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得正、企得正”何惧拉蒂花?/刘泰安

金庸武侠小说《笑傲江湖》有一名武功绝顶的高手即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我国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的施政作风,充满“任我行”色彩,笑傲大马政坛数十载。例如任我行最厉害的武功是“吸星大法”,而敦马则有“吸蛙大法”。他最新的“任我行”举动,就是日前委任人权律师拉蒂花为反贪污委员会首席专员,以致举国哗然。



我的感想有以下五点:

其一,敦马二度拜相后的用人,尤其在重用女性方面,有助“妇女能顶半边天”,令人耳目一新!例如我国出现了第一位女副首相旺阿兹莎医生、第一位女性联邦首席大法官东姑麦慕,如今又有了第一位反贪会女首席专员拉蒂花,在在都是空前创举。

此外,希盟政府创下最多女性入阁人数,即5名女部长和4名女副部长。值得一提的是,国阵时代的政府61年来只出现过一名华裔女部长黄燕燕医生(任期2008年至2013年),但希盟政府却有两名华裔女部长,即郭素沁和杨美盈,可谓一大跃进。

其二,拉蒂花受委的最大争议,在于敦马独断专行,不但没有尊重国会权威(即通过国会公共服务任命特别遴选委员会的审核),而且也完全没有跟内阁成员讨论(他直言不必询问内阁究竟该委任谁)。一人拍板定案不是“独裁者”的作风,又是什么?

对“反贪一姐”有所期待



令人喷饭的是,敦马对人民公正党主席兼“候仼首相”安华的婉转促请解释和澄清,回应说:“他有权提问,我有义务回答。”但他的“回答”却是:“没有问题,我委任很多人,而她只是其中一人。这已经是最终决定,不会撤回,不然等下又说我U转。”难道被批评U转比被批评独裁更难堪?

报载,刚卸任反贫会首席专员职的苏克里在6月8日记者会上透露,去年大选后的5月14日,他会见敦马时原要建议由从反贪会外借到移民局当总监的慕斯达法担任反贪会首席专员,可是敦马劈头吩咐他次日开工。“任我行”的决定,谁人曾与过问?

其三,拉蒂花的人权社运背景和敢怒敢言形象,除了缺乏当官经验,的确令人对这位新任“反贪一姐”的作为有所期待。由于她过去在公正党是署理主席阿兹敏的一员大将,并曾多次公开批评当权派,因此有人提出敦马此番重用拉蒂花乃是阻止安华成为下一任首首的阴谋论。

问题是,安华假如“行得正、企得正”(广东话指光明正大),又怎怕被反贪会盯上?或有把柄被拉蒂花抓到,进而失去接任首相的机会呢?换个角度来看,安华假如贯彻廉洁品行,经得起反贪会严厉的检验,将来更有可能成为一名好首相啊!

其四,回顾希盟竞选宣言有关“恢复国会权威”的第16项承诺:“国家重要机关的任命,诸如人权委员会、选举委员会、反贪污委员会和司法委任委员会等,必须由国会级别的委员会核准。这将避免首相极权,一人完全掌控这些重要的人事任命。”看来这项承诺如今也因“宣言非圣经”的理由而被弃如敝屣。

恐重演前朝任命劣迹

当今首相自恃人事任免的绝对权力时,前朝“盗贼统治”政府把调查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丑闻的前总检察长阿都干尼、前反贪会首席专员阿布卡欣等革职的劣迹,恐怕会历史重演。

其五,拉蒂花曾任公正党最高理事和法律局主任,但在上次党选没有竞选。她宣称在6月4日前往反贪会总部报到的前一天已退出公正党,因此她出任反贪会主席不能说是政治委任。

这令人想起台湾政府在今年4月间强行通过前云林县长李进勇出任新的中央选举委员会主委。这个职位一向是由无党籍人士担任的,以确保选务中立。李进勇在去年“九合一”选举中竞选连任失败,虽然已在今年2月宣布退出民进党,但由他出任中选会主委的正当性还是备受质疑,在野的国民党立委直斥民进党是“民主作弊党,执政小偷党”。对于明年1月举行的台湾总统和立委选举会否产生不良影响,难以逆料。

拉蒂花自称非政治委任,似乎是掩耳盗铃,因为敦马都阐明了像拉蒂花等人在去年大选期间奋力助选,让希盟胜选执政,如果受制于竞选宣言而不能出任任何职位是不公平的。

但愿拉蒂花记取在6月7日正式走马上任时所发表的“不在乎批评,要打造零贪污”宣言,剑及履及,说到做到,以报大马“任我行”对她的知遇之恩,和杜绝支持希盟上台的选民们的悠悠之口啊!