接下来,将会看到全新的“A-Jane”。

报道·洪诗迪 摄影·陈奕龙、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