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人物不应任企业董事/前线把关

总执行长献词:

我们一直认为政治人物在上市公司的董事部任职,是不好的监管。



国家银行在企业监管指南里清楚表明:“一位金融机构的董事,不能够是一名活跃的政治人物”。

国行阐述,一名“活跃的政治人物”是指国会议员或州议员、政治委任或在政党里持有同等职位的政治要员。

政治人物有好和坏,好的政治人物在长时间之下可能会变坏,相反亦然。我们不想在这里辩论谁是好的或坏的政治人物。

当一名活跃的政治人物成为上市公司的董事时,他也面对时间分配问题。我们希望能够从利益冲突的角度来讨论这个问题。

我们觉得,当一名政治人物成为上市公司董事时,利益冲突的风险显著增加,所以避免这个风险发生是良好的监管。



乔治桑塔亚纳(George Santayana),一位出名且很有影响力的哲学家、散文家、诗人和小说家,说:“那些不记得过去错误的人,经常会重复同样的错误。”

因此,我们应该紧记在FGV控股和朝圣基金局(虽然不是上市公司,但也是官联公司)所发生的事——政治人物在它们的董事部里持有重要位置。

我们注意到三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部里有政治人物,即:

●霹雳机构(PRKCORP)——作为霹雳州经济发展局(SEDC)的子公司。

●霹雳前进(MJPERAK)——另一家霹雳SEDC公司。

●槟州供水(PBA)——槟州政府的公司。

政商不应挂钩 

以前,柏朗桑集团(KPS)的董事部通常有政治人物,不过现在看来没有了。

各州通常可以提名代表进入公司董事部以保护他们的利益——可是这不一定要是政治人物。

霹雳机构:面对许多问题和财务状况的霹雳机构,有两名州议员在董事部里。

霹雳前进:董事部里也有几名政治人物。

当来到董事部的董事职位时,政商不应该挂钩。挂钩的风险是它可以成为具有毁灭性爆炸力的混合物。

槟州供水是一家槟州政府的官联公司(GLC),目前的董事部成员如下:

在注9,15位董事里有9位代表了州政府和利益相关者的(公共)利益。因此,这对平衡股东利益和利益相关者的公共利益可能是个挑战。

此外,我们也需评估拥有15位董事的董事部,是否可以有效率和有效地运作。

我们注意到有7名政治人物位居董事部,引起了一个问题:董事部是否需要这么多政治人物?即使没有政治人物在董事部里,在董事部里的槟城州秘书和财政专员,可以在董事部做出决策是保护州利益。

另外,槟州供水已经乖离了2017马来西亚企业监管守则实践4.1,即要求董事部成员最少有一半是独立董事;目前,董事部的15位成员里只有6位是独立董事。

在2019年5月30日刚举行的股东大会,MSWG发问这些问题,董事部的回答如下:

请注意PBA是一家槟城政府官联公司(GLC)。州政府的联结是很重要的,因为我们100%持有的子公司,槟城供水机构(PBAPP),为槟城提供水供服务。水供是每天须要的服务,它影响了177万的槟城子民和所有的商业活动,不管大或小。因此,PBA有必要提供必须的审核。

所有中选的政治人物,包括槟州首席部长和第一和第二副首席部长,被委任到董事部是基于其政治地位。他们有责任保护槟州和人民的利益。

与此同时,拥有丰富董事部经验和专业的独立董事,则扮演照顾小股东利益的角色,他们的看法在董事部决策过程中扮演同样重要的比重。

如2018企业监管报告所言,董事部没有马上增加独立董事的计划,因为所有15位董事部成员都持有非执行董事的位置。

或有利益冲突

MSWG认为董事部没有解决问题的症结——董事部如何管理两方面可能发生的利益冲突:

i)股东利益和政治利益之间 。

ii)股东利益和利益相关者的利益之间。

目前,在大马交易所的上市条规里没有限制政治人物成为上市供水的董事,这不像拥有更严厉指南的国家银行,禁止活跃政治人物成为金融机构的董事部成员。

有趣的是这7位政治人物是公正党的会员,而希盟的竞选宣言第22条里承诺将把我们的官联公司监管变成世界级,和国际标准一致,很明确的指出希盟政府将确保委任州政府和国家官联公司的董事部成员,将依照绩效和专业而不是政治。

希盟政府将采纳国际标准,例如OECD对政府企业的企业监管指南,以改善官联公司整体的监管。

目前,槟州供水的实践证明这是和宣言相反,有7位政治人物位居董事部,而不是所承诺的“不根据政治”来委任。

至于时间的分配,我们注意到拿督阿末查基尤丁——第一副首席部长并没有出席股东大会,而阿菲夫医生(诗布朗再也州议员兼行政议员)虽然出席股东大会,在在半小时后离席,之后没有回来。

不应缺席股东大会

当MSWG问到这两位非独立非执行董事缺席时,主席回答拿督阿末查基尤丁因为另有要事未克出席,而阿菲夫医生必须离席赶赴另一个活动。 股东大会是一年一度的股东盛会,大多数上市公司在很早以前已经计划好,让董事们有时间圈定他们的日历。因此,所有董事可以出席会议是非常重要的。

2017年大马企业监管守则(MCCG)也有一则实践:实践12.2,要求所有董事出席会议。

审计、提名、风险管理委员会和其他的主席,应该针对提问提供有意义的回答。

股东会议是少数能够提供股东们直接和董事部交流的机会,因此,董事们应该尽可能抽空出席以回答股东的问题。

根据上述的表里,有4位董事,包括三位是政治人物,在2018年董事部会议里没有全部出席。这些董事对公司事项没有全面的承诺和参与。

槟州供水的提名和薪酬委员会(NRC),必须重新评估董事部结构,以决定董事部是否有效和有效率的履行信托任务,照顾公司和股东利益,向董事部做出最适合的建议。

NRC必须检讨董事部的大小、结构、能力和性别分配,以及政治人物是否继续留在董事部里。即使有政治人物位居董事部,也要考虑是否要有7位之多?

MSWG的看法是政治人物不应该待在上市公司的董事部。

本周重点观察股东大会及特大:

天龙科技(DNONCE)(股东大会)

要点:

年报第97页财政报表注11,显示应收款项减值增加了156万令吉或103%。

a)财政报表注11 (g)里解释,该减值和个人欠债的财务陷困及付款违约有关。请问这笔债务的回收可能性?至今回收了多少欠款?

b)公司有需要检讨信贷政策以抑制应收款项的减值一再增加?

云顶种植(GENP)(股东大会)

要点:

年报第2页,主席献词里报告,下半年公司面对一些问题,如棕油库存增加、印度对棕油产品施加更高的入口税、欧盟对棕油有所保留、汇率对美元疲弱导致主要棕油入口商的购买能力受到侵蚀、美中贸易战和美国丰收导致大豆供应大增。

a)关于棕油库存水平和大豆供应,请问2019年上半年的情况如何?下半年展望如何?

b)请问原棕油的需求表现,2019年上半年的原棕油平均价,以及下半年的预测价格?

TH重工业(THHEAVY)(股东大会)

要点:

集团和债主的重组计划(SOA)进行中,不过,年报第50页的独立审计师报告表示,SOA和公司重组计划包括子公司THHE组装私人有限公司和O&G Works私人有限公司的成败,在于新回教优先股(ICPS-i)是否成功发行,目前,ICPS-i的发行是否能够完成还是个未知数。请报告ICPS-i的最新发展。

云顶大马(GENM)(股东大会)

要点:

年报第2页主席献词表示,集团遭受8630万令吉净亏损,主要是投资在Mashpee Wampanoag 部落期票的减值。第3页则报告如果该部落的权利得到保障,期票价值将可以收回,那么该减值可以回记。

a)请解释集团如何投资在该期票而导致巨大减值亏损?难道公司没有进行精密审核吗?

b)原本的印第安赌场预测开销是多少?至今花了多少?目前情况如何?集团会增加投资吗?预测投资回酬(ROI)是多少?

c)公司有贷款来发展该赌场吗?鉴于目前的情况,偿还的状况和条款如何?

d)18亿3430万令吉的减值,是否只是期票的价值还是包括其他附加成本?回收的可能性如何?何时可以知道结果?

稳大(ADVENTA)(股东大会)

要点:

审计师在2018年报强调以下审计事项须要关注:

a)公司肾透析业务的发展成本减值达2167万4917令吉,和商誉减值达19万3169令吉。

b)投资在子公司Lucenxia (M)有限公司减值3740万令吉。

c)应收款项减值173万1091令吉。

(i)在2019年,上述各项会有进一步的减值吗?如有,预测是多少?

(ii) 年报第4页MD&A(a)项里注销家庭透析业务,以表示谨慎对待延迟推出市场的情形,意味着该业务将有大量减值,请问董事部对该业务的未来方向和潜能有何意见?

霹雳机构(PRKCORP)(股东大会)

要点:

1)我们根据大马交易所网站在2019年4月30日的文告,公司独立审计师的报告里公司2018年财政报表加入一项保留意见声明。问题包括:

(i)集团在2018年蒙受1.709亿令吉净亏,集团的流动负债比流动资产多出3.165亿令吉。集团呈现负现金流达6万8902令吉。

(ii)产业,工厂和器材(PPE)减值在2018年达1820万令吉。

(iii)子公司投资减值

一家子公司持续亏损,目前是负股东基金和负营运现金流,显示子公司的投资可能需要减值。

a)请问集团何时能够转亏为盈?

b)请解释集团如何解决流动负债超过流动资产3.165亿令吉以及负流动现金6万8902令吉的问题?

c)PPE的减值亏损主要因素是什么?2019年有更多减值亏损吗?

d)2019年,子公司的投资将有减值吗? 2. 请解释委任以下董事的原因:

a)莫哈末阿里夫(Tuan Mohd Ariff Bin Yeop Ishak):除了身为诸多问题的霹雳机构主席,他也是PNKP集团的总执行长和上市公司霹雳前进(MJPERAK)的董事经理。

b)莫哈末沙菲依(Mohamed Shafeii Bin Abdul Gaffoor):除了身为霹雳机构的集团总执行长,他也是上市公司霹雳前进和高产柅品工业(KOSSAN)的主席。

c)张哲敏(YB Chong Zhemin):霹雳克兰芝州议员和Chong Zhemin & Co 的管理合伙人。

d)黄诗情(YB Ng Shy Ching):霹雳迪遮州议员。

大马糖厂(MSM)(股东大会)

要点:

年报第29页的执行董事检讨报告说,2018年白糖的出口量比2017年降了21%。MSM在2018年出口13万6497 吨白糖到13个国家(年报第38页)。

a)为什么出口减少?

b)年报第5页,主席献词里提到,公司计划进入新的区域合国际市场,以扩充业务和减少依赖本地市场。请问公司打算扩充业务到什么国家?

合营钢铁业(AISB)(股东大会)

要点:

未来,集团预料将利用市场转强的机会,在2019下半年推出住宅发展计划。集团预料产业发展部门将带来显著的盈利。 (2018年报第16页)

请问未来两年集团预测产业发展能为公司带来多大的盈利?

成荣集团(MUDAJYA)(股东大会)

要点:

1.集团的负债比,从2017年的116.6%,增加到2018年的365.2%(2018年报第16页)。公司将采取什么行动来改善负债比?长期来说,集团的最佳负债比是多少?

2. 建筑合约:

a)该部门在2018年亏损了2390.7万令吉(2017年:2191.9万令吉盈利)。(年报第182页) 董事部如何改善这差劲表现?该部门有望在2019年取得盈利吗?

b)至今,集团预测可赢获多少合约?请向股东报告2019年可能赢获的合约。

c) 未来三年集团的订单目标是多少?

双威建筑(SUNCON)(股东大会)

要点:

集团对客户的信贷期限通常介于30至90天。

在分析集团的应收款项期限里,集团对信贷期限1至30天和31至60天各自减值了198万令吉和57万令吉。(年报第258页)

a)为什么要减值?

b)减值属于哪一个业务部门?

c)未来,这些数额可能注销吗?

云顶(Genting)(股东大会)

要点:

在第51页,云顶电力控股领导集团的电力业务。2018年12月31日,这部门的总产能为5135兆瓦。在第31页的报告显示,该部门2018年的营业额主要是来自向印尼万丹发电厂出售电力,而在2017年则来自建筑万丹发电厂以及在2017年3月28日后开始商业运作后出售电力。

a)请问有何计划扩充电力业务,包括并购再生能源等?

b)该部门的营业额在2019年会增加吗?未来出售电力的合约限期是多少?

喜得狼(XDL)(股东大会)

要点:

年报第103页,财政报表注11(a)显示公司现金存有8.059亿人民币,利息只有0.3%。为什么不把它放在高于0.3%回酬的定期存款?

永旺信贷(AEONCR)(股东大会)

要点:

年报第25页提到公司的信用卡业务里,有近28万位主要信用卡使用者。

a)请问未来三年信用卡的用户目标是多少?

b)请问要多少张信用卡的流通量才能获得盈利?

c)2018年刚推出的永旺白金卡进展如何?

d)目前不良贷款比例是多少?

金控股(KYM)(股东大会)

要点:

年报第72和73页,财政报表注5显示投资在子公司的64%或4830万令吉已经减值。

a)请问减值亏损的是哪些子公司?

b)这些公司的前景如何?公司对它们有什么计划?

c)有12家子公司依然是冬眠状况,对此公司有什么计划?

双威(SUNWAY)(股东大会)

要点:

2017年集团的税前盈利遭到捷运巴士(BRT)的停泊和乘搭(Park N’Ride )设施的减值亏损所影响(年报第44页)。

a)2018年有BRT的停泊和乘搭设施的减值亏损吗?

b)2017年的减值数额是多少?

c)BRT的停泊和乘搭设施对集团税前盈利有何贡献?如果没有,它何时转亏为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