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香港反“送中“的木马/梁语枫

6月5日,香港街头爆发了号称百万群众上街反“送中”抗议大游行,这是香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群众动员。可谓是89年天安门事件的香港版(官方统计游行人数24万)。

反“送中”主要反的是反对修订“逃犯条例”,而该条例的提出,主要是香港的自由已被外国势力渗透,他们的版图已扩散至学界,商界及文化媒体。他们搞的是港独分离运动,这就触碰了中国的底线,所以才提出修订“逃犯条例”,借以修定旧法令之不足以维持一国两制之和平发展。



外国破坏势力是如何具体存在于香港呢?香港作为一个特别行政区,根据“基本法”第二十四条(四)款规定,在香港合法居留的外国藉民,居留超过7年的均可申请为香港永久居民,但特别之处其在香港可享有领事保护权。

评论员斥旨在搞乱香港

现在这些人士中,出现了许多借言论自由的方便以港独为诱因,最终是搞垮香港。

香港人口730万,拥有外国护照者占7.7%(58万4000)如果其中0.01%或544人是有特别背景的话,香港将无宁日,在这些人物中,以《金融时报》亚洲新闻主编马凯(VICTOR MALLET)为代表,他公开邀请港独分子陈浩天到外国记者会(FCC)演讲,那马凯的工作签证到期当然不被延续,否则的话,一旦他居留满7年则可成为香港永久居民,并享有其宗主国的领事权而延续其间谍式的活动。



对此香港舆论名人潘丽琼便以”木马屠城记“的”木马“比喻马凯一众在香港打讯息战的西方媒体人士,他们旨在搞乱香港。

其实谁都知道,港独只是反共运动的一个工具,终极不会实现。英国人统治香港157年,百年殖民主义的傲慢孕育了“厌人富贵憎人贫”的港人文化,如今大陆反超香港,阿灿身分互换,香港那些生活失落的无知青年,极易被隐藏的“木马”一推就起哄,终于酿成百万人群反“送中”的历史伤疼。

英国人在97年失去香港这只下金蛋的鹅,心中不忿,其末代总督彭定康精心佈下的政治钉子终于发酵。可是今天的香港其GDP仅占全国3%,一时的浮沉不足动摇国本,试想89年开放之初天安门大劫也度过了,今天习近平与特朗普霸权迎面相撞一年了,碰撞愈久,其身影愈形高大;看来港独反“送中”戏码只是大时代剧集的过门音乐而已。

梁语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