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逆差和信息安全都是说辞(中篇)/庄迪君博士

为啥今天特朗普对中国说三道四,并发动贸易战呢?

那是因为中国不愿像墨西哥那样老老实实地当下家,竟然在本土发展完整的供应链和自主品牌。这造成美国商家除了进口在中国设厂的美国产品,如苹果手机,还进口中国本土生产的华为、小米等手机。历来美国所进口的墨西哥本土产品就只有辣酱、龙舌兰酒及非法进口的毒品和墨西哥人而已,不存在进口墨西哥手机和5G产品的问题。



 

这还不是问题的症结,中国最大的罪行是冒失地走进高科技领域,这个第三世界和狗不能进入的西方私人俱乐部!这绝对超越了西方盟主美国的底线。中国这一动作,不单只不本分地当下家,而且还胆敢越界要当上家啦!国际金融家的代言人索罗斯在达沃斯论坛的说话已经是十分露骨了:“中国是最富有、最强大以及科技最先进的国家,这使得习近平成为自由世界最危险的敌人。美国总统特朗普应该关注中国发展5G网络,集中打击中国电讯巨擘中兴和华为而不是在全球挑起贸易战,若这些企业掌控了5G市场,将对世界各国构成不可接受的安全风险。”。

黑石私募资金的大腕施瓦茨曼补充说:“中国人工智能出现爆炸性的发展,中国2025战略中,将高科技视为优先考量,部分美国企业已被抛在后头却仍然毫无意识。”

怎么中国富有和科技先进,习近平就成为自由世界最危险的敌人啦?这到底是啥自由世界呢?即使是智商实在不高,作为美国总统,特朗普不能像索罗斯那样说那么丢人的话,所以就只能拿贸易逆差来说话了。前面提到过,贸易逆差根本就不是美国的问题。美国真正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出在国际金融家赚得太多,军火商和大资本家赚得太多!而美国和美国人民分得太少了。我不知道金融资本家如何回避基尼(贫富差距)指数计算的过程?

冰山一角



反正自从1980年代戏子总统里根实施新自由经济理论后,40年来从拉丁美洲到亚洲,搞了一个个经济奇迹和金融风暴,一场场的政变和军变,金融和军火资本家等肯定是赚得满盘满砵,当然政客不会被亏待。不过抵消通货膨胀率后,美国老百姓的收入变化不大,他们真正得利的恐怕就是从第三世界美国工厂进口的那些价格低廉的产品而已。美国作为一个政治载体则只赢得了世界霸主的虚名而已。今天美国国库空虚,人民提前消费的情况正如《孙子兵法》第二篇中所描述的黩武之国:“财殚,中原内虚于家,百姓之费,十去其七,公家之费,十去其六。诸侯乘其弊而起,虽有智者,不能善其后矣。”

当前的现实是,特朗普要维持其政权,则最低限度必须保证美国人民当前的生活水平,于是政府开支就只能居高不下。从另一个角度看,只要能保证国家储备为正增长,则贸易逆差就不是问题,因为贸易逆差所产生的外流美元完全可以在货币市场回购。问题是以当前美国创造财富(GDP)的水平,要保证国家储备正增长,就必须减少国防、医疗和教育等占大头的开支,于是人民的生活水平就下降,即便是如此,这将倒过来影响国家的GDP,使其自动调整到一个比较低的平衡点。问题是美国不可能接受像希腊一样GDP跟随创造财富能力下降的现实。

把自由经济结构金字塔比作传销庞氏金字塔结构还不够形象,更形象的是把它比作冰山。露出水面的是西方自由经济的文明社会,沉在水底的冰山主体则是殖民地或第三世界下家。在明媚的阳光下,水面上灿烂的水晶世界其实是由掩埋在水底的下家所形成的主体支撑起来的。这里存在一个数字上的巧合,露在水面的冰山只占主体的13%,这和第一世界国家占世界总人口15%的数据十分接近。以平均数计算,这就是说5.67个第三世界的下家在水底默默地支撑着一个第一世界的上家。

美国人的诡道

上世纪初大英帝国没落之前,英殖民地人口是英伦三岛的8倍,即一个上家拥有8个下家。大英帝国没落后,这数字减少29%到5.67,缩减不算太离谱,所以西方自由世界日子过得仍然十分滋润。不过,如果中国这下家脱底了,情况就要变成状况了!这小学算术题不难做:中国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17%,若中国不再是下家而成为上家,上下家比例的格局就立刻从15%比85%变成32%比68%。这么一来,一个上家只剩下2.13个下家了。衰减率是62%,丢失的不止半壁江山!

美国要求独立,标榜自由民主的大英帝国死活不准。为啥?今天美国取代了大英帝国世界第一强国的地位,而中国追求的比美国当年的独立要求还低,只求自由发展科技和经济的权利而已。弘扬普世价值的美国还是死活不准。又是为啥呢?上述算术题应该能说明问题。

即使是殖民主义破产了,亚当斯密自由经济和米尔顿弗里德曼新自由经济理论依然是西方自由世界的主导思想。在主导思想不变的前提下,今天自由世界与殖民帝国的差异,恐怕只是新的庞氏金字塔架构,没有军舰枪炮所维持的殖民帝国架构牢靠而已。所以西方霸主美国就不得不动小脑筋,想出各种诡计来维持这架构的平衡,其中最有效的是金融创新。戏子总统里根在这个环节上处理得特别成功,不知这是否他被美国人视为历史上第二伟大的总统的原因?

庄迪君

庄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