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贪污还是对贪污零容忍?/陈俊安

在一片争议声中,新任反贪委员会首席专员拉蒂花终于走马上任。

她强调,人们有权提出质疑,但不管怎么样,她很清楚自己的职责是打击贪污,并誓言坚定不移地执行任务,她许下豪言壮语:“打造零贪污的社会!”



打造零贪污社会?谁敢如此夸下海口?试问举世混浊,有哪个国家是真正“零贪污”?即使是在“透明国际”公布的廉洁指数排第一的国家,也不敢说自己零贪污吧?再举亚洲廉洁指数排名第一的新加坡,也不敢说他零贪污,而是“对贪污零容忍”。

 

新加坡是在2016年公布的廉洁指数占亚洲第一名,全球第七名。这位亚洲的肃贪模范生是怎么做到的?在他们的“贪污举报与文化中心”成立时,总理李显龙阐述了肃贪理念,第一,需拥有清廉自律的公务员;第二,对贪污无畏无私的执法;第三,公众勇敢举报;第四,建立对贪污不姑息养奸的文化;第五,严惩贪污犯。

不要把话说得太满

参观过狮城贪污调查局的人当看到进门处的一块牌匾,写着36个字:“以德倡廉,使人不想贪,以薪养廉,使人不必贪。以规固廉,使人不能贪,以法保廉,使人不敢贪。”



拉蒂花要打造“零贪污社会”,先要做到的,就是对贪污的零容忍!

拉蒂花须明白,她面对的将是个被贪污文化污染的国家社会,人们对贪污已经习以为常,对贪污风气的恶质到了麻痹状态。看看“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弊案”的涉嫌者,或逍遥法外,或招摇过市,连起码的“知耻”都欠缺。

打贪是一项艰巨任务,希望拉蒂花不要把话说得太满,还是一步一步来,她可能面对的阻力也许不是这贪污风气的社会,而是须面对来自政治的阻力!别天真地忘了,委任她的是怎么样的体制?不论是前朝还是今朝,官僚文化都充斥着朋党、裙带、权贵关系。把“异形”的潮湿巢穴捣毁,谈何容易呢?

就此祝拉蒂花好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