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种咖啡?/一愚

日前,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率众考察之余,在某地喝咖啡,或许与东主聊得开心,当场指示官员,可在校园种植咖啡树,让学生了解咖啡来自于咖啡果。

若规划完善,校园种咖啡原本可策划为一个不错的教学专题,让有资源有能力的校园施行。咖啡树从生长,到调制成一般人的日常饮料,个中确实有许多讲究与学问。假使让学生从照顾咖啡树、摘取咖啡果、专业处理、烘焙研磨,最后喝下自己一手制作的咖啡,相信是很不错的体验和学习,或可考虑成立校园社团,让有兴趣的学生参与。



咖啡风靡国际多年,咖啡是重要的经济作物。若有足够的研发投入,说不定大马也能培育出属于自己的品牌。

随口一句非办教育态度

问题出在教长的态度。校园种咖啡,并非教育部预定推动的政策,似乎是教长偶然出现灵感,于是随口一句,便指示官员办理,轻率又随便,这绝非办教育正确的态度。

其实,部分华小早就在校园教导学生种菜,据说成效不错,这项课外活动颇受学生欢迎。而柔佛也有人致赠甘蜜给华小,希望让小学生认识这项昔日柔佛重要的经济作物。食农教育在某些学校早已行之有年,不晓得教长是否知情。



食农教育其实也是国际趋势。台湾近来许多中小学纷纷执行,即使校地不足,走廊亦能种一排青菜。老师不会种,便拜托农会人员来指导。选择的作物往往彰显地方特色,盛产菱角的地区种菱角,茶乡小学自然采茶制茶。

校园收成的蔬菜,有些直接成为营养午餐材料,让师生享用,或让学生带回家,与家人分享。亦有学校办义卖,所得捐赠慈善团体。食农教育可做能做的相当多,大家不妨集思广益。

食物是日常生活重要的部分。官方近来推广均衡饮食,希望人民身体更健康,毕竟健康的国民才能建设进步的国家。食农教育可让学生进一步了解,食物是如何生产,进而不排斥蔬果且珍惜食物。惟教长随口的校园种咖啡树,将一个立意良好的教学理念变成民间笑柄,让人不晓得该说什么。

教长屡屡发表颇具争议的言论,却老是宣称外界误解,错上加错。若愿自我检讨,才是良好的示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