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移民局“非人道羁押”37天
狮城汉索赔267万

(吉隆坡12日讯)一名新加坡人以自己遭“不合人道羁押”,并在拘禁在过度拥挤的牢房长达37天为由,起诉大马移民局,索赔267万令吉!

68岁的佩斯路易斯宣称,他是于去年10月9日晚上10时10分在柔佛新山的住家遭扣捕后,经历上述恐怖的事故。



佩斯路易斯通过律师阿伦卡西入禀高庭提呈诉状说明,起诉人当时持有在大马逗留至2018年11月7日的合法签证,当时屋里还有一名持有合法签证的菲律宾籍女友及3名访客。

“路易斯因未能说出该3名访客是哪个国籍及他们的移民身分,被大马移民局认为他窝藏3名非法移民而扣捕他。然而,路易斯却未被告知被扣留的原因,也未因此被提控。”

在路易斯从住家被押至Setia Tropika移民局办公室时,路易斯还通过手机联络家人及通过面簿告知朋友他被扣捕,移民局办公室的官员还拿走他的手机、钱包、现款、门匙、汽车锁匙及鞋子。

路易斯控诉,他被拘押在移民局扣留所与其他100名扣留犯挤进一个牢房里,只能睡在“肮脏的地面”,次日清晨再被送到北干那那移民扣留营。

患幽闭恐惧症及哮喘



据称患有幽闭恐惧症及哮喘病的路易斯,被铐锁,被羁押上一辆8个座椅的卡车,与其他30名扣留犯一起送往另一个扣留营。

在被押送至北干那那移民扣留营的途程上,因为空间挤,路易斯感到呼吸困难,还需挤身贴近窗口处透气,结果因暴雨而溅湿全身。

路易斯在拥挤的牢房继续被扣留了36天,直至去年年11月14日,在扣留营的那个牢房原本可拘留50人,但当时却羁留了130人。

牢房拥挤环境恶劣

路易斯说,牢房闷热,没有风扇,缺乏通风,弥漫着扣留者的难闻的臭汗味,扣留者就睡在拥挤的牢房里。

他申诉,当局未给扣留犯提供地席、枕头、被单、袜、洗浴用的肥皂及毛巾,他只能赤脚走路,睡在肮脏的地板。

他说,他一直穿着囚服整14天都没换衣服,只有在移民局官员在闭路电视摄录下被送返家里,他才再换上新的囚服。

“很多扣留犯都从未洗澡,很多都拼命抓痒,疱疹疫情扩散。”

路易斯说,在他被扣留10天后,他从一个私人经营的商铺以“超常价格”买到肥皂后,才洗了澡。

“一小瓶水就要价10令吉,还要限时限量才能买到。”

移民官员是从他的钱包或访客给的钱帮他买来的。

他还说,在其他扣留犯眼中,他相对得到善待了,他还要向那些自称为犯人头买东西,以避免受到骚扰或伤害。

他说,他须给3名被扣留约两年的印尼扣留犯每人350令吉的船费,因为他们没钱买船票,也没法跟家人联络讨钱买船票。

心脏病未获妥善医治

路易斯染病变瘦,只能在被释放后出来求医。

在他被送到北干那那移民扣留营时,他才告知移民局官员,他需要接受心脏病治疗,但却一直都未获得妥善的药物医治,只有一两天在扣留营外才得到政府医生治疗。

律师阿伦说,他的当事人在被扣留期间,律师都不获准与当事人见面,只有家人及朋友在被限制下稍获准与当事人见面,因为阿伦是路易斯的朋友,才能够与路易斯谈了20分种。

因诸多限制而防碍争取权益的司法程序,例如拒绝宣誓官与路易斯见面,没法处理入禀法庭及提呈宣誓书,有很多扣留犯甚至与外界隔绝还几个月。

“扣留营的情况截然违反所有基本标准,没有顾及最基本的人道精神。”

他说,他受到残酷折磨的惩罚对待,违反联邦宪法5及 7(1) 条文。

他于5月28日通过吉隆坡高庭起诉大马移民局总监及大马政府,要求作出上述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