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骚乱 港府决策欠周详/陈文坪

6月12日,是香港这个国际化城市黑暗的一天。

香港市民不满港府不顾港人3天前(9日)数十万(有说上百万)人上街游行反对修订《逃犯条例》,想强行让立法会进行法案二读而自动自发走上街头抗议,特别是人数众多年轻力强的青年到场抗争并占据多条道路,瘫痪交通。



警方在金钟街头发生严重的警民冲突后,出动橡胶子弹与催泪弹驱散反修订《逃犯条例》示威者,被抗议声与激烈冲突团团包围的香港立法会取消召开大会会议,无法如期恢复修例草案二读。冲突中至少有79人受伤入院,年龄介于15至66岁。

在现代科技的传播下,香港这座文明城市警民冲突的画面秒送全世界各个角落。这是一起不该发生的冲突事件,也是不应发生的骚乱。

然而,港府无视民意诉求,不顾香港众多团体的反对,甚至多个专业团体先前所表达的忧虑,坚持按照既定时间全速前进,才导致这一事件的发生。从事态的发展来看,这是一起“人为”所造成的。

6月9日,香港百万市民(主办方估算)走上街头游行反对港府修订《逃犯条例》。可见市民的忧虑。



聆听市民心声非“对着干”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10日会见传媒时说,从昨天的游行看到港人仍对《逃犯条例》修订有忧虑,港府将继续密集解说,并接受多个政党提出的建议,例如定期作汇报等。

港府看到众多港人的反对,及时回应的做法值得肯定的。港府对市民游行的看法比较合乎情理,并没有归咎于外部势力的渗透。

为了《逃犯条例》修定,港府搞到两边不着岸。对内出现数十万民众上街游行;对外却遭受指责,有损政府形象。林郑月娥也不断呼吁市民理性看待,但还是无法平息。

港府心急,为表示向中央看齐,在缺乏共识的基础上,短时间里就要通过这一不受欢迎的法案,令港人再次走上街头抗争、冲撞,损害香港形象,港府是有必要用更长远的眼光来看待《逃犯条例》修定是否有迫切需要?

正是港府坚持在12日早上要对该法案进行二读,局势才演变成如过去“占中”的情形。面对第二波港人占据道路,港府有必要从长计议,对《逃犯条例》修定再作宣导,继续与各界沟通,聆听市民的心声,而非“对着干”。

政府的责任是该展延立法工作时,就需要停下脚步,而不是继续以原定速度前进。冲突的发生不但伤到人民,政府威信也严重受损。

民主社会,施政就是可以适时作调整。在立法方面,相信可以暂缓,以平息民愤。否则,就是两败俱伤,社会将被撕裂。

作为民选立法会议员,需要留意大规模的市民为何会走上街头,多了解他们的心声与忧虑,以港人的利益为先,而非以政府的意愿为宗旨。

行政长官或港府需负责

媒体报道,骚乱发生后,特首林郑月娥泛着眼光说自己爱港,不是卖港,这的确是真心话。

但身为行政长官却无视数十万或百万人上街游行反对《逃犯条例》修定,想用权力压制民意,强行通过法案。这是不能被接受。让事态演变成冲突,行政长官或港府是需要负起最大责任。

因为,这是可预测的,普通老百姓都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了,而身为特首却没有察觉,或怠慢行动,从而演变成骚乱,撕裂社会,你的眼泪不会得到同情。

暴力需要谴责,更需要执法,也支持执法。但暴力的原因或产生暴力的根源又是什么?特首或港府难道一无所知?

媒体早已报道,而特区政府却没有采取必要的行动来疏导民意从善如流,反而强硬回应,如期将法案二读。这才是产生暴力的根源,这才是发生警民冲突的真正导因。

能化解危机的是特首、以及港府。别无视民众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