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送到家
懒人经济升级激长

你留意到了吗?几乎是每一天从早到晚都可以在公司附近、公寓楼下、街道上、购物中心内看到各个品牌的四方形外卖盒子在移动。

美食外卖平台,你……尝试了吗?



每天都在为午餐和晚餐要吃什么而烦恼?周末只想足不出户就能填饱肚子吗?开车到餐厅附近,兜了半小时找不到停车位?下大雨不想出门买晚餐?这时候美食外卖平台App就能派上用场了。

只要打开美食外送App就有很多选择,意大利面、牛扒、麻辣香锅、汉堡或是小笼包,通通都找得到!

其实,商家外送自家食品如披萨、炸鸡、汉堡早已行之有年,只是近年来得利于网速提升、智能手机普及化和应用程式的配合,使到美食外卖平台趁势而起。

这是一个庞大的市场,瑞士银行实证实验室(UBS Evidence Lab)去年发表的报告显示,目前美食外卖平台市场规模约350亿美元(1459亿令吉),每年会以20%年复合成长率攀升,预计到了2030年,市场规模将达3650亿美元(1兆5212亿令吉)。大马方面虽然缺乏完整数据,但从街道上不断出现的美食外卖盒、现金回馈平台Shopback所追踪的数据都显示,成长空间庞大。



斋戒月增长5.5倍

Shopback大马区经理Alvin Gill披露,与去年斋戒月同期相比,美食外卖平台、网上订购餐厅的的交易量成长了5.5倍。他把原因归功于商家调低了最低消费额和运费。“事实上,比起去年第4季度,餐饮组别今年第一季度成长了60%。”

(备注:Shopback数据只追踪这几个美食外送平台Foodpanda、DeliverEat、Smartbite,以及网上订购餐厅Eatigo。)

外卖平台逐个数:

市面上的美食外卖平台逾10个,包括:

●FoodPanda:

美食外送平台先锋,食物选择多样化且运费仅为3令吉。

●GrabFood:

去年4月进军大马,餐厅不断增加中,运费固定5令吉,全年促销不断,营运至凌晨12时。

●HonestBee:

从外送生鲜杂货起家,最低消费门槛较高,从外送、外带和堂食都有优惠。

●PichaEats(原名The Picha Project):

由多国难民烹煮该国美食,享用美食之馀又可为难民带来收入。

●DahMakan:

卖点是自家5星级酒店出身的大厨,主打健康且每日新鲜制作,用户需提前预订,无需最低消费门槛和运费,但食物价格一般都是双位数占多数。

●DeliverEat

:来自槟城并进军吉隆坡,食物种类不断增加,最大硬伤是外送需时45分钟至59分钟,实施最低消费门槛和运费。

●RunningMan:

没有最低消费门槛,运费低至1令吉起至5令吉20仙不等,配合的中餐厅相当多,包括富都烤鱼、中国华陀馆!也提供生鲜杂货外送。

其他平台包括Smartbite、PapaDelivery、Cooked、Mammam、Shogun2u、Epic Fit Meals Co.、The Naked Lunchbox等 。

体验优缺点

使用美食外卖有什么感想?记者及数名同事自费体验有以下心得:

优点: 

●节省外出用餐所花的时间、精力、汽油和停车费。

●餐厅、食物种类选择多样化。

●为没时间下厨、工作繁忙的上班族、不想外出、不方便外出的老弱伤残人士解决三餐问题。

●付款方式多样化,电子钱包、信用卡、现金、网上银行过帐。

●某些平台允许提前预定食物,某些服务至午夜,某些提供奖励、配套甚至现金回馈!

 缺点: 

●除非消费满特定数额或有促销,否则必须付3至5令吉运费,也有平台收取服务费。

●某些商家趁机加价,例如堂食享用三明治+咖啡未满14令吉,在平台上光是三明治订价就已15令吉(未计运费)。

●外送覆盖区域集中在巴生谷一带,就算是住在巴生谷也因地区不同而影响可选择的餐厅数量。

●运费+税+加价的食物,意味着不是非常便宜,因此只能偶尔(有促销时)使用。

同事A:服务贴心

A以Foodpanda订购好几次某连锁店食物当晚餐,基本上外送员都会比原订时间提前到达,令她感到贴心的是订购食物时可备注个人喜好(例如可注明勿放葱),从下订单到送餐的整个过程可在App中查看,同时外送员在抵达前还会拨电提醒,更棒的是可选择现金支付。

美中不足的是,订购时无法得知究竟向哪一间连锁餐厅下订单(即使是连锁餐厅水准也有差异)。此外,若是订购汤汁会有外漏的问题。

同事B:积分换奖赏

同事B是GrabFood、Foodpanda、HonestBee和Dahmakan用户,订过炸香蕉、火锅、咖啡、炒饭……各式各样美食。4个平台中,她指出,GrabFood餐厅数量、食物多样化以及覆盖范围最广,在八打灵再也美嘉花园使用Grabfood可订购远至敦依斯迈花园、梳邦再也的餐厅,而且还可获得n倍积分用来换取奖赏。

最低消费和运费则是Foodpanda胜出,分别为5令吉和3令吉,Honestbee若未达最低消费门槛也需付代购费或其他费用。

优惠促销方面,Foodpanda、Dahmakan甚少而GrabFood和HonestBee则是一波接一波,HonestBee更提供外带和堂食优惠。

取消订单礼券补偿

她及某同事皆曾遇过提前预订食物却在当天突然被餐厅取消订单,Foodpanda给予退款(另一名同事表示要投诉,但App内没有投诉的管道),而HonestBee退款之馀还会奉上礼券补偿。

总的来说,各平台送餐都相当准时,若外送员迟到(用户做出投诉),HonestBee会奉上礼券补偿,而GrabFood和Foodpanda则没有表示。

记者:想省钱货比3家

GrabFood、Foodpanda、HonestBee当中,记者使用GrabFood次数最多,皆因餐厅和食物选择多元且促销多,更重要的是食物可在30分钟内送抵(通常都会比预定时间提早到达),而另外2个平台需30分钟至50分钟(通常还迟到5至10分钟)。

Foodpanda除了运费较低,可查看餐厅评级(影响消费决定)而且有较多中餐可选择;HonestBee虽然促销不断但选择依然不够多,而且手机App系统比较不稳定。两者皆有网页版,但GrabFood只有手机App。

平台不同价格不同

要注意的是,同一家餐厅在不同平台上的食物订价不同,想省钱就得货比3家。有时候花上30分钟至1小时比较是等闲事,甚至也会花1小时比较后无法下决定,最后外出用餐了事!

另外,食物图片只供参考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有时候也会怀疑某些商家,是不是因为是美食外送(不必直接面对客户的怒火)而严重图文不符呢(例如,32令吉的收费,20令吉份量)?!

吴士湘是Grab大马区域经理,同时也掌管GrabFood。

创造全新生活习惯

GrabFood大马主管吴士湘谈到美食外送大受欢迎的原因时分析,这是几个因素的组合成果——方便、快速以及可负担的价格就可享用各类食物(而不只是快餐)以及大马人热爱美食,创造了全新的生活习惯——美食外送。

“如果我要吃某餐厅椰浆饭,首先我必须开车,但越来越多人和我一样没有汽车,叫Grab就花了一笔钱再加上时间,外送食物上门无疑更有效率,我还可享受私人时间。”从共享经济的角度来说,他指出美食外送也如电召车般为国人利用闲暇时间赚取额外收入,而消费人又可享受美食,可谓是双赢。

按月增长逾40%

GrabFood去年4月才在大马推出,今年4月整合入Grab App。吴士湘指出自从整合以来,按月增长逾40%。“美食外送还是很新颖的概念,你叫大家特地去下载一个应用程式,他们可能不愿意,但是他们都在使用Grab,当我们告知已整合入Grab 之后就有越来越多人尝试GrabFood。 ”

他直言并不确定大马乃至东南亚美食外卖的市场有多大,但大马市场快速增长且成长空间巨大,可以接纳更多业者,“这也意味着现有市场规模比应有的规模来得小。用电召车为例,每个月每8个大马人当中就有1个人用Grab,相比之下美食外卖的用户很少,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需要Grab,但人人都进食,虽然不是天天都叫外卖,但长期而言美食外送的潜力应该会大于电召车。”

当市场到了饱和点时是否会有整合、并购或退场,他认为仍看服务素质,“即使是我们,如果没有与时并进的提升,也会被超越,所以持续提升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我们有许多新功能会陆续推出。”

标准持续改良

许多消费人对美食外送仍持观望态度的原因之一是对食物准备过程和运送过程的卫生情况信心不足。

吴士湘表示,GrabFood慎重看待并有严格的标准要求外送员遵守标准作业程序,此外也不断改良外送盒以便更好的置放并加强保温;在食品包装方面除了商家的准备之外,GrabFood也提出小贴纸,除了是提醒外送员小心谨慎,也让用户知道食物未曾被开封。

至于餐厅方面,他指出,GrabFood的政策规定必须是注册公司并有良好记录,用户回馈和评分也会被考量在内,不符规定的餐厅将会被中止合作。

不说不知,原来Grab落实无加价政策。吴士湘透露,若用户发现餐厅在平台上的订价较高,可向该平台投诉。

外送盒内部设计可把食物固定并提升保温能力。
用贴纸提醒外送员谨慎,也让用户知道食物没被拆封。

批量送餐降低成本

在美食外送上,科技同样扮演重要角色。吴士湘透露,GrabFood大量应用数据、运算法则、GPS以决定运送距离和速度,让工作分配和运送都更有效率和降低成本。例如App会建议用户根据送餐的速度选择餐厅(某些餐厅虽然距离更远但更快速可送达),速度快也意味着外送员能接更多订单赚取更多的收入。

维持5令吉运费

批量送餐亦是另一个创新。来自同一区两名客户向同一家餐厅下订单,两张订单会交给同一名外送员,以便降低成本——平台成本降低,无需对餐厅征2次费用,而用户则能以可负担的价格(平台定价较便宜)享受美食外送。

“如果不采用批量送餐,还有两个替代方案。一是用户花更长时间等待食物,或者是拒绝订单或者向用户征收更高费用。但是,即使在用餐高峰期我们依旧维持5令吉运费,不像电召车般价格浮动,这也满足用户的期许,因为他们已付了食物钱,不愿付高额运费。”

报道·郑美励 摄影·王宥文、互联网

报道·郑美励 摄影·王宥文、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