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山下红旗乱/刘泰安

毛泽东在1931年国共内战期间写有《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一词:“二十万军重入赣,风烟滚滚来天半,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不周山下红旗乱。”

原来,不周山是中国古代神话中人间唯一能通往天界的一座山,全年寒冷飘雪,非凡夫俗子所能攀登。



相传“水神”共工与颛顼争作部落首领,失败后用头撞击不周山,使到支撑天的柱子折了,系挂地的绳子断了。毛泽东以“不周山下红旗乱”来比喻红军将士终将推翻蒋介石的国民党政权。

另一方面,已故香港歌手罗文在1970年代有首名曲《狮子山下》,歌词激励港人:“人生不免崎岖,难以绝无挂虑。既是同舟,在狮子山下且共济,抛弃区分求共对。放开彼此心中矛盾,理想一起去追,同舟人,誓相随,无畏更无惧。”被誉为非官方的“香港之歌”。

香港日前发生了反对修订《逃犯条例》草案的百万市民游行示威抗议,酿成流血冲突。我认为这一局势可用“狮子山下红旗乱”形容。“狮子山下”乃指香港,“红旗”象征中国政制,“红旗乱”是比喻中国政制发生纷乱,堪称西方势力要颠覆中国、遏制中国崛起的新一波“围剿”。

语带诅咒不怀好意



我对《逃犯条例》被称为“送中”条例很不以为然。香港不是已回归中国22年了吗?把属于中国—部分的香港犯罪分子遣送到内地受审,为何说成好像送到一个叫“中国”的国家?此外,“送中”的谐音是“送终”,语带诅咒,不怀好意!

据知,触发香港政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的源起是一个香港青年在去年2月带女友去台湾度情人节时,杀害了已有身孕的她,事后逃回香港,后来被捕却因港台没有签订引渡协议而不被移交给台湾当局法办。此人在香港只因盗用女友提款卡和洗黑钱罪被判囚29个月,今年10月将出狱。

香港现行的《逃犯条例》订明不适用于“中央人民政府或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任何其他部分的政府”。而港府的官方立场是台湾乃中国的一部分,因此无法将疑犯引渡到台湾受审。所以目前才有修订该法例之举,以便堵塞法律漏洞、打击跨境罪行和保障市民生命财产,试问何错之有?

香港反对人士的理由有:担心內地借此引渡在港的政治犯、破坏香港的独特地位(如享有《基本法》保障的自由)、质疑中国大陆的司法制度并不独立(如受到政治影响而未能做到公平公正)等。

真理不一定在群众

然则,香港本身的司法制度是否真正公平、公正、公允吗?

回顾香港在2014年发生历时79天的争取普选“占领中环”(简称“占中”)事件,导致香港主要商业区瘫瘓、商戶倒闭、病人延治毙命、经济损失百亿元计。后来,袭警的暴徒被轻判了5周,并获保释;但同案负责清场的7名警员却被判入狱两年,马上收押;“占中”煽动者皆获轻判或缓刑。

此外,香港素有外籍法官比本地法官多、“警察拉人、法官放人”、“司法颠倒,判決沒能体现公义;执法有罪,违法可赦”等争议性问题。

香港有百万市民和学生参加“反中”活动,是否等同政治正确和明智?这令我想起1981年诺贝尔文学奖、德语作家卡内提(Elias Canetti,1905-1994)最有影响的一本著作《群众与权力》(1960年)。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的卡内提,对于群众的盲从、疯狂、破坏欲等特性,以及对人类文明、信仰与生存的摧残乃至毁灭,有精辟独特的分析。

由于群众的盲从、无知、愚蠢,所以容易受到野心的煽动家颐指气使、愚弄牵引:由于群众的残酷、无耻、卑贱,所以瞬间可向拯救过他们的英雄扔石块。这些事实证明,真理不一定站在人多群众的一边!

 或要将港府“送终”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6月15日已宣布无限期暂缓修订《逃犯条例》,但反对派的民阵依然号召民众按原定计划在星期日上街游行,令人怀疑“反送中”只是借口,要将港府“送终”才是真目的。

如果港人不自认是中国人,执意逢中必反,进行假“民主自由”之名、行“制造动乱”之实的示威活动,自甘被外国势力利用去破坏中国的和平与稳定,甚至走上“港独”的道路,诚属中华民族的不幸,天地不容。

行文至此,耳边响起:“同处海角天边,携手踏平崎岖。我哋大家,用艰辛努力写下那,不朽香江名句。”但愿广大香港民众同舟共济,致力与内地同胞为中华民族最高利益奋斗前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