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万小园主何去何从?/林元情

欧盟给予大马油棕园主获取MSPO永续棕油经营认证的大限于今年12月31日,距今短短6个半月时间,大马境内超过60万名小园主,可否在此大限将至的日期里,都顺利取得被欧盟认可的MSPO认证,这是大马原产部、油棕小园主及棕油较厂必须深切关注的。

因为从2020年1月1日开始,欧盟将禁止进口没有MSPO认证的棕油进入欧盟市场以及认同此条例的其他外国市场。这也就是说国内多达60万名以上的小园主,假如不能在大限到来之前拿到MSPO认证,那么,他们所生产的油棕果将沦为不受棕油较厂收购的废物?到时,超过60万名的油棕小园主将要何去何从?



事实上,MSPO认证这项课题并非始于今天。就记忆所及,早在3年多以前,前朝的原产业部长马袖强就已与欧盟领袖及环保组织周旋及激辩;从以欧盟条例为标准的RSPO改成符合大马国情的MSPO认证条例,并积极推动小园主申请有关认证,保证所有小园主的申请认证费用都由政府负责,以减轻小园主的负担。

然而,一项关系到国家经济与庞大税收及数以百万人生活费用来源的认证,为什么经过近3年的时间,其进展却比龟速还慢?

笔者是国内还未申请到MSPO认证的60多万小园主的其中一分子,就笔者的亲身经历来说,有关问题可分成三个部分来谈:

1.大部分小园主根本不清楚什么是MSPO认证?而小部分在2017年8月就申请有关认证的小园主,至今音讯全无,完全得不到棕油发展局的答复。



2. 棕油发展局(MPOB)在这个课题上表现得不够积极,未曾协助或审查小园主的认证申请书或联络已呈上申请认证表格的小园主,询问小园主在申请认证这方面是否面对什么问题?以及没有通过合适的渠道去向小园主传达有关认证的重要性。

3. 造成这项认证课题进展缓慢的最重要因素是MPOB竟然在没有得到申请人的同意,就擅自将小园主的MSPO认证申请书交给区内的某些棕油较厂,由相关棕油较厂成立一家管理公司来接管小园主的园地及负责进行替小园主申请MSPO认证的工作。

MPOB须助小园主获认证

对小园主来说,这样的安排是极不公平的,因为就算在自由买卖经济市场的制度下,棕油较厂在收购小园主的油棕果时,都无时无刻不想方设法压低价格来收购小园主的油棕果;他们用来压制价格的一贯手法是以榨油率低、提高棕果加工费、甚至国际棕油价格漂浮不定,也可以成为他们压低棕果价格的藉口。

所以,假如在毫无凭据或毫无保障的条件之下,平白要小园主将他们经过多年栽培至有收成的园地,双手奉送给棕油较厂管理,那不是等于“送羊入虎口”吗?假如这样的安排可以成功的话,那棕油较厂不是好像从天上掉下一大块肥肉,不用动用一分一毫的资金与时间及工作,就可以平白得到数以千万亩的油棕园来收割油棕果吗?放眼天下还有什么比这个更便宜的事?

当前在MSPO认证大限将至之际,原产业部属下的棕油发展局(MPOB)必须尽快加派人手,负责审查小园主申请MSPO认证的工作,协助小园主顺利领得MSPO认证(这本来就是棕油发展局的责任与工作),然后让小园主自行决定要将他们的油棕果卖给什么人,而不是本末倒置的假手棕油较厂来负责这项工作。

未来6个月,油棕果,这个曾被比喻为“黄金果”、在过去全球面对经济风暴时,协助我国政府稳住国家经济的原产品以及牵涉在内的60多万名小园主的油棕果是否会变成废物,周边行业是否将沦为瘫痪行业?就看原产业部门如何处理MSPO认证的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