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新闻自由/许世平

根据美国华盛顿的人权组织“自由之家”最近发布的“自由与媒体”报告,在世界213个国家及地区中,马来西亚的新闻自由度排行123名,稍比以往进步。

的确,报章的时评报道,让人感觉到对执政问责的批评都稍比过以往较自由些。



在新的政权下,大家都在寻求新的语境,报社对传播理念、责任意识、专业自觉,都应有更强的理性与务实的担当,以协助推动民生、民本、民权。

为协助制度反腐及教育法规的完善,报章应给决策者提供建言与参考,因为报章也是体制改革、分配制度改革的关键。

媒体是社会改革的助推器,要有效发挥监督的角色,不为权势辩护,不为民意发泄,而是以客观、中立的专业精神和理性态度,出现在政府与民众之间。

记者就是通过实时报道,传递信息,为多方搭建沟通平台;有社会责任感的媒体人,还须意识到,媒体传达的是一种超越意识形态的价值观,凝聚智慧的洞识,记录这个国家政体的变革过程,为制度的向上力,提供镜鉴与思考。



随着5G时代的到来,也将给媒体带来严峻挑战,也改变媒体生态,然而,不变的却是媒体的本质,就是通过优化民主进程、治政制度、规章精神,创建一个多元价值取向的公民社会。

报章记者应须勇于挖掘和剖析真相背后的深层原因与症结,提出化解危机,及解决问题的路径与方法,不回避矛盾或集体失语。

媒体的社会责任,就是力求通过引导理性的公共讨论,让媒体精英、民众与政府,形成良性互动,终结争议及恶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