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的肮脏秘密/托德·G·布切赫尔茨

当今的经济学中有一个肮脏的小秘密:美国一直在从全球经济衰退中受益——而且目前依然在持续受益。



在英国抗议者向脱欧派政客投掷奶昔,法国总统马克龙遭遇万念俱灰的黄衫军,而华为等中国科技企业忧虑自己会在国外市场被封杀之时,美国经济却是一枝独秀。

美国经济在去年实现了2.9%的增长,而欧元区只有1.8%,这让总统特朗普越发对自己那套对抗型行事风格充满自信。

但在其他地区经济低迷的情况下,美国经济的相对强劲增长已经超出了经济学教科书所能预测的范畴。

那么这个国际货币基金(IMF)和世界银行自二战以来一直倡导(甚至最近大加赞美)的所谓紧密整合的世界经济究竟是什么状况?

美国经济处于一种暂时但强效的阶段,其国外的疲软反而提振了国内的士气。但这种经济兴奋状态与特朗普时代的仇恨和恶意无关,而与利率息息相关。



美国当前的借款成本比美联储自1913年成立以来(或者自英格兰银行于1694年成立以来)的任何时候都要低。十年期美国国债殖利率约为2.123%。 4月,流媒体服务公司Netflix发行了一笔殖利率仅有5.4%的垃圾债券。

从全球衰退获胜

如果某个大萧条时期的经济学家,在休眠数十年后醒来并看到那些数字,那么他/她准会认为五分之一的美国人已经失业并站在慈善机构外排队等发吃的。

但情况恰恰相反,美国失业率的处于尼尔·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50年前在月球表面迈出历史性一步以来的最低水平。

这种美国在全球经济衰退中大获全胜的想法,或许听起来像是些老顽固马克思主义者在某个教师休息室昏暗角落里的轻蔑讽刺。

但这种观点与意识形态无关。相反,由于美国以外地区的GDP增长如此缓慢,全球利率正在飙升。

持续低利率和通胀疲软为美国经济带来了多重收益。首先,美国消费者的实际(排除通胀因素后)工资在经历了数十年的停滞之后终于开始提升,而且还享有各种各样的讨价还价机会。

比如我在几天前逛一家苹果电子商店时,维修柜台的一名员工就表示,可以以零利率分期购买一台新iPhone。汽车经销商也提供零利率购车优惠。

此外,由于银行储蓄收益率不值一提,令到美国股市飙升。1970年代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母亲将家里的钱存银行,不仅有6%的回酬,还附送一台搅拌机。

如今,六个月的银行存单可能只有0.33%的利息,别说送一台搅拌机,连一根棒棒糖都不要指望。



持续低利率和通胀疲软为美国经济带来了多重收益。

低通胀反利经济增长

最后,低利率意味着美国企业在采购设备时,可以获得近乎免费的融资。由于低借贷成本和新的税收冲销,美国经济在2018年新增了21.5万个机器制造业岗位。外国投资者纷纷意识到,新设备将使美国企业变得更具竞争力。

但那些遵循教科书的人,会认定全球经济陷入困境将挤压美国的出口。这也是事实——尤其是在中国对美国商品施加新关税且美元走强的时候,这会使美国的出口产品在国际上变得更加昂贵。

不过,出口仅占美国整体经济的12%,其中还有近三分之一是流向加拿大和墨西哥——这两国的经济状况一直都还不错。

此外,许多最有价值的美国出口产品都是“刚需品”(或只有少数公司能生产的垄断产品),如波音飞机、高通芯片或苹果iPhone。即使对于沮丧的法国人或焦虑不安的德国人来说,如果没有这些东西也很难过日子。

美国经济的活跃使其他国家的政策制定者忧虑不已。他们会更愿意看到美国经济跟自己一样艰难并被迫以合作的方式推动全球经济增长。

但特朗普对贸易协议不屑一顾,并愉快地将美国经济因国外低迷所获取的利益收入囊中。

当然,没人知道特朗普发起的贸易争端何时会停止。但只要通胀仍然遥不可及,美国经济就将继续享受这种不同寻常的增长。

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

www.project-syndica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