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团党=巫统/罗汉洲

随着在上个月抛出“私人界若持续以懂华文为招聘基础,政府就不撤销预科班固打制”这句“名言”后,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再于日前口吐真言曰:单一源流学校制度是培养种族和谐的最理想情况,改变多源流学校并非不可能,但需要做很多工作。

原来实施单源流学校制度是马智礼部长的最终目标,他知道目前做不到,但将来做了很多工作后就可以做到,马智礼部长想来已认定这目标前进,最终就是落实单源流教育制度,请那些投票支持土团党的华人关注。



我敢肯定说这并不是马智礼个人的目标,而是土著团结党的目标,马智礼是代表土团党说出真心话而已。

事实上,如果种族不和谐或不团结,那是政治造成的,政府把人民分门别类,各有不同的待遇,这才是种族不和谐、不团结的原因,但前朝与当今政府却嫁祸给多源流学校。

因此我又想起不久前,有人在网上发起联署,要求首相敦马哈廸医生撤换马智礼,且不说敦马已表明不撤换马智礼的立场,其实就算撤换马智礼,但敦马肯定会另委土团党人接任教育部长,结果仍然是一切都没有改变,既不换汤,也没换药,仍然是保留预科班固打制,以照顾马来人为优先,也抱定最终目标,朝实施单元教育制度前进,因为这才是土团党的最终目标,所以撤换马智礼既不治标,也不治本。

前门拒虎后门迎狼

追根究底,土团党有这最终目标,一点也不出奇,因为土团党是由巫统分裂出来,巫统则奉拉萨教育报告书的最终目标为金科玉律,奉行不渝,只等时间一到就实行,敦马和慕尤丁等出身于巫统最高领导层,深受巫统思维的熏陶,所以土团党对实施单元教育念念不忘。华人在5·09大选前门拒虎(巫统),后门却迎进一匹狼。



5·09大选过后不久,敦马就急不可待宣布希盟政府继续施行马来人优先的政策,慕尤丁则开宗明义宣称土团党是马来人的政党,必须优先照顾马来人,2人左一句优先,右一句优先,完全没有把希盟3党放在眼里,作为“大股东”的人民公正党和民主行动党却默不作声,没有人站出来声明希盟政府必须一视同仁照顾所有族群,似乎放纵土团结为所欲为,于是执政未满一年即有不少人断言希盟是一届政府,而随后,不满希盟的情绪也日益高涨,敦马却推说因为希盟打贪和没有派钱才引人不满,其实是他不愿正视真正的原因。

但这种鸵鸟式态度更加强希盟一届下台的可能性,希盟唯一能打破这可能性的希望是确保敦马遵守诺言,在任满2年后把相位交给安华,安华尚有3年时间来挽回民心。

虽然,安华也曾是排斥华教的“佼佼者”,但经过2次牢狱之灾,他已看华人对他的同情,也看到华人不咎既往地支援他,因而他应该对种族政治的态度有所改变,他在今年4月说未来将废除教育固打制,这与马智礼的“将来实施单元学校制”就大不相同,所以华人不妨把希望寄托在安华身上,力促敦马如期交棒,延续希盟政庥的“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